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再无曼槐

  面具男就这么看着,暗红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阴狠……

第二日,魏王府被一夜灭门的惨剧传遍了京城,俊帝下旨彻查,作为九门提督的心腹,作为统领巡捕五营的副将,莫云洛也参与了调查。只可惜,歹人压根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三日后,俊帝下旨,厚葬魏王全家,家产收归国库,魏王府中其他人等葬于乱坟岗。曾经风光一时的魏王府瞬间成为死宅。

一墙之隔的魏王府竟然一夜间遭此大难,这消息迅速在莫府传开,寻雁的奶娘和丫鬟这才知道自己的疏忽铸成了怎样的大错,日日紧闭房门,不敢让人见小姐。

七日后,昏迷的小女孩幽幽转醒,看着守在自己身旁的莫云洛,眨了眨眼睛。还未等她说话,莫云洛便欣喜地唤了一声,“寻雁,你醒了?”

“阿……爹?”半响,小女孩沙哑着嗓子,眯着微肿的双眼低唤了一声。

莫云洛当即掉下泪来,将小女孩揽在怀里,“醒了就好!有阿爹在,别怕!”

不多时,陈幼凝闻讯牵着儿子赶来。

“妹妹,脸还疼么?”五岁的莫俊明心疼地盯着妹妹包着纱布的脸。

陈幼凝却死死地盯着小女孩,眼里带着疑惑。

紧接着,陈幼凝像疯了一样拉起小女孩的右手臂,撩开衣衫看了看,然后一把将她推开,抓着莫云洛又抓又打,“我的女儿去哪里了?”

这一闹吓得奶娘和丫鬟脸色大变,小女孩躲在奶娘怀里,瞪着漂亮的眼睛,惊恐地看着陈幼凝。莫俊明也被吓傻了。

莫云洛眉头一皱,没想到陈幼凝反应这么大,曼槐的脸还肿着,她竟然也能看出问题。唯恐陈幼凝再说出什么,莫云洛飞起手刀将其砍晕,抱着她回了房。

“哦,他以为弄点嗜睡的药给他女人吃下,那女人就会消停,就会认那丫头是自己的女儿?”三重天,面具男听完禀报嘲讽地笑了,“去,在他女人的药里加点东西,本座要她闹得更厉害!”

“是,宗主!”龙一转身出了房门。

自这日起,陈幼凝总吵着要见女儿,可去了雁园又会大吵大闹,抓落小女孩脸上纱布吓得大叫。到后来,莫云洛根本不敢让她踏进雁园半步。

更让莫云洛头疼的是,不知为何,十日过去,曼槐的伤口迟迟不能愈合,还发起了高热,被划伤的半边脸眼看就要毁了。

莫云洛一筹莫展之际,又发现陈幼凝因为所受刺激太大,居然疯癫了,连他和莫俊明也认不出,要么骂人打人,要么哭着找女儿。莫云洛只好暂时将她关起来。

没几日,坊间就传了个遍,说是巡捕五营副将莫云洛的妻子得了失心疯,六亲不认,见人就打,莫云洛只得将其锁在府中。

京中流言四起,都说魏王府乃不吉之地,冤死了那么多人,怨气太重,害得相邻的莫府好端端的也跟着遭了秧。

先是莫副将三岁女儿从树上摔下来毁了容,差点丢了命,接着其妻又得了失心疯,谁也不知还会发生什么。

一时间,人心惶惶,城西好些人家纷纷搬走。

就在这时,莫云洛收到师父传来的密函,称已知道一切,要他务必查明真相,为柳嫣妍报仇。

莫云洛捏着密函,想想半疯半傻的妻子,又惊又怕的儿子,以及病榻上奄奄一息的曼槐,最后决定亲自将曼槐送去云山,请师父云山老怪为她疗伤,也避免妻子见到她加重病情。

当云山老怪见到小女孩,得知其竟是曼槐,想到惨死的柳嫣妍,不仅悲从心来。

莫云洛跪在地上,乞求师父原谅,自己竟未做到当年下山时的承诺,没有护得师妹周全。

“说这些何用,嫣妍能活过来么?”云山老怪红着眼一把抓住莫云洛的衣领,“为了嫣妍,也为了你自己的女儿,为师要你彻查凶手,将其碎尸万段!”

“师父,徒儿倾尽一生,也会替师妹报仇。”莫云洛流着泪重重磕头,“请师父派人协助徒儿追查真凶,天涯海角,绝不放过。”

云山老怪强忍伤悲,温柔地看向曼槐,“这丫头太过羸弱,最好在云山多留些日子,为师亲自为她调养。但从今后,她只能是你的女儿寻雁!”

莫云洛虽然不舍,可一想到陈幼凝,一想到自己将要肩负的使命,只好将曼槐留下。未曾想,这一留便是八年。

此刻,看着越来越像师妹的曼槐,莫云洛心中感概万千。

“师妹,师兄知道,你一定不愿她再走当年我们走过的路,如果可以,师兄也不想让她和俊明与云山有任何联系,当年若不是师兄无能,绝不会将她送去师父那里。师兄和你一样,只想自己的子女做个平常人,一世安好,简单快乐。”

“师父这些年查出很多线索,当年魏王府灭门应是先帝所为。师父执意要曼槐参选皇子妃,也是为了给你报仇,师兄无法拒绝。”

“师兄知道,让曼槐背负这样的血海深仇太过残忍,也知道这样一来曼槐会很辛苦,但是你放心,我会一直守护她,把她当作你,当作我的寻雁来守护。师兄会倾尽全力,助她为你报仇,也为我的寻雁报仇。”

莫云洛就这么在莫寻雁床头坐了半个时辰,痴痴地看着她的脸,末了,又伸手在她的脸上摁了一会儿,重新将银针刺入她脑后,解了她的穴道,方才起身离开。

莫寻雁在他离去后睁开了眼,看着屋顶,再无半点睡意。她的手轻轻握着胸前的月牙玉佩,回想记忆中那张已经有些模糊的脸,呢喃了一句,“娘亲……”

这么多年来,所有的人都说她是莫寻雁,其实,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曼槐,而不是寻雁。

都说三岁的孩子没有太多记忆,可是,或许是那夜魏王府的灭门惨剧太过凄惨,年仅三岁的她死死地记住了那一幕,这么多年来一直萦绕在心头,不曾褪去。

她记得那日天寒,一家人早早用了膳,各自回到自己的园子。阿爹抱着她和娘亲说话,突然闯进来一群黑衣蒙面人,举剑就刺,阿爹和娘亲护着她,可她还是中了剑,不过,她伤得很重,却没有死。

当她七日后醒来,守在身旁的是莫师伯,莫师伯将她抱在怀里,唤她“寻雁”。

她从小被阿爹和祖父赞为神童,自然天资聪慧,一下就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回想昏迷之前发生的一切,再联系莫师伯的表现,她明白如今自己怕是顶着寻雁的名义活了下来。

既然别人要她做寻雁,她就好好地做。至于寻雁去了哪里,那不是她想的问题。虽然只有三岁,可走了一遭鬼门关,她也懂得了活着真好。

莫师伯素来对她好,想想惨死的阿爹和娘亲,她软糯糯地唤了一声“阿爹”!

那声阿爹,不但让莫云洛掉了泪,也让日夜守护她的奶娘和丫鬟掉了泪,都以为她失了记忆,只把将她捧在手心的莫云洛当成了爹。

只是,陈幼凝带着长子随后就来了。

那一日,陈幼凝又哭又闹,此后只要一见到她就会发狂。她知道,陈幼凝认出了她,她终究骗不过寻雁的娘亲。

还好陈幼凝受不了刺激得了失心疯,不然她的身份早就暴露了。

当年,莫师伯将她送去云山,除了要让师公治好她,更是要保护她,不让人发现她的真实身份。若她留在莫府,陈幼凝对她的态度迟早会让人生疑。

莫师伯送她去云山时带上了奶娘和丫鬟,可是,在到达云山之后,师公立即命人除掉了这两个忠心的下人。

当时,她在床榻上发着高热,人有些糊涂,来人以为她睡着了,走进屋举剑就刺死了奶娘和丫鬟。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师公是要永绝后患。

她不知道师公这样做对不对,可是从此后,死不瞑目的奶娘和丫鬟,与惨死的阿爹、娘亲便时常出现在她的梦中。

起初的时候,她会在梦里哭着醒来。后来,她不再哭,只是浑身冷汗地坐在那里,一宿一宿的无眠。再后来,即使梦到这些人,她只是惊醒,却再也没有了任何难过的感觉。

跟了被称为云山老怪的师公八年,她觉得自己已经成了小怪物,似乎心和人一样,早早地冷了。

每年年节,师公会让她回家一次,可她后来才知道这不是让她与家人团聚,而是让莫师伯根据陈幼凝的五官为她针扎穴位易容,让她看上去更像陈幼凝。

师公自创的这套易容术非常精妙,只要不取下后脑上藏于青丝中的银针,无人能发现破绽。只是,被施针易容的人,后脑的穴位时常会隐隐作疼。

所以八年来,只有她自己才明白,为了成功骗过所有人,她到底遭受了多少苦。

每次回到莫府,莫师伯都会悄悄在夜里来看她,迷香之后,趁她昏睡,取下她后脑的银针,对着她的脸发呆。

八岁开始,她睡觉前就会在枕下放一个香囊,里面是自己配制的药材,任何迷香对她都没有作用。所以,莫师伯这个秘密她早就知晓。她也知道,莫师伯并无恶意,他只是在想娘亲,那是他一生都放不下的人。

可惜,时光回不去了,那些人那些事只能留在记忆中,埋在心底里。就如自己,早已不是曼槐了。

当她在云山醒来,顶着半张快要溃烂的脸看到那一幕幕残忍的场面,吓得双腿发软的时候,师公出现在她身后,一把抓住就要倒地的她,冷冷地看着她的眼睛。

师公的话比他的眼神还冷,“如果你害怕,就从这山顶上跳下去自行了断,因为本座从不白白救人,更不救废人。如果你想活下去,就记住你莫寻雁和你爹莫云洛一样是云山的人,是我陈国的战士。本座救你,只是因为陈国复国需要你。”

第22章 再无曼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