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素描

  张晶听见映雪要去找李子豪,顿时停下了拿扑克牌的动作,看着小王,这下糟糕,回去怎么跟郑总交代?虽然心底一百个不情愿,小王还是很客气的送映雪到了她说的地方,在村口,看见李子豪等在那里,小王说,“陈小姐,我和张晶就在这里等着,别忘了下午的事。”

映雪嗯了一声,下车朝李子豪走去。同样在村口,李子豪的心情不可相提并论。等映雪的时间,过的很快,而且一点也不觉得无聊。

拉着映雪的手,去了他家。一路上,碰到好几个熟人,李子豪很自然的介绍,“我女朋友。”陈映雪郁闷的心情,总算好了点。

到了李子豪的家,看见李子豪的妈妈在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闭着眼睛晒太阳。子豪出去半天才回来,以为和悦微难舍难分呢,笑着问了句:“小薇走了?”李母没有看见他身后的映雪,舒服的拉了拉盖在腿上的毯子。

李子豪紧张的看着映雪,嘴边动了动,不知怎么开口。映雪假装没挺清楚伯母刚刚说的什么,初次来子豪的家里,不想弄的不愉快,而且现在,伯母的身体不好,“有什么事,等回去再说吧。”

李子豪的表情明显的放松下来,映雪觉得,他还是在意自己的。轻步上前,将李母腿上的毯子向上拉了拉,“天凉,伯母注意身体。”

李子豪的母亲听声音,猛然睁开眼睛,看见映雪,顿时觉得吃惊,“你怎么来了?”映雪忽略了伯母不喜欢的眼神,“我来看看伯母,身体好些吗?”李子豪举起手上的东西,“妈,这是映雪给你买来补身子的。”

当着儿子的面,李母没给映雪难堪,“谢谢你来看我,身体好多了,不劳惦记。”母亲的疏离,让李子豪心里不太舒服,不是跟妈妈说好了吗?怎么见了映雪还是这样!映雪走后,得跟妈妈好好谈谈。

李子豪拉着映雪的手,“映雪,去我房间坐吧,我有东西给你看。”映雪进李子豪的房间,第一反应,这个房间,有股女人味。最终,没有问出口。

映雪觉得自己想多了,怎么最近总是胡思乱想。

映入眼帘的,是墙上一排排的奖状,细看,从小到大,李子豪几乎每个年级都有,还有竞赛的奖状,看来,一直以儿子为骄傲的妈妈,倒是有点骄傲的资本,怪不得,总是旁敲侧击的说,映雪配不上他儿子。

李子豪去给映雪倒水,映雪开始打量李子豪的房间。很干净的阳光气息。 床上单一的格子床单,被子叠的很整齐,让陈映雪想起一句话,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子豪,也是个爱干净的男人。

映雪看见桌上有本书,书页松松的半开着,想是书的主人时常翻看。映雪打开,有一页纸,悄无声息的滑出来,一张折着的纸,翻开,竟是一张素描。

映雪看后,甜甜的蜜意涌上来,子豪什么时候给自己画了这样一张画,神态很像,只是,映雪不知道这是用什么画的,一笔一笔,很细也很清晰,画出她清秀的脸庞。

子豪端着水杯进来,看见映雪看着那张素描出神,问她,”画的像不像?“映雪很高兴的点点头,”很像,你用什么笔画的?线条这样细。“”铅笔呀,素描不都用铅笔吗?”

“铅笔?什么样子的铅笔?”李子豪拿起夹在书中的铅笔,“就是这个。”随后开玩笑似得说:“你怎么有时候懵懵懂懂的?”映雪不再说话,只是专注的看着子豪为自己画的画像。

李子豪的手机响起,看到安悦微的来电,李子豪下意识的看向映雪,随后接通,“喂,”安静的房间,电话中,安悦微的声音很清晰,“子豪,我的耳钉放在你床头柜上,早上我忘了拿,你帮我收起来。”

第六十九章 素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