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李子豪来访

  郑北齐直直的看着映雪手中另一幅画,以为,那是映雪给自己画的。可是,看陈映雪的目光扫向客厅,然后问了句,“张晶,看见小王了吗?”一楼最左边那间,是小王住的房间。郑北齐顿时用失望的眼光看向陈映雪,“你没给我画一幅?”

哪知陈映雪的一句话,让他更气愤,“我的画,入不了郑总的眼。”郑北齐却像个执意讨要礼物的孩子般,“你怎知入不了我的眼?”

陈映雪实话实说,“准备的墨只够画两幅,你不介意的话,明天写幅字画给你。”郑北齐的脸色才阴转晴,“不管什么,有我那份就好。”陈映雪听了,有点纳闷,郑北齐收藏的画比她画的好多了,为什么会、、、正巧看见小王过来,把画给了他。

小王连连道谢,受之有愧,教她开车,可是郑总的意思。看郑总的脸色不太好,尽量降低存在感,听见郑北齐喊映雪过去吃饭,才悄悄的跟过去吃饭。郑总一向不喜欢和生人一起吃饭,映雪住进来后破例,让大家坐在一起吃饭,大概也是将就陈映雪。

郑北齐的思绪还停在刚刚给张晶的画上面,虽然他对画研究不多,可是隐隐的感觉,她的画功,不是一两年就可以练就的。一个下午,就画了两幅,轻车熟路,公司的公关部门曾向一位知名画家求画,不过是一天才画了两幅,陈映雪在他心里,越来越是个谜。

一如既往,陈映雪安静的吃饭,郑北齐欣赏般的看着她,秀色可餐,他终于体会了这句话的真谛。饭后,陈映雪对郑北齐说,“郑总,晚上我有个朋友过来,方便吗?”

郑北齐第一反应就是,李子豪过来看她,压下心里的不舒服,“方便,派司机送吗?”他极力不想李子豪在这里过夜,才试探性的问。“不用,他打车走。”听她这样说,郑北齐才放下心,转身去了书房。

郑北齐在书房,看着明天会议准备的资料,可是,看一会儿就走神,心乱的他,放下资料,走到窗前,点了根烟,却没吸,看着冒出的烟飘散,缓解自己烦闷的心情。

桌上的手机响起,他随手接了起来,醇厚的嗓音传出一句,“喂。”惜字如金。兰馨听着久违的声音,竟然有点激动,“北齐,是我。”听兰馨叫自己的名字,郑北齐心烦,声音透着冷气,“找我有事?”兰馨温柔的语气, “没事,好久不联系,想你了。”郑北齐无心听她说话,“我在忙。”

挂断电话,郑北齐再次看向窗外,终于,看到等在大门口的那抹纤细的身影。郑北齐此刻,说不出来的郁闷,映雪,如果你此刻等的是我,该有多好!

不一会儿,看见了李子豪从车上下来。陈映雪带李子豪去客厅,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儿,李子豪向她解释,为什么安悦微频繁的出现在医院,然后,很歉意的对映雪说,“上次带你去的那个小一室,我卖了,还了安总替我妈垫的住院费。不能给你一个安稳的定所,生气了吗?”陈映雪摇摇头,“没关系,伯母的身体要紧。”“等医保报销,钱返回来,凑点钱再买一套,不生我气就好。”拉着陈映雪的手,冰释前嫌的她,没有抽回,任他拉着自己的手。

李子豪看她不生气,放松了许多,“什么时候画能补好?”“两三天就可以。”李子豪顿时笑了,“正好,过几天我出趟差,拜托你照顾一下我妈。”陈映雪点点头,应了下来,“可以,只要伯母不讨厌我就好。”“我跟我妈说了,安总可是个富二代,眼光高着呢,不是一般的穷小子可以高攀的。”

陈映雪顿时觉得,好几天的压抑顷刻间,乌云般散去。两个人聊着,陈映雪忽然想起,今天还没有给纸张松土。于是,叫上李子豪一起,向外走去。

陈映雪拿起放在一旁的铁锹,翻了几下土,看她笨笨的样子,李子豪伸手,接过她手中的铁锹,几下,就翻了个遍,这让陈映雪省了不少力气。

第五十七章 李子豪来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