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一夜灭门

  莫寻雁说着摸出一些银票给书彤,“安置那些孤儿免不了置办衣物,这些银票你拿好。”

“阁主,你平素封了自己的穴位,身边只有两个侍从,会不会不安全?”夜枫抬头蹙眉。

“孤诺身手不错,一般人伤不了我。我一个刚回京的小丫头,又没有仇家,怕什么?”莫寻雁眼眸一深,“何况,我爹也是一身武艺,旁人哪敢轻易闯入莫府。”

“既然如此,阁主保重,属下告辞!”夜枫和书彤抱拳拱手,飘进夜色中。

莫寻雁随后回了莫府,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卧房,藏好夜行衣,重新躺了下来。她并不知道,在她回来的时候,孤诺在园子里最高的那棵树上,躲在树枝间静静地看着她。

接下来的几日,莫寻雁都待在府中,安安静静待在屋里看书,甚少离开雁园。若不是莫俊明偶尔拉着她出来走走,府里人似乎都感觉不到小姐回府了。

莫云洛对这个女儿爱得紧,一面命人为莫寻雁赶制衣衫,一面派人买了些京城小姐们喜欢的玩意送进雁园。

除了告知管家自己的衣衫尽量要素净一些,莫寻雁并未提任何要求。对于莫云洛送来的那些东西,她赏了些给孤希,其余的便放在匣子里,并未拆开。

十日一晃而过。围猎的前一夜,宫中不少人都睡得很晚。

东宫玉凤殿,东暖阁,太子欧阳元青卧房内,皇后孟月浮一脸疲惫坐在那里,单手撑头,在袅袅素香中微闭着双眼。

“母后,你还未休息?”

门帘一响,三皇子欧阳元凯走了进来,看看床榻上熟睡的太子,“皇兄他终于睡了?”

“凯儿来了?”孟月浮睁开眼,对欧阳元凯淡淡一笑,随即心疼地看向床榻上的欧阳元青,压低声音,“青儿折腾了好一阵,刚刚才睡着。”

“母后,你受累了。”欧阳元凯眸子里闪过一抹幽深。

“凯儿,陪母后出去走走。”孟月浮站起身,将手搭在欧阳元凯手臂上,扫了一眼候在一旁的宫人,“你们小心伺候着,太子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本宫禀报。”

“是,皇后娘娘。”

母子俩携手进了玉凤殿的花园,孟月浮一个眼神,侍女知趣地停下脚步,不再上前。

孟月浮拉着欧阳元凯进了凉亭坐下,捧起他的脸细细端详了一番,眼里充满了温柔,“好快,我的凯儿已经是大人了。”

“母后,儿臣再大也是你的儿子。”欧阳元凯侧头靠在孟月浮肩上。

“凯儿,你已经十四了,等你选了皇子妃,就会搬出宫去。以后母后就不能这般守着你了……”孟月浮的话里隐隐带着失落。

“母后,皇兄十五了也没出宫,儿臣也要在宫里陪你!”欧阳元凯的头在孟月浮肩上蹭了蹭。

“傻孩子,若不是因为青儿多灾多难,老是生病,你父皇早就让他搬出宫了。明儿个他选了太子妃,这宫里怕也是留不住了。”

“你们都大了,都要离开母后了。”孟月浮拍拍欧阳元凯的手,话里诸多不舍。

“母后,儿臣以后每日都会来给你请安的!”

“凯儿,母后头疼,你帮母后揉揉。”孟月浮含笑看着儿子。

“好。”欧阳元凯坐直了身子,伸出双手,轻揉着孟月浮的太阳穴。

“凯儿,明日围猎,母后要你选卫将军的嫡长女卫汐雪,你可一定要记住了。”孟月浮的声音很低,若不是近在咫尺,欧阳元凯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母后,儿臣心悦的不是她!”欧阳元凯手下一滞,却也只是压低声音表示反对。

每次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交待的时候,孟月浮都会选用这样的方式,欧阳元凯明白,母后的谨慎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偌大的皇宫里,太多不属于他们母子的耳目了。

“你心悦谁重要么?”孟月浮闭着眼,仿似呓语,“母后只要你明白,你的皇子妃只能是卫汐雪,那云浅秋你若真的喜欢,日后母后再请你父王指给你做侧妃便是。”

“母后,为什么非她不可?”欧阳元凯不甘心,他对卫汐雪没有半点好感。

“云康城本就是你舅舅的人,他的女儿你娶不娶,他也会为你所用。可卫雁鸣却是右相的人,你娶了他的女儿,才能将他拉入你的阵营。”

“母后,卫雁鸣虽是举足轻重的大将军,可兵部却在世子手里!”欧阳元凯有些不以为然。

“世子?”孟月浮冷哼了一声,“世子和逸王能活多长,谁知道呢?”

“只要他们父子倒了,兵部便是卫雁鸣的。卫雁鸣没有儿子,素来疼他卫汐雪,你若有了他的支持,日后的路便能走得更顺更稳。”孟月浮话音很轻,却带着说不出的冷冽。

“这……”欧阳元凯想到母后平素的各种手段,不再反驳。

孟月浮睁开眼,“夜了,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早起。”

欧阳元凯起身搀着孟月浮走出了花园。

与此同时,婉荷殿,欧阳元朗正缠着自己的母妃徐婉荷说悄悄话。

“她本事那么大?”徐婉荷看着一脸羞涩的儿子,掩唇一笑,元朗到底长大了。

“母妃,你就别笑话孩儿了。若有了她,孩儿就不必担心和太子皇兄一样被人害了。”

“别瞎说,太子只是摔伤了!”徐婉荷连忙让儿子噤声。

“可皇叔他……”

“世子的话你知道便是,在这宫里千万莫要随意提起。”徐婉荷的声音格外低柔,“小心隔墙有耳。”

“母妃,孩儿明白。”欧阳元朗吐了下舌头,“若不是寻雁,我们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的确多亏了这丫头。”一想到自己身边居然混入了奸细,徐婉荷便心有余悸。那日元朗回来一说,她便暗中查了一番,表面不动声色,却也将可疑的人都移出了婉荷殿。

“见面你就知道了,她和那些小姐不一样,虽然看上去有些清冷,可人很好。”

“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春风拂过人的心海,软软的,暖暖的。”一想到明日就能再见到莫寻雁,欧阳元朗心里甜丝丝的。

“好好好,母妃明日一定好好看看,这让朗儿成日念叨的小丫头到底有多美,让朗儿都快茶饭不思了。”徐婉荷笑着揉揉儿子的头。

“母妃,寻雁她虽不是什么大美人,可在孩儿心里却是最好的!”欧阳元朗双目闪亮,“母妃你一定会喜欢她!”

“朗儿喜欢的,母妃自然喜欢!”徐婉荷婉约一笑,她向来不喜与人争斗,唯一在意的便是自己的儿子。得知儿子看上了九门提督的女儿,她倒也不觉得是什么坏事。

毕竟九门提督也是从一品,且那莫云洛也出自寒门,走到今日全靠自己努力,这一点,她倒也很欣赏。何况元朗尚小,不过是情窦初开,以后会如何谁也不敢肯定。

母子俩又说了会儿话,各自睡去。

也就在这夜,一阵迷香将莫寻雁从睡梦中惊醒,她连忙屏住呼吸。没过多久,有人进了她的房间,向着她的床前走来。

莫寻雁眸光微闪,刚要去摸藏在枕下的短刀,便听见一声叹息,她立即闭上眼装作迷昏。

来人是莫云洛,他见莫寻雁晕过去,放心地在床头坐下来,手指在她后颈处几个穴位一点,随即抬起她的头拨开青丝,从她后脑上拔出八颗银针,再将她的头轻轻放下,轻轻触摸着她的脸,自说自话。

“嫣妍,你的曼槐已经长大了。师父医术高超,她的脸没留半点疤痕,她真是像极了你,是这天下最美的女子,让她顶着寻雁的脸,实在是可惜了。明日,师兄就要带她去参加选妃了,若你在天有灵,便保佑她吧。”

看着“沉睡”的莫寻雁,莫云洛的思绪回到了八年前……

开元二十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刚过了中午,京城就狂风大作,天空中乌云密布,天色一下暗了下来,没过多久,下起了雪,冷得刺骨。

商贩们一边骂着鬼天气,一边开始收摊回家。街上路人行色匆匆,一个个裹着厚厚的外袍,缩着脖子,拢着衣袖,顶着风雪往家赶。

天寒地冻,让人觉得压抑,空气中似乎隐隐流动着某种不安和危险。

申时未过,天已黑尽,大部分人家关门闭户,放眼望去,只依稀看到各家门前的防风灯笼在风雪里打着转,幽幽飘着。

偶有铁骑声打破京城的宁静。只听得马蹄有序踏地的声音由远及近,又渐渐远去。

有那么一两匹马打出一个响啼,夹杂着一声嘶鸣,划破天际,却让人忍不住心中打了个颤,只觉得这声音似乎有些不详。

京城西边,莫府,柳园,内室,帷幔挡住了床榻上重重叠叠的两个人影,却挡不住软如春水的喘息和低吟。

末了,一只手臂撩开帷幔,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穿好中衣准备下床。

“云洛,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幼凝,你先睡着,我去看看两个孩子,很快就回来。”莫云洛说着披上厚厚的外袍,打开内室的门走了出去。

风雪很大,莫云洛先去明园看了儿子,又一路向东,进了小女儿寻雁所住的雁园。

雁园的正殿里还弥漫着一股酒香,今日是寻雁的三岁生辰,一家人在雁园用的晚膳。

晚膳后莫云洛带着妻子回了房,可他心里不知怎么总是不踏实,眼皮也乱跳,即使共赴云雨,也惦记着奶娘和丫鬟喝了酒,怕调皮的女儿又闹出什么花样,这才起身前来查看。

走进寻雁的卧房,奶娘和丫鬟在外间睡得很熟,莫云洛蹙了下眉,径直向里间走去,床榻上哪里有女儿的身影?

“寻雁!”莫云洛弯腰去看床下,心里一跳,唤了起来。

奶娘和丫鬟被惊醒,进屋一看吓得魂都丢了,“大人,小姐刚才都在……”

第20章 一夜灭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