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9章 地位不稳

  “不就是坐一下车,就需要卖命,你们是不是太狮子大开口了。”夏茗嘲讽的说道。

“呵呵……那你就当我们是在说笑,说不要你什么,你觉得我们骗了你,开口要代价,你又不愿意,那就当我们没说。”

伊水香说完一下子就丢了手,夏茗重心不稳,就倒在了地上,怒目瞪着这个年轻的女人,“你……”

“是你自己把人心想得太坏,现在又来怨恨我扶着你,我没有扶你的义务,不是吗?”还有很悠闲的拍了拍手。

吴凌华见她这样霸气,说丢就丢,简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拍了拍巴掌,“水香,你太有个性了,这个固执的女人就是欠教训,不要以为全世界就她最可怜,装作一副别人同情的模样,当别人来同情的时候,又清高得好像全世界都贴上去帮助她似的。”

夏茗怒火中烧的看着这对男女,“你……你们……”

“我们怎么了,难道我们说得不对吗,夏小姐,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你这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伊水香冰冷的说道。

吴凌华马上接上,“俗称装逼说的就是你!”

“你们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你……”指着吴凌华,“开着小车,美女环绕,衣食无忧,你知道饿肚子的感受吗,知道众叛亲离的感受吗?”

再艰难的从地上靠墙爬起来,嘴边挂着冷笑,那是一种绝望的笑,很冷,很飘渺,最后眼神带着恨,指着吴凌华,又指着伊水香,“你们……你们什么多不知道,凭什么来批判我的人生!”

朝他们咆哮的吼完,转身推开门跌跌撞撞的出去了。

吴凌华不知道该怎么办,扭头,“喂,我们该怎么办?追上去,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既然那女的说不是他们撞的,那也就什么问题没有了,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当然是追上去!”伊水香想都没有想,跟了上去。

其实他正好也有好奇心,那个女的说她爸爸怎么样,难道是他爸爸出了什么问题。

见她了上去,他也毫不忧虑的跟了上去。

两人刚刚出了医院就看到那一道瘦弱的身体正在招出租车,可是现在正好下班高峰期,根本就打不到车,而且一些路段还特别拥堵。

伊水香很快把车子开了过来,停下按喇叭,“上车!”

夏茗咬牙,眼中有着纠结,想着到底要不要上。

“你打不到车,要是继续拖下去,我是没有问题,就是不知道你赶不赶时间?”

伊水香再次刺激她。

夏茗最后还是拉回了理智,现在是争分夺秒,不要浪费时间。

上车之后说了一个地址,她就没有再开口说话了,不过因为刚刚在病房一番激动的嘶吼,头发有些乱,脸上也有了点血色。

吴凌华瞟了她一眼,有些疑惑的再看了一眼伊水香。

最后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话。

只是一脸便秘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有事。

可此刻谁也没有搭理他。

还好这一路不是很堵车,两个医院的距离也不是很远,很快就到了。

夏茗推开车门下车,很着急的往里面跑,伊水香把车钥匙丢给吴凌华也跟了上去。

“医生,医生,我爸爸怎么样了?”夏茗拉着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满脸急切焦急的问道医生和她看起来很熟悉,“夏茗啊,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爸爸的肌肉萎缩随时都有可能引发其他的状况发生,所以你还是要有心里准备啊。”

有些语重心长,这个医生是一个中年人,应该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医生。

“心里准备!”夏茗低低的低喃着,显然她不是第一次听到这话,但每一次听到,那心里还是犹如刀绞,就像什么东西在啃食她的心。

“哎……夏茗,要是能请到这方面的权威,也许夏先生的病情还有希望,只是……”

医生后面的话没有说话,就是说,权威哪里是那么好请的,最基本的就是资金,夏茗的情况,他多少还是了解,资金根本就没有。

本来她今天还来医院交过一次费用,可刚刚的那场小手术,那费用再次清空了。

“谢谢医生,我知道,我会筹集资金的,还希望医生不要放弃,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我爸爸吗?”

“可以,不要吵着他就是。”医生说完,摇了摇头离开。

伊水香一直在一旁听到了医生和她的对话,原来夏茗的肩膀上承担的是她爸爸的健康。

就连最后一点钱也是交了爸爸的生活费。

见她摸了摸脸,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才推门进去。

这是一个住着很多病人的病房,手术完没有进入加护病房,那说明刚刚的手术是一个小手术,或许是一场急救。

她在一个床位前停住了,“爸爸,你怎么样了,别吓我?”夏茗坐了下来,拿着中年男子的手,念叨着。

伊水香走过去,看了看中年男子的脸色,面色有些苍白,估计是长期在房间里面,没有接收紫外线的缘故,还有就是刚刚急救了的缘故。

没有死灰的颜色,说明他的身体还算正常,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可为什么一直躺在床上,而且还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上前拿起中年男子的手,准备把脉。

“你放开我爸爸的手!”夏茗挥开她的手,不让她碰触男子,然后敌视的看着她。

想到刚刚这对男女说的那些,夏茗心中如何不气。

“我从小学习中医,你现在不是没有办法了,为何不试试传统的医学呢?”伊水香也没有勉强,而是女王试试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注视着对方。

她一点儿也不担心夏茗不同意,没有钱,没有条件,什么样的方法,都可以去试一下。

“传统?”夏茗念着,“现在谁还相信传统的医学,都是在医院手术,然后吃药调理,传统的医学只能调理身体罢了,难道还能治大病?”

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用中医,夏爸爸本来是外伤,最后变成了肌肉萎缩,医院的主任医生都没有办法,传统医学就有办法?

说什么都不信!

“我说夏茗,夏小姐,你知道水香的厉害吗,她可是大师级别的中医师,刚刚她才给我爷爷治了病,我送她回去,你居然还不相信她?”

这个时候吴凌华进来了,进来正好听到夏茗的话,所以马上反驳。

伊水香听了她的话之后,也没有反驳,“你说得也有道理,现在你爸爸不是没有办法吗,与其等死,还不如相信中医不是吗,至少说有一份希望,就算不是我给你爸爸看病,你也可以去找其他的中医试试。”

虽然刚刚没有摸到脉搏,不过看了脸色之后,她觉得这个夏爸爸的问题不大。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首先就是看脸色。

“这只是我的建议,看不看决定在于你,我们先走了。”伊水香说完,就转身拉着吴凌华准备离开。

吴凌华也非常配合,“水香啊,你说我爷爷的身体是不是康复了,还需要再施针吗?”

“嗯,只要不情绪惊动就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了,三个月施一次针就可以。”

这小子很有眼色,不愧是在外面混的,情商够。

“那也就是说三个月还会施针了,到时候你再去我家。”

“嗯!”

两人刚走到门口,伊水香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拉住了,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和吴凌华来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夏小姐,还有事吗?”

夏茗有些不好意思,她觉得和这对男女相冲,开始在哪一家医院的时候,这两个人骂自己,现在自己有要求他们。

所以此时她的脸上有一点不自然的神情,眼神都不敢和伊水香对视,低垂着脑袋,“请你帮我爸爸看看。”

声音很小,一点也没有刚刚的倔强了。

吴凌华上前,“喂,你刚刚说什么,我们没有听清楚!”

夏茗抬起头,就看到吴凌华戏虐的眼神,怒,“我说,请你们帮我爸爸看看!”有些低声的咆哮,这里毕竟是医院,而且这个病房里面还有其他的病人。

伊水香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而且拿开她的手,径直走到夏爸爸的病床上,拿起夏爸爸的手腕,开始把脉。

专注的神情,让周围的人,都不敢说话。

过了一会儿拿开手,看着夏茗,“医生是不是现在介意你爸爸需要截肢?”

“你怎么知道?”有些吃惊,刚刚医生虽然说了一点情况,可根本就没有说道截肢的事情,难道是眼前这个女孩儿把脉把出来的?

把脉都能把这个把出来?

“夏爸爸曾在两个月前接受过一场手术,是钢板内固定,现在下肢麻软无力,而且还有肌肉萎缩的症状,二便失调,大便干,小便不通,根本不能下床。”

伊水香把夏爸爸的症状如数的说了出来。

夏茗只能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她,太神奇了,她说的完全正确。

夏爸爸两个月前在一家工地上工作,因为工地发生意外,重物压下,第12胸椎压缩骨折,在当地医院治疗手术上了钢板,然后才回到龙海市来。

谁知道突然,他不能行走了,双腿没有任何感觉,然后到医院检查,就开始住院!

最后医生说,想要完全治愈这种情况就必须截肢。

夏茗,这两个月来,用光了所有的积蓄,本来在一家外企工作,成绩优异,表现良好,很有竟升的空间。

但是却因为她为了筹钱,累垮身子,公司见她上班精神不济,就炒了她鱿鱼。

第49章 地位不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