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章 翩翩公子

  要比嘴巴毒,他欧阳希也不差,从小就被某人训练过的。

伊水香愣了一下,是啊,她为什么要这样消极,好不容易才得到自由,还没有好好的享受青春,还没有走一招凡尘,还没有轰轰烈烈的爱过一回。

他欧阳泽只不过是生命的一个过客而已,也许过客都算不上,他只会在自己的记忆中慢慢的消失,直到成为陌生人。

想通了之后,眉宇间那一股忧郁也烟消云散开来,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不同于平时那种浅笑,也不同于那种带刺的冷笑,这是一个从心底发出的来的笑容,眉宇间都诉说着一种愉悦。

仰头再对上他的眼眸,“欧阳希,谁说我要死了,我伊水香是那样人吗,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合法的,还没有开始祸害你,我可舍不得死!”

窗外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折射在她的头发上,脸上,就仿佛给她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再加上她那灿烂到极致的笑容,那种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笑容,真的让人想要沉醉下去。

原来,笑容也可以醉人,听在了自己砰砰的心跳,他觉得这世界上最美的人,也不过如此。

听到她说的话,心里没由来的一阵蜜意,眉头舒展,刚硬的嘴角勾了勾,“那也要看你的本事!”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伊水香此时此刻也有心思说笑了,一切想通了,什么事情都不会成为她的包袱。

欧阳希没有回她的话,而是耸了耸肩。

伊水香笑靥如花的看了他半许,觉的他变了好多,小时候,还是一个喜欢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跟班,叫他干嘛就干嘛。

现在居然学会了反扑逆袭,成为了她的老大。

不,是老公!

“我昏迷这三十六个小时里,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欧阳希好像真的沉醉在她的愉悦里了,开始跟着她的思路走。

“我梦见我们小时候最后一次见面,我从树下摔下来,在昏迷前一刻你同样叫着我的名字,然后……我就不记得了。”看向他,“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欧阳希好像被她的话带入了回忆,很久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她有继续说道,“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伊家,不在龙海市了。”

“那你去了那里?”欧阳眼神灼灼的看着她。

这些年,她的动向好像成为了迷,他没有去查过,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去查。

“你能告诉我,后来发生了什么吗?”伊水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眼神闪了闪,看像窗外,“当时太小,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其实,我也记不清了,只不过这次梦见,所以好奇罢了。”伊水香平静的说道,现在她的声音好了许多,可能喝了许多水的原因。

床头就放着开水,温热的,其实,他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从小就是!

两人好像不适合聊天,房间再次陷入了沉默,明明是最熟悉的人,现在确十分的尴尬。

欧阳希还在前晚上的事情,心生愧疚,所以就冷冷的站在哪里,不说话。

“我解除婚约了!”突然,她再次说话了,说出来,格外的轻松。

其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伴随着她二十年的婚约,就这样没有了。

欧阳希惊讶,诧异,猛的看像他,瞳孔瞪得老大。

“昨晚上你哥哥来找我,说他爱的是彩雯,说这些年陪伴他的也是彩雯,不是我,所以要和我解除婚约!”

很平静,仿佛不是说自己的事情,仿佛就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而已。

“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他的吗,为什么要同意?”他见她这幅样子,心底升起了怒气。

“喜欢?”她喜欢吗?

也许吧,毕竟在她记忆里,泽哥哥三个字,可是男神级别的代表人物。

“其实,我爷爷对我说过,这婚约,想要解除,绝对不能由我伊家提出来,现在是你们家提出来的,正好,还了我自由!”

“为什么不能由你提出来,你还没有回答我前一个问题!”

不依不饶的想要知道答案。

“喜欢与不喜欢,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别问我为什么,有些事情是没有答案的,我爷爷说不能就不能,我也不知道答案,你想知道,你可以自己去问他。”

……他要是自己能去问,还要问她!

那几个老头子这几年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就算他眼线到处都是,但也找不到那几个老头子跑到哪里去了。

伊水香知道他不会去问,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我现在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欧阳太太伊水香,欧阳先生,请多多指教!”

“哼!我去叫外卖!”某人再次傲娇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扭身走了出去。

在他出去之后,伊水香静了下来,仰头靠在床头,有种意识放空的感觉。

现在,从今天开始,她伊水香才是一个新的开始!

眼中再次散发出一种亮晶晶的光芒!

看了看自己手上一直戴着的手镯,上次在古玩儿市场发生那奇怪的一幕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了,就算回来拿着那紫色的镂空碗,也没有那种怪异的事情发生。

到底是什么?

眼中闪烁着疑惑,这段时间无聊,她也翻看了一些这方面的书籍,可都没有收获。

突然想到上次在古玩儿市场不是看到吴老吗,顺便下午拿过去让吴老掌掌眼,也许能看出着紫碗的来历!

或许还能从中得知,那奇异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咕咕……”肚子里面这个时候传来了声音,她躺了三十六个小时,说不定就是饿醒的。

从抽屉里找了一个瓷瓶,打开,取出一药丸,吞下!

脖子上这点小伤对于她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下午,约好的时间,吴凌华早早的就把车子开到他们小区外面了,一见她出来,赶紧迎接上去。

那模样就像小顺子迎接老佛爷一样。

打开车门,“您请上座!老佛爷!”还十分应景的喊道。

伊水香睨了他一眼,淡淡的冷哼,“嗯!”

吴凌华马上屁颠屁颠儿的又跑回驾驶座,“起驾!”

“呵呵……看来你心情不错,小吴子!”伊水香见他着逗比样,也有心情开玩笑了。

踩动油门,“小爷当然心情不错,今天我的任务可是接你回去给我爷爷施针,责任重大,看谁还敢说我一天不务正业了。”

“你本来就不务正业!”毫不客气的说道,“吴凌华,我上次在古玩儿市场见到你爷爷,你爷爷平时就喜欢古玩儿吗?”

说道爷爷的这个爱好,他可是有话要说了,“嗯,我爷爷平时就喜欢古玩儿和书法,他书房还挂着王羲之的兰亭序,不过那是赝品。也不知道那赝品挂在哪里干嘛!”

“对了,还有一个叫黄易什么的,听说是真迹,我爷爷说这人是清朝时期的书法家,还什么前四家的,我不记得了,要是你有兴趣可以到时候问问我爷爷,要是让他讲这些,可以和你说上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那古玩儿呢,你爷爷平时喜欢什么样的古玩儿,对古玩儿有什么研究?”

她想知道这个,也不知道这个紫碗是什么来历?

“我爷爷平时对古玩儿也很有研究,经常去古玩儿市场转转,不过,也经常看走眼。”说道这里是笑了一下,“说好听点是看走眼,说难听点就是被坑了。”

古玩儿这行当,他了解得不多,不过那里面的谁可深着。

他爷爷从退下来之后就喜欢收集和研究古玩儿,几十年过去了,还是经常被坑!

用他爷爷的话来说,就是还在交学费或者吃水!

听说这事古玩儿行当里面的行话。

突然想到上次她好像就是在古玩儿市场里面买了一个什么东西的,他不记得具体东西是什么,但是记得价格,足足两万块钱。

虽然,这两万钱是很小的数目,但是,他还是有一种被坑的感觉。

“喂,哥们儿……”

“你是我小弟,不是我哥们儿!”伊水香纠正他。

“你还当真啊,哥们儿……”

“叫伊姐,或者水香姐!”伊水香不退让。

“我还是叫你水香吧,看你都不比我打,还想占我便宜。”吴凌华才不想叫一个比自己小的女人叫姐呢。

她个字看起来那么小,叫姐,他吴小少爷的面子往哪里放!

伊水香也没有再坚持,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水香,你上次买的那个碗是不是也交学费了,我都告诉你不要买了,还那么贵,就算咱们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吧,当时那老板得意的脸色,现在想起来,还想上前揍他一顿!”

当是那掌柜见终于出货了,心里都忍不住的喜悦,完全是喜上眉梢啊。

所以看在吴凌华的眼里也格外的刺眼,恨不得上前去撕碎他那市侩的嘴脸。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后来,那老板可是心痛了不知道多久!

“谁说我交学费了。”她并没有要谈的意思,也许那紫碗还真有来历,也说不一定,她心中有百分之八十的肯定。

因为,到目前为止,她只有在那紫碗上遇到那奇异一幕的。

“还不承认,要不等一下,你让我爷爷帮你请她所认识的这方面专家给你鉴定一下,到时候你就知道哭了。”

“好啊!”她正有这个意思,关于古玩儿这行还不是很清楚,本来就打算请教吴老的。

两人一边聊天,很快就到了吴家,吴家的管家早早就在外面等着了。

一看到车上的伊水香,连忙打开车门让她下来,十分客气,“你是伊小姐吧,老爷叫我恭候多时了,里面请!”

“谢谢!”

吴家很多人,有认识的就是翩翩公子吴大少爷,他的气质和欧阳泽很像,不过吴大少爷看起来更加的随性恣意了一点,也许他的心里更加的豁达一些吧。

他和欧阳泽并列龙海双骄,随时都是比较的对象,一个温润如玉如同高贵的王子,一个随时就带着温和笑容的浊世翩翩公子。

第44章 翩翩公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