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不同的态度

    容浅贴着壶壁,已然将外面的动静都听的一清二楚,对于凤孤的决定着实有些意外,却又忍不住嗤笑。

  果真是个极其傲慢之人,任何时候都是我行我素。

  “小姐。”一声恭敬的低唤,想来是给凤孤引路的下人。

  随即便又听得一个女子轻柔的声音传来:“这位公子是?”

  “回小姐,这位是老爷请来的捉妖道长凤孤凤公子。”

  “哦?”女子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惊讶,却又似透着一抹隐隐的羞赧:“想不到凤公子这般年轻竟已有如此高的道行,温婉这厢有礼了。不知那妖可捉到了?”

  凤孤回答的还算斯文有礼:“暂时还未。”

  “那还得劳凤公子费心了。”

  “温姑娘客气了,这是在下份内之事。”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容浅越听越是发闷,直到凤孤进了客房,她才嘟着嘴不满道:“我还以为你对任何人都是那般冷淡无情,想不到对那位温婉小姐倒是温儒客气的很,看来一定是位美人。”

  凤孤将炼妖壶放在桌上,撩衣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淡淡道:“竟然还有闲心在意这种事,看样子你真是一点也不担忧自己的处境。”

  容浅只轻笑一声:“难道我担忧你便会将我放了么?与其干坐着等死,倒不如趁这有限的时间里找些有趣的事做做。”

  说着,话锋又是一转,黑暗之中,容浅两眼星光闪闪:“说真的,那位小姐究竟如何?你是不是看上她了?听她的口气对你似乎也颇为赞赏,你这次若是捉妖有功,那县太爷绝对巴不得收了你做女婿,虽然知县的官儿不算大,但各方面条件却也不差,你若是……哎呀!”

  话未说完,便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容浅整个人倒摔向了壶口,翻个跟头又再摔回了壶底。

  “你你你做什么?!”容浅摔的浑身都痛,气得有些发抖。

  凤孤声音依旧不冷不热:“你的话未免太多了些。”

  容浅揉着身子,重重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待在黑暗里,最容易酝酿的便是睡意,于是,没过多久,容浅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直到壶身再一次晃动,将她惊醒,她才愤愤地拍着壶壁道:“你又想做什么?!”

  只听凤孤慢悠悠道:“你太安静了,有些不习惯。”

  容浅简直恨不能跳出去抽死他,一会嫌她话多,一会又嫌她安静,存心折腾她是不?!

  忽而,她似听到什么声音,整个耳朵立时都贴上了壶壁,两眼渐渐亮了起来:“你在吃饭?!”

  ********

  o(╯□╰)o米有票票,米有留言,怨念滴爬过。。。

第六十九章 不同的态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