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6章 对不起宝贝妈妈好粗心

  可是当她看见老公面前的那个女人时,身体像似产生了一股极致的恐慌甚至是颤抖!

冬蕊的小手瞬间就紧紧的握着餐具,眸光的恐惧更不加以掩饰!

林雪儿她认识,那个躺在自己老公心中多年的名字,那个躺在杜深勘书房桌子里多年的照片,以前有一次,自己曾经打开过,甚至因此,还看过杜深勘阴着脸。

虽然那是两个人没有恋爱的时候的事情,但是佟冬蕊依旧记忆很深。

林雪儿当然感受到来自她面前女人的灼灼注视,作为一个资深女人,她习惯于寻找各种各样的目光,不仅仅是男人猎艳的目光,当然也包括女人妒忌的目光。

这个小女孩一看就有着倾城的容貌和绝佳的气质,林雪儿当然知道她是谁,就是杜深勘办公室桌子上的那个女人,更是自己暗中调查的女主角。

佟冬蕊。

“佟冬蕊,你以为你能赢么?和我这样的情场老手斗,你只能输的不堪一击。”想到这林雪儿的眸光闪过一瞬的冷。

她的嘴角微微的勾起。

“深勘,看你吃的东西,都落在嘴角了。”林雪儿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娇媚,甚至是有些嗲嗲的味道,她温柔的拿起了纸巾,轻轻的伸过去擦拭了一下杜深勘俊美的嘴角。

杜深勘因为这样的举动,身体微微的僵直,有了些许的尴尬,这不像是自己的小女人给自己擦拭着嘴角,而是林雪儿,杜深勘有了些许的不乐,但是还是因为愧疚,他没有发作。

因为是背对着佟冬蕊,他的僵直,佟冬蕊自然是看不到的。

但是这个亲密的动作,又是一记轰隆隆的闷雷,直接击中了佟冬蕊的内心,她对爱情的理解实在是太美好,她的生活也太过于单纯和阳光,曾经她的爱情里,只有杜深勘和等待,所以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实在是防不胜防!

如果这个女人,是别人,她可能不会那么难过,她那么相信自己的老公,但是此刻,她是林雪儿。

杜深勘心里的林雪儿。

佟冬蕊的脸色十分的苍白,定在了那里。

“冬蕊怎么了?”廖筱樱从洗手间里回来,看着小姑子的脸色那么苍白,急忙问道。

“嫂子,我的身体不舒服,我们还是回去吧。”佟冬蕊缓过神儿,看着嫂子说道。

这个时候,她还是想保护好自己最为深爱的男人,也许一切都是错觉,她想在自己的家人面前维护他一贯的美好。

冬蕊真的好善良。

“好,我们这就走。”廖筱樱连点的餐点都顾不得要了,孕妇最大,尤其是佟冬蕊现在还是前三个月,要多多保胎,静卧才好。

廖筱樱拉着佟冬蕊的手,慢慢的走了出去。

她开车带着佟冬蕊来的,将佟冬蕊送回了楼上,给她倒了杯水,让她躺在主卧里,看着小姑子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才打算离开。

“嫂子,如果你看见大哥和一个女人吃饭,你会不会问他,这个女人是谁?”佟冬蕊扬起了剪水秋眸,像似问着一个不想关的问题,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

“那啊,我会问你哥哥啊!”他一定会说的。

廖筱樱想到佟春睿,脸色不由的有些绯红,这个男人那么爱自己,甚至不问,他都会说。

今天在公司会有什么事情,反正每天两个人有着说不完的话。

“恩恩,嫂子,哥哥真好,对你也好。”佟冬蕊看着嫂子,水漾的眸子泛着清澈,十分认真的说道。

“傻样儿,傻冬蕊,你家深勘也是啊,看他对你相当好了,不信你回来问问他。”廖筱樱不由的打趣着,然后看看表,转身离开了。

她下午和合作方有一个会议,必须离开。

“是么?”佟冬蕊望着十分空旷的房间,想着杜深勘这几天的表现,心头的一丝痛意那么的明显,甚至让她不能呼吸。

她想问问他。

如果,他坦白,就证明自己多想,如果没有坦白,那么,这样的结果,佟冬蕊不愿意想下去。

毕竟她喜欢他那么多年,从孩提时候就那么的喜欢,她不知道这样的答案,她是不是能够承受。

吃完饭的杜深勘和林雪儿友好的分开了。

一条街的左面和右面。

林雪儿在转过头后,又一次回过头,看着眼前那个男人伟岸的身影。

这个男人几年前就实在帅气到爆,但是这几年下来,不仅仅更帅了,还增添了很多成熟和沧桑的气质,甚至还有一丝痞子的味道。

他那么的完美。

她一定要得到他。

想到这林雪儿愤恨的笃定着。

想到今天中午的时候,看到的佟冬蕊,林雪儿甚至想轻笑出声!

那个小女孩是很单纯,很纯净,很美好,可是她却实在是不是自己的对手,太嫩了!

现在已经有了伤痕,所以自己需要再进行猛烈的一击!

想到这,林雪儿不由的更加愤恨的咬咬牙!

杜深勘晚上回到家。

这个家,每天回来的时候,都有一盏暖暖的小灯在等待着自己,可是今天却没有。

杜深勘的第一个反应是小女人是不是病了?

他急速的走到了主卧,打开了小灯,却看见小妻子并没有睡,她只是无神的看着窗外远方的点点星空。

那么的憔悴,脸色即便在昏暗的的灯光下也能看出来那么的苍白。

“怎么了?冬蕊,你病了么?”杜深勘看着小妻子,心头揪起了一抹沉重的疼。

他真的好爱她,却爱的无所适从。

因为内疚。

“老公,是的,我有点不舒服。”佟冬蕊让自己看起来尽量的云淡风轻。

这点能力,她还是有的,不能让杜深勘看起来破绽。

“哦!哪里难受,想喝水么,我去给你倒。”杜深勘随手脱掉身上的外套,要转身出去。

“深勘,你今天中午没有回来吃饭,你吃饭没,和谁吃的啊!?”

佟冬蕊的声音状似无意,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是在多么剧烈的颤抖,甚至要跑出心室一般。

佟冬蕊故意不去看杜深勘,在昏黄的灯光下,她显得那么的平静。

但是其实她已经紧紧的屏住了呼吸。

“求你,深勘,千万别让我失望。”佟冬蕊的小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眼角有一颗清泪,正要滑落,但是被佟冬蕊紧紧的憋着,没有掉落。

她的皓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双唇,没有一点声音。

这个话,看来无心,但是在杜深勘的心里,还是发出一声强烈的回音。

虽然无愧于心,但是他却不敢说,这个时候,杜深勘却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软弱。

在爱情中就不应该有一点点的愧疚,和一点点的瑕疵。

这些他都明白,可是现在林雪儿给了自己一个局,让他破不了的局。

虽然知道林雪儿对自己的觊觎,自己却不能拒绝和她往来,因为他受不了心中的愧疚。

但是换个角度说,他也不能不爱佟冬蕊,甚至说他那么的爱她。

睥睨天下的杜深勘在此刻涌上了一股最为深刻的无力。

他也许不知道他的选择,注定了是一种悲剧的开始。“没有谁啊,我在公司吃的套餐。”杜深勘平静的说着,就像往常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一样。

“哦,深勘,你帮我倒一杯水,好像没有开水了,你帮我烧开一些吧,今天佣人我让他们回家了。”佟冬蕊依旧平淡的说着,好像并没有太纠结刚才的问题。

她今天让佣人回家,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和杜深勘谈一谈,当然前提是,他愿意说的话。

但是很可惜,这个男人并没有像和自己谈的意思。

“好。”杜深勘转过身,去烧水。

整个主卧有着空旷般的冷寂。

佟冬蕊的心,终于狠狠的疼了。

甚至像似这漆黑的暗夜里寻找不到白天的温暖一般,眼角的眼泪也在这一刻狠狠的眨了下来。

她静静的猫在了被子里,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的声音,头发那么柔顺而又服帖的贴着她的脸颊,仿佛知道她的心思一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给她一些温暖。

夜开始变得很漫长。

杜深勘倒杯开水回来的时候,佟冬蕊已经睡着了,她最近特别的嗜睡。

但是谁知道,她的睡眠中都带着一抹浓重的深痛。

第二天。

林雪儿早早的就来到了杜氏集团办公室。

“深勘,这是我朋友的酒吧开业庆典,要求我们必须携伴出席,现在,我只有你能陪着我咯,因为我实在不好意思自己一个人去。”林雪儿的小脸不由的显现的出几分怅然。

“其实,雪儿,你可以找一个男朋友的。”杜深勘看着林雪儿,说道。

他边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边状似无心的说道。

爱情和友情毕竟有所区别,他不希望最后林雪儿一直陷入在对自己那些不切合实际的期盼里,最后耽误了终身。

自己深爱着冬蕊,这个事实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情所改变。

“可是,谁会要一个不能生孩子的人呢?”林雪儿的声音凄凄惨惨,再加上一滴要落下的眼泪,正好灼上了杜深勘的痛处。

杜深勘募地觉得心里一窒,雅致的大手停滞了一下,然后才继续的。

“好吧,晚上我会准时到。”杜深勘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林雪儿微微的侧过头,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却带着一丝阴寒。

今天绝对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想到这,她不由的更是兴奋。

半晚时分。

一家位于沿海路新开的酒吧。

第206章 对不起宝贝妈妈好粗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