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 错过

  “不吃了。”张庭然拿起自己的西装搭在胳膊上,就往外走,一脸淡然。

这样的他让孙美晨感觉到更加的怒急攻心。

“张庭然,你说你离开廖筱樱你是不是后悔了?”孙美晨双手掐着腰,颐气指使的问着张庭然,原本长相娇媚的脸蛋在此刻变得异常的扭曲,难看的非常。

“美晨,我们别闹了行么?”张庭然转过头来,坐在沙发上,身体呈现出颓废的弧度,他可以的掩饰住眼中的不耐烦。

张庭然大学毕业以后就回到了爸爸的房地产公司,张氏房地产公司在临溪市也有一定的根基,尤其是最近几年的发展十分迅速,未来的前景很客观。

但是最近公司的事情非常的多,而自己还是一个新手,虽然是个太子爷,可是股东关注更多的是利润,所以现在他们对自己还处于观望状态,所以为了显现出自己的能力,张庭然不得不日以继夜的努力,而回到了家,还要面对孙美晨的指责。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

另一方面是:他后悔么?对于自己和廖筱樱,他后悔的要死,甚至后悔的想去撞墙,但是他却不能说,毕竟孙美晨肚子里是自己的骨肉,而且这个女人把自己最美好的第一次都给了他,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廖筱樱所有的好,那些娇嗔的模样,那样羞涩的心动,都只能留在午夜梦回里,还有过去那么长时间所积累的感情,自己曾经以为已经淡化了的,平淡了的感情,却在自己和孙美晨在一起以后,全部激烈的迸发出来,让自己深深的怀念。

那种痛苦,痛入骨髓。

这就是做错事,没有抵抗住魅惑的代价。

想到这里,张庭然的心不由的抹上一抹浓重的痛。

“张庭然,我告诉你,你少给我装出现在的模样,当初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孙美晨看见张庭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心里的火是愈烧愈烈。

张庭然的眉蹙起了一个厌烦的弧度,但是他没有吭声。

这样的态度在孙美晨的眼里无形间代表着默认。

“张庭然,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当初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说廖筱樱不好,像个木头,你是多么喜欢我,可是现在呢,你的心里始终惦记着廖筱樱那个狐狸精,我还给你怀着孩子呢,我跟你还是第一次呢,结果,你就这么对我!”

孙美晨开始指着张庭然的鼻子尽情的发泄着自己的委屈。

一听到孙美晨辱骂廖筱樱,张庭然的心中募地涌上了一股愤怒,他一直提醒自己要冷静冷静,张庭然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发出了咯咯响的声音。

“那个小狐狸精,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和你分手几天,就找了一个高大上登记了,你还天天心心念念着她,你们这一对狗男女!”

孙美晨继续有恃无恐的谩骂,没完没了,她对廖筱樱有着说不出的怨恨还有嫉妒,却忘记了当初是谁插足了谁的感情。

“够了!”张庭然再也受不了孙美晨对廖筱樱的谩骂!

他的双眼泛着猩红,直盯盯的看着孙美晨,甚至发出冷酷的嗜血的信息。

“孙美晨,当初我和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廖筱樱没有任何的错,我告诉你我后悔了,后悔的要死怎么了,筱樱能回到我的身边么?被把别人都说的那么低级,只有你高尚,如果当初不是你主动勾引我,我怎么可能到了今天这个悔不当初的地步!”

张庭然将自己心中的话全部倒出,反而轻松了许多,自己一定要为曾经的错误买单,所以现在他认了,他索性摊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张庭然,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现在还有你的孩子!”孙美晨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她挥动起了拳头伸向了张庭然。

“够了!”张庭然忍无可忍,抓住孙美晨的手,将她扔向了沙发上!

“哎呀!我的肚子!”孙美晨不由的痛苦的喊道,她的身体在不停的抽搐,豆大的冷汗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一股殷红的液体流在了沙发上。

张庭然也慌了神,赶紧拨打了120.想到刚刚发生的情景,张庭然更加的自责。

无论怎么样,那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此刻他更加无力,高大的身躯更加的颓然,脸颊显得更加的无力,整个人都瘫软在墙边。

时间总是很漫长。

急诊室的灯终于灭了。

“医生,她怎么样?”张庭然一个健步走上前去,大掌握住医生的手。声音中有一丝担心和迟疑。

“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孩子没有保住。大人待会能够苏醒,现在正在麻醉中。”医生十分客观的说道。

“啊,不能!医生,我只是将她推到了沙发上,怎么可能孩子没有了?怎么可能?”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张庭然的眼眶开始猩红,声音有着止不住的颤抖,他看着医生,大掌使劲的捏着医生的双手,开始止不住的咆哮!

“家属,你冷静一点,你的太太已经不是第一次流产了,她的身体本身就因为流产次数太多,导致的子宫内膜过薄,即使你不把她推到沙发上,随着孩子的逐渐长大,也会发生流产的危险。”医生十分专业的说道。“什么?”张庭然的深眸不自觉的睁大,眼神中闪现出剧烈的愤怒,原本脸颊上的柔和弧度,也渐渐变成了冰。

“你们年轻人,你们自己做的什么事情,你们不知道么?原本只知道享受快乐,却不注意保护身体,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用,又给谁看?”医生的眼神充满了不屑,挖了一眼张庭然,推开了他的手,离开了。

几个小时以后,已经被推回病房的孙美晨醒了过来。

张庭然推开了病房的门,整个人显得十分的颓然,他的双眸暗沉幽深,射出冰冷的弧度,像似淬了冰。

“都是你,都是你,孩子没有了!”看见了张庭然走了进来,孙美晨不由的激动万分,她做起了身体,不理会护工的劝阻,眼神中像似冒了火一样,怒瞪着张庭然!

张庭然此刻的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他摆摆手,让护工走了出去。

护工已经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气氛的僵硬,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赶紧抽身离开。

张庭然从自己随身的手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连递都懒得递,伸手一飞,纸张借着本有的惯性,落到了孙美晨的床上。

孙美晨满脸疑惑的拿起了这张纸。

“离婚协议书?”

看到这几个字,孙美晨的眼眸不由的睁大!

“怎么的,张庭然,你这是要卸磨杀驴么,孩子因为你没有了,现在我还在做小月子,你就要和我离婚么?”孙美晨的心中涌现出了剧烈的愤怒,眼神都要扑出火来!

“孙美晨,如果说只是单纯的孩子没有了,我不会和你离婚,因为这件事情,我也有错误,毕竟是我失手推了你在沙发上。”张庭然的声音已经平和,但是却充满了冰冷,含着冰一般,温度骤降。

“但是,别的我不说,是因为我想给你保留最后的尊严,叶启浩是怎么回事,不需要我多说。”这个时候的张庭然已经全然没有了愤怒。

他凄然的发出了一抹自我嘲笑,原来这就是不爱,自己和孙美晨之间,只是一种异性单纯的吸引,纯粹是一种对男女之事的好奇,原来,他不仅仅是后悔,原来他一直都深爱着的是廖筱樱。

不爱,哪里来的愤怒?

“什么?你怎么知道叶启浩?”孙美晨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颐气指使,整个人开始变得不自然。她将头转了过去,本来还很愤怒的手,不由的理亏的松了松,不想让张庭然看到她眼光中闪烁的躲闪。

“孙美晨,你我夫妻一场,我实在是不想什么事情都做尽,离婚协议书你签字吧!”张庭然淡然的挥挥手,指向了在她床上的离婚协议书。

“张庭然,我不会和你离婚的,婚你想结,就结,想离婚就离婚的么?”孙美晨的目光中充满了熊熊的怒火,仿佛装满了被利用被欺骗的耻辱,像要将张庭然活活烧掉一般,身体也开始剧烈的起伏。

“孙美晨,收起你这些吧,叶启浩如果不是家里穷的一穷二白,怎么会有我?”此时张庭然的情绪已经十分的平静,他开始拿出自己谈判时候的专业,相对于孙美晨这个从来没有工作过的人来说,道行要深了好几倍。

“反正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孙美晨怔了一下,有了一种被猜透的尴尬,她挺起了胸,直直的看向张庭然。“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我给你保留最后一点自尊你不要是吧?”张庭然的目光开始变得阴狠,他从手拎包里继续抽出了几张纸,同样的方式,用手飞到了孙美晨的床上。

“你和叶启浩流产三次,已经造成内膜过薄,很可能终身不育的证明,和你与叶启浩在一起的经过,所有的过程,我全有。孙美晨,你要想钓个豪门的凯子,我没有意见,但是麻烦你做个全套,能做个假膜,可是里面的内膜,你却做不了,念在我们夫妻一场,我给你一百万,你马上滚蛋,否则,上了法院,你不但什么都没有,在临溪,你还会身败名裂。”张庭然的目光灼灼,带着少有的阴狠,这是他的底线,任何一个男人都记恨被女人带绿帽子,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他之所以这么豁达,完全都是因为不爱。

孙美晨看着张庭然飞过来的纸,只是一眼,脸色就变得惨白。

诚如张庭然所说,自己和叶启浩是初恋,自己也和他早早的就有了肌肤相亲,并且流过三次产,但是叶启浩的家庭实在是平平,本来孙美晨的家境就很普通,所以在看见张庭然对廖筱樱如此的好以后,就动了心思,她和叶启浩分了手,飞快的做了假膜,钓上了张庭然。

第37章 错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