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心疼

  充义哥经常偷偷的把恩师的收藏带出来,和陈映雪一起赏玩。一次,陈映雪不小心撕破,充义哥找他舅舅帮忙修补,那时,陈映雪还小,修补过程记了个大概,陈映雪自小聪慧,一向得父亲夸许,可以试试!

这幅古画,不是名人之作,模仿唐代诗人王维的《雪溪图》之风,看来也是个清儒书生,算得上文雅,只是,作画者的心底,略带隐隐的情伤。画中漫山荒芜,只有静雪,层层叠叠的,错落山间。

小时侯见到修补过程,舅舅从地下取出一张纸,其余的用土封好,以备不时之需。用细小的刀层层刮开,然后用水将纸围着破开处浸湿,错开纸张纹理。

备用的纸,放在上面,用细细的狼毫,蘸水轻拭,直到自然的粘在一起,然后用锋利的小刀沿边缘,将多余的纸削平,破口就这样恢复,不细看,根本就不会发现。这也是充义哥一直偷偷的拿先生的字画,从未被发现的原因。

将纸做旧,东西准备齐全,需要时间。至于修补,一两天就可以。

陈映雪费力的将破布、旧渔网、麻杆、、、放在石臼里,费力的捣烂。陈映雪之前的生活中,没有出过这样的力气,陈映雪虽然算不得柔弱,可是,跟现代的女汉子还是天壤之别。

捣了一会儿,陈映雪累得胳膊酸疼,上午磨出的水泡被挤破,碰到就疼。无奈的她,暂时停下来,休息一下。

张晶来画室看陈映雪,看她卖力干活,只觉得好玩儿,现在的女孩,谁还干这个!好在郑总发话,不让自己帮忙,要不然,可就悲催了,干的什么活呀这是,体力劳动不说,破旧的东西捣鼓起来,满身脏,张晶跑得远远的。

陈映雪自幼也是极爱干净的,可这个活,交给这里的人,达不到自己要的效果,反会弄巧成拙,还是自己动手,更安心些。

忙忙碌碌间,夕阳西下。郑北齐很罕见下班后,直接回到别墅。推了饭局,也推了哥几个的小聚,知道今天映雪已经在别墅的画室里,为修补做准备,他想早点看见她。

郑北齐下车,去了画室。看见陈映雪费力的在石臼前鼓捣,心里有点异样。不想让她这样辛苦,可是,如果帮她弄,只会加快她离开,他的私心,想让映雪多住些日子。郑北齐转身走开,再看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帮忙,力气,男女悬殊,让她慢慢弄吧!

郑北齐从画室出来后,开车去商场。她磨红了手,想给她买幅手套。现在的季节,刚刚入秋,还不到戴手套的季节。郑北齐转了好久,从一处卖钱包的地方,看见了女士用的手套,悲催的是,手套不是卖品,是套在模特手上,展示钱包的。

郑北齐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想买,对方不卖!叫来店长协商,最后,郑北齐付了十个情侣钱包的价钱,才获赠了那副手套。

满意拎着装满钱包的袋子,出了商场,好在买到了手套!想到映雪磨红的双手,心里泛起丝丝清晰的疼意,原来,这就是传闻中的心疼。

郑北齐回到别墅,晚餐刚刚准备好。郑北齐开门进屋,看见陈映雪下来,刚刚洗了澡,头发吹的半干。

陈映雪特别喜欢吹风机,以前洗头,总有等到自然晾干,现在有快捷的方式,她还没过新鲜劲儿,每次洗头,都会吹到半干。

女人出浴的时候,是最美的。郑北齐的眼睛,落在陈映雪身上移不开。肌肤被温水莹润,散发出淡粉色,清水出芙蓉,夹带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一时间,迷住郑北齐的眼睛。

仿佛误入人间的仙子,让他心生仰慕,不忍亵渎。看她一步步的走来,他的心随着她轻盈的步子,颤动着。

第四十七章 心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