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7章 从小到大的跟屁虫

  本来一直在旁边椅子上安静的坐着的廖筱森,刚要起来说自己证明,这个时候林小夕已经占了起来。

“老师,我愿意作证。”林小夕的声音十分的清脆,带着闪亮,她的眸子更是像晕染的墨,晶莹清澈。

这一声清脆的嗓音,带着她那有些温柔而淡然的微笑,在这一刻成为了廖筱森多年后梦中的风景,这个曾经那么勇敢的向自己表达暗恋的女孩,在廖筱森成为一名教授后,成为了自己爱情上矢志不渝的目标,当然一切都是后话。

暗恋,单恋,倒追,到反倒追,廖筱森的爱情,十分的激荡,和廖筱樱的一样,充满了温情,当然那是遥远的未来,一切敬请期待。

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佟春睿在中午时分,载着廖筱森来到旁边的春来餐厅,自己和廖筱樱一起吃第一次饭的地方,和小舅子好好的吃了一顿,然后说了很多鼓励的话。

“筱森,姐夫会一直在旁边陪着你的,你在答题,我在监控的位置看,只要你努力,一定会有好的成绩,等你进了临溪大学,姐夫会给你安排个好教授,让他带着你,一定会完成你想好好学习资土的梦想。”佟春睿轻声的说着,顺便夹了一些菜给廖筱森,虽然为了让廖筱森吃的好一点,但是怕他沾太多的荤腥,还是以素菜为主。

“姐夫,我就想研究混凝土,所以导师我已经选好了,不过要走后门。”廖筱森说着,带着笑意,他的清澈双眸已经泄露了他的心思。

“你要找谁,姐夫可以帮你,这一点姐夫绝对可以做到。”佟春睿不由的莞儿一笑,含着温情,在临溪大学,让别人带着自己的小舅子做研究生,绝对不是什么难题。

况且自己的小舅子这么勤奋好学,一定会让人夸赞不已。

“姐夫,我要跟着你,你就是最好的导师,要不要我找我姐姐,跟你走个后门?”廖筱森不由的眨眨眼睛,深眸中充满了狡猾。

“看来你小子也是个腹黑选手,我是被你骗了。”佟春睿不由的感慨,这小子,勤奋好学,还聪明,将来着的是不可小觑啊。

“我答应你,谁让我们家,你姐姐最大呢!但是有个条件,那就是你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你姐夫,否则,教育工作很难开展。”佟春睿马上就同意了,这件事情还用到自己小妻子那里去么?

要是真的那样,还叫什么夫妻,自己的一切都是廖筱樱的,这是定律。

廖筱樱的一切都是自己负责的,这也是定律。“好,姐夫,这个我懂的,我答应你。”廖筱森点点头,很是认真的做出了一个男人的承诺。

“好”。

接下来的一天半,廖筱森考的十分的顺利,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也解脱了,而佟春睿在做了两天的流动监考后,马不停蹄的回到了佟氏集团,这两天,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作为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抛下两天的时间,去做流动监考,可见,小妻子和小舅子,对于他来说有多重要。

这一忙碌,就忙碌到了深夜。

佟春睿站起了颀长的身躯,驾驶着最爱的雷克萨斯回到了星湾别墅。

在车上的时候,他接到了小妻子的电话。

“春睿,你什么时候回来?”廖筱樱的声音绵绵软软的,让佟春睿的心弦不由的一动。

“我现在过了跨海大桥,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家了,你要是困,就早点睡,别等我。”面对着心爱的小妻子,佟春睿的声音变得十分的轻柔,他爱她,即便在自己乏累了一天以后,即便是在办公室,有很舒服的休息位置,他还是想会那个心心念念的家。

搂着心爱小妻子的纤细柔软的腰肢,暖暖的睡个安稳的觉,没有她在,没有她在睡眠中无意的长发环绕,没有那专属于自己小妻子身上独特的气息,自己始终睡不好。

离着别墅之王大老远的位置,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妻子,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带着只有两个手指的手套,在那里,遥望着,等待着。

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由橘子皮做成的小桔灯,虽然园区里并不缺灯光,可是这个小桔灯,还是在瞬间就将她凸显的那么的突出。

小妻子虽然带着围巾,可是因为等待的时间过于久远,她的脸上已经被风吹得微红,在那里不停的踱着小脚。

她应该是半个小时之前,自己接通电话的时候,就出来了,即便是知道自己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到,她也这样执意的等待自己。

就是为了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回家。

佟春睿坚强而又庞大的内心,在这一刻间陡然的涌上了一股暖,小妻子的鼻尖有些通红,却带着等待的坚定,大大圆圆的眸子正望着打着双闪,给对方提醒的自己,爱在这一刻更加强烈到了不能控制,佟春睿更加庆幸,这个睥睨的男人,头一次感谢上天的恩待,让自己终于可以有机会宠着这样一个女人,一直到幸福终老。

他将车子停在了小妻子的身边,然后颀长的身躯下了车,走到小妻子的身边,拥上小妻子的后脑勺,一个绵长而又炙热的吻就送上了小妻子的唇,小妻子的唇有些微凉,却十分的松松软软,她应该是洗过澡,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香气,如此的清新,让佟春睿的心更是激荡。

小桔灯在此刻无力的掉落在了雪地上,里面被玻璃罩罩住的火苗还在燃烧,像似夏天的萤火虫,发出温馨的光亮。

这个吻,以两个人都差一点喘不上来气为结尾。

佟春睿一下子捞起自己可爱的小妻子,抱上了车,然后开动着车子,直接进入了地下车库,转身又抱着小妻子上了楼。

殊不知道,别墅之王的另外一个别墅里,有一个身材同样颀长和伟岸的男人目光一直注视着在雪地里等待的小小身影,她带着那么多的爱和期盼,带着一盏小桔灯,等着心爱的男人回家,她的身姿那么的娇小,将自己完全的裹在了厚重的羽绒服中,带着厚厚的围巾,穿着雪地靴,却显得腿部更加的纤细,这样的她更加加重了自己心中那份本来已经沉重到极致的爱。

郑新少的双眸有些落寞,遒长的手臂无力的盼复在玻璃上,拿起又放下,廖筱樱在房间外等待了多少时间,自己就在屋子里专注了多少时间。

甚至看到佟春睿走下车,怜爱的亲吻着自己的小妻子,抱着她的手臂如此的有力和充满着满满的心疼。

郑新少痛苦,但是也释然,自己心爱的女人,一直深深沉浸在爱中。

那么这就足够,痛苦让自己承担,这也是爱的方式。

深爱的方式。

佟春睿抱着自己心爱的小妻子回到了家,小妻子的羽绒服虽然很是厚重,但是质量真心的不错,抱在手心中,软软的,好像小妻子腾空的小身体。

小妻子的手臂柔弱无骨的搭在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身上,小脸因为刚才的亲吻变得更加的羞红,她将自己的头轻轻的埋在了男人的怀中,这样的动作更是成功取悦了佟春睿,他不由的爽朗的笑出了声!

自己的小妻子怎么这么爱脸红,结婚这么久了,结果,她还是这么可爱。

抱着小妻子,走进了房间,偌大的客厅中间,放满了小桔灯,一颗颗的,正在明亮的燃烧着。

在正中间的茶几上,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插在一个大的小桔灯中间,正肆意的开放着。

“老公,你喜不喜欢,都是我做的,我就像给你一点惊喜,结婚半周年快乐!”廖筱樱明媚的小脸,带着最为动人的笑意,看着自己的老公。

“半年了!是啊,半年了!”佟春睿的心中瞬间就涌上了更为浓烈的温情,他捞过自己的小妻子,紧紧的搂着她纤瘦的双肩,双眸在这一刻有了些许的氤氲。“老婆,我今天实在是太忙了,你要原谅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佟春睿有些内疚,他拿过自己小妻子的小手,白皙的手指上珍爱之光闪烁生辉,带着幸福的光芒,佟春睿忘情的吻着小妻子的手,正面和反面,因为内疚和深爱。

“老公,我知道你很忙,也很累,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家,为了我奶奶的家,所以你是我的骄傲。”廖筱樱扬起了自己的剪水秋眸,大大大圆圆的眼睛,这样深望着自己的老公。

自己的男人虽然在临溪市呼风唤雨,甚至睥睨天下,但是廖筱樱知道这个男人身上肩负着多少的责任,他有多么辛苦。

廖筱樱的眸光中,有些氤氲,她拿起自己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男人的脸颊,脸颊刚毅,却带着今天刚长出来的青渣,显得他更加的成熟而富有魅力。

在摇曳的小桔灯烘托的氛围中,佟春睿的深眸带着最为感性的暖,他爱了20年的小妻子,这个时候,就这样含羞带怯的望着自己,他的心潮澎湃,带着最为动人的炙热,轻轻的吻上了小妻子的眼,顺着温柔的眼一路朝下,寻找着她的唇。

大手更是钳上了小妻子纤细而又白皙的腰身,不停的磨砂着。

一股温热的情愫就在偌大的客厅里升温。

当一切都结束。

廖筱樱慵懒的躺在沙发上,这个时候,她的纤细的小腿正发出了明显的轻轻颤抖,小手连钩钩的力气都没有了。

脸上涌现出了一如既往的潮红,彰显着她刚才有多么的激烈。

“老婆吃蛋糕。”佟春睿已经将廖筱樱做好的蛋糕拿了出来,小小的蛋糕上面却别具匠心,用了新鲜的时令蔬果,写着roy的名字,是用巧克力做成的,在巧克力上面蒙上了一层红色的草莓汁,十分的好看和别致。

此刻的佟春睿完全忘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午夜,本来有些疲倦的他在此时却看得十分的神清气爽。

廖筱樱不由的恨的直痒痒。

“叫兽!果然是叫兽。”她恨恨的白了佟春睿一眼,却被这个男人准确无误的接收,爽朗的笑声溢出了佟春睿的喉咙,更是让廖筱樱的脸上涌上了一抹潮红。

羞的无地自容。“老婆,我喂你吃。”佟春睿坐在沙发上,穿着深蓝色衬衫的他,只是一个随意的动作,就帅气的浑然天成,完美到俊美无俦。

他拿起了刀叉,切下一小块,温柔的送到了廖筱樱的嘴边。

可是自己心爱的小妻子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双眸不知道聚集在自己身体的某个点,眸光虔诚,大大圆圆的眸子,闪烁着专注和认真。

“老公,你的喉结,真好看。”廖筱樱不由的伸出了素白的小手,去抚摸老公的喉结,一鼓动一鼓动的,很是有着男人的感性和阳刚,让她的心更是充满了迷恋。

“老婆,你别碰我。”佟春睿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晦涩和艰难,他的眸光充满了炙热。

如果不是顾及自己小妻子的身体,他甚至都有放下蛋糕再来一次的冲动。

天啊,他的小妻子知道不知道,这样的清纯,远胜于世界上任何的豪放。

“哦。”廖筱樱的小手本身还留恋在自己老公的喉结身上,只要是佟春睿的她觉得什么都好看。

可是和佟春睿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她绝对知道这个男人是一个时刻都能发!情!的!动!物!

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廖筱樱赶紧收回了小手,脸上依旧是潮红的不像样子,装作吃蛋糕的模样,暗暗的睥了一下老公,然后心里暗暗思量。

“真好玩,大不了睡觉的时候摸好了。”廖筱樱不由的轻轻吐着舌头。

“老公,你也吃。”廖筱樱拿着另外一把叉子,叉起了一小块递到了佟春睿的面前。

两个人就这样在满是小桔灯的客厅,看着窗外的点点繁星,享受着这样幸福而又美好的光阴。

后来佟春睿干脆从卧房取了一个小薄被将自己的小妻子抱了起来,稳稳的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吃着蛋糕品着红酒,看着最美的星光,感受着安静而又被爱浓密包裹的氛围,最后安静的相拥着,睡去。

佟春睿遒长的手臂紧紧的拥着小妻子,俊帅的表情十分的温和,带着动人心魄的柔,他刚毅的脸颊靠着廖筱樱的头顶,廖筱樱一身柔顺的长发,服帖的缠绕在两个人的身体上,她的薄唇轻轻开启,带着轻轻的呼吸,睫羽因为呼吸的轻轻颤动,而像似蝴蝶一样的忽闪,素净的小脸,带着动人而又绝色的美。

岁月静好,多么美好而又痴缠的一幅画。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就到了农历的新年。

这是佟春睿和廖筱樱结婚的第一个新年,作为有新媳妇的头一年,和作为新媳妇的头一年,佟家大宅的佟志霆和廖筱樱都十分的重视。

想到同样和大孙子一样的二孙子,佟志霆不由的发出一声感叹。

做了这么多年的总裁,佟志霆绝对是一个是非分明的人,他很喜欢自己的两个孙媳妇。

可是对于艾琪琪的离开,自己真的是有心无力,怪佟夏睿,可是他已经知道错了。

至于艾琪琪是不是原谅自己的孙子,那是孙媳妇的事了,自己能说什么?

“哎!”佟志霆又是一声长呼短叹。

“爷爷,你为什么叹气啊!”佟冬蕊跑下了楼,雀跃的像个小燕子。

明天就是过年了,按照以往的规矩,后天初一的时候,杜家兄弟会到佟家拜年,这是她见到杜深勘的好时机。

虽然自己上杜氏企业上班好久了,但是见到杜深勘的时间并不多,因为杜深勘主要忙于海外业务,全世界到处飞,即便是在国内的时候,他也很少在办公室,他的工作地点一点都不固定,毕竟对外业务,有视频就可以。

想到这些,佟冬蕊的绝色小脸不由的显露出一丝的沮丧。

可是她虽然是个很羞涩的孩子,心里却装着打不倒的坚强,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差一两天不成?

想到这里,她的笑容有一次溢满了眼角。

“冬蕊,今天家里的佣人会很忙,贴对联,做年糕,还有过节的食物,你也要忙起来啊!你上商场给爷爷,还有哥哥嫂子们,买红袜子,今天晚上要踩小人,知道吗?”佟志霆看着自己唯一的孙女,伸出满是皱纹的大手,覆上孙女的白皙小手,疼爱之情不由的溢了满脸,笑容十分的亲切。

“好的,爷爷,我这就去。”佟冬蕊的小脸充满了笑意,这是她最爱干的活,到时候给了几个哥哥红袜子,她就有红包了,况且今年有了嫂子,红包也一定会拿到手软。

其实佟冬蕊和其他几位佟家哥哥一样,也是十分的有钱。

佟家的股份没有重男轻女的区别,全部平分,而且在市府路的门市,原本就是佟家早年做的建筑项目,其中留下了四个门市,均匀的分给了四个孩子,虽然相对于佟氏集团的产业来说,不值得一提,可是门市的租金一年就是几百万。

更不用提股份的收益了。

但是佟冬蕊就是快乐的像个孩子,红包的意义不在于是钱,而是明摆摆的亲情。

吃了早饭,佟冬蕊就开着自己的甲壳虫出了佟家大宅。

甲壳虫是佟冬蕊最喜欢的车子,小小的密闭空间里,有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感伤都会被她消化,带来最为充实的安全感。

佟冬蕊的感伤只有一个来源,那就是杜深勘。

将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商场的停车位,佟冬蕊下了出,毕竟是沿海城市,现在也已经是二月份的天气,还有几天就到了情人节。

所以佟冬蕊本身的衣服穿得就不多,一件薄薄的外套,搭配着一件白色的高领羊绒衫,一双黑色的马丁靴,陪着一条黑色的牛仔裤。

马尾高高的盘起,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时尚,动感,利落干净。

浑身散发着阳光的气息。

她的小脸白皙,双眸大大圆圆,合着左右的顾盼,睫毛微微的忽闪,俏鼻直挺,小小的樱桃小口上涂抹了一层唇蜜,很是自然的唇色,更显得她小口的不点而朱,实在是好看的紧。

佟冬蕊站在商场里,这个时间的商场,即便是全临溪市最高级的,也是人满为患,眼看要过年了,这是最后的购物时间,当然如此。

佟冬蕊在生活用品部开始闲逛着,她背着一个斜肩的挎包,挎包在她纤细的腰身因为走路不停的拍打着,将她的清纯和青春彰显的淋漓尽致。

豪门出身的小女孩,却没有一点豪门的脾气,这个实属难得。

临溪市最大的商场中生活用品部是一敞开的区域,旁边是林立着的咖啡馆或者是高级的餐厅。

在临溪市最大的商场中间开的餐厅和咖啡厅,当然是价格不菲。

但是相对于商场的人满为患,餐厅和咖啡厅的人,就相对的少了许多。

毕竟要过年了,谁没事去喝咖啡啊!

可是只是扫了一眼,佟冬蕊的双眸就在咖啡厅里定格!

她不由的走了过去,洁白的皓齿紧紧的咬着双唇,步伐有些焦急。

第147章 从小到大的跟屁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