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乌鸦和喜鹊

    眼瞅着风音将玉瓶送了过来,容浅紧闭着嘴很是正气地表示着抗拒。

  “不知好歹!”风音冷冷斥了一声,随即便强行将瓶口送到容浅嘴里,不管容浅愿不愿意,便是咕噜咕噜地灌了下去。

  风音,你好样的!公报私仇!

  “咳咳!”容浅被呛得直咳嗽,两眼泪汪汪,势单力薄,便只能任由人欺。

  “风音,你怎么可以这么粗暴?”伶羽很是不满地奔上前来,将容浅抱在了怀里,一边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背作安抚:“浅浅,别理这只乌鸦,他就是这副坏脾气。”

  乌鸦?

  容浅怔忡了一下,转眼看向风音,便见风音的脸色转瞬便阴沉了下来,手中玉瓶咔嚓一声碎了。

  容浅立时露出了一脸的恍然之色,意味深长地笑了。

  难怪当初说他像乌鸦他会如此恼怒,原来,他就是一只乌鸦啊!

  乌鸦自古以来便被喻为不祥之鸟,极不招人喜欢,果真和风音如出一辙,这种恶劣的性子又怎么会讨人喜?

  所以说有其主必有其仆,什么样的主子教出什么的家仆来。

  伶羽却是还在埋怨:“你看你看,好好一个玉瓶又叫你给捏碎了,一地的碎屑还得打扫,万一君上不小心踩着伤了脚怎么办?”

  “你这只多嘴的喜鹊说够了没有?!”风音终是忍无可忍,一字字咬紧恨恨开口。

  容浅再次恍然。

  原来伶羽是只喜鹊,怪不得风音对着她时总没好脸色,同属鸦科类,差别待遇却很大,心理不平衡啊!

  “谁多嘴了?!你才是乌鸦嘴!”伶羽毫不客气地反击,惹得风音脸色都青了。

  “风音,莫要失礼。”眼看一场战火即将燃起,离墨低声说了一句,嘴角带笑,更显得眉目清俊。

  妖是不能随便让人知道真身的,否则便有可能让人知道自己的弱点,风音虽然如今已修成仙身,但到底也仍是会忌讳这一点。

  差点就忍不住出手的风音被离墨这么一说,终是有些不甘心地罢了手,甩着衣袖退到了一旁。

  容浅心中不由大叹可惜,本来想着可以看场免费好戏的,毕竟这日子实在过的太无聊了。

  离墨朝伶羽微微招了招手,待伶羽过来,便顺手接过了她怀里的容浅,淡淡道:“想吃什么?”

  容浅怔愣了一下,张口费力道:“肉……菜……美食……”

  仔细想想,从穿越之后,她已经有两个月不知肉味了,现在只要是食物,她都能接受。

第十一章 乌鸦和喜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