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子豪这是什么意思?

  “冬天,冬天还远着呢,映雪,你想到好远,放假,你不回家拿被子吗?”说完,白方圆忽然意识到,捂着自己的嘴巴,在拘留所的时候,她们就提过家人,映雪好像很回避这个问题,估计有难言之隐。

陈映雪仿佛没听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家,好陌生!

白方远帮映雪把她看中的那条略厚一点的被子拿出来,映雪抱着被子,去了圆圆的房间。白方远的心里闪过一点心疼,感觉映雪像是没人疼的孩子!

午饭,仍然是白方远下厨,圆圆吃完饭,立刻开溜,等映雪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她的影子。映雪收拾桌子,白方远想接过来,“映雪,你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你动手。”“没关系,让你一个人忙,很不好意思,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白方远温和的笑容始终挂在嘴边,“小时侯,妈妈去上班,我一个人在家,慢慢的从煮面开始,学着做饭。可以让妈妈下班后,休息一下。”

映雪听后动容,家人的关爱,真是向往!

很温馨的画面,映雪在刷碗,白方远陪她聊天,这一刻,时光静好。

李子豪一大早就从老家出来,心里总觉的空空的。几经辗转,回到这个阔别几天的宣海市,几天而已,他却觉得,时间过了好久。

没有去公司销假,先打车去了映雪在的研究所。到那后才知道映雪上午已经交接完工作,辞职了。

李子豪着急的问:“她去了哪里知道吗?”接待他的人跟映雪不熟,“不清楚。”李子豪本想找张教授问一下,可是,张教授不在所里。

李子豪像泄了的气球一样,映雪,你真的要跟我分手吗?

浑浑噩噩的回公司销假,没精打采的样子,让同事纷纷投来异样的眼神。安悦微听说李子豪回来了,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来找李子豪。

看见他颓废的样子,心里一阵醋意传来。映雪就那么好吗?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至于吗?

子豪忽然发现,自己对映雪了解甚少,竟然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

看见安悦微,李子豪想起她的耳钉,拿出映雪留下的小盒子,“这个给你。”安悦微接过来,刚想跟子豪说几句话,就听到有人喊子豪过去,估计是工作上的问题,李子豪匆匆离开。看着子豪的背影,拿着首饰盒的手,用力的攥紧,片刻后,平复下来,脸色平常的回了自己办公室。

看着首饰盒,安悦微心里平衡了一下。子豪的心还挺细的,知道给自己的耳钉找个小盒子。打开首饰盒,她的耳钉,静静的躺在上面。随手拿起耳钉,换下了自己现在戴的这副纯金的耳坠,心里划过异样的感觉,上面仿佛还有子豪的温度。

拿起另一个耳钉,顺带着把搁置耳钉的海绵垫带了出来,映雪放在里面的指环,赫然出现在她面前。

拿起指环,安悦微细细的看了看,样式很普通,心里暗自高兴,子豪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是钻戒的含义,可是,也是意义非凡的礼物,这个足足让安悦微偷偷的高兴了好久。

猛然想起,曾经见过子豪小手指的指环,跟这个是一对。

他把映雪的指环送给自己,是不是说,自己取代了陈映雪的位置。想到这里,拿起指环,套在无名指,很可惜,进不去,套在小手指,刚刚好,随即想到,子豪也是戴在小指上,还真是一对儿。

第八十九章 子豪这是什么意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