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有个傻子

  “世子不小了……”莫寻雁一直纳闷,那腹黑妖孽今日怎么没有现身。

“是不小了,不过皇上几次赐婚,都被他拒绝了,京中不少女子因而抱有幻想。在很多人看来,嫁进逸王府做世子妃,比嫁给皇子做皇子妃还要好。世子的相貌和气度,可是迷倒了不少深闺女子。”卫汐雪这话里似乎带点玩笑。

“莫非,他好男风?”莫寻雁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你想哪里去了。”卫汐雪忍不住大笑,随即压低声音,“当年大家都以为他会成亲,没想到那女子却进宫了……”

“苏妃?”莫寻雁一愣,随即立马反应过来。

“嗯,苏妃曾经在逸王府住了一年多,和世子情投意合,不少人都以为世子会娶她。可世子那年带兵前往边关迎战落国,她一转身却成了皇上的女人,并称自己从来都只把世子当哥哥。”

“世子回京后,也称自己只是替兄嫂照顾她,只把她当妹妹。不过,这中间到底是怎样的,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吧。”卫汐雪话里带着淡淡遗憾,当年的欧阳英睿和苏茉香可是世人眼中的金童玉女。

莫寻雁没想到那妖孽还有这样的八卦,心中暗付,原来他也是有故事的人,难怪对女人那副德性。

两人说话间来到山崖下,但见年轻女子们都聚集在花海的入口处,领头的便是云浅秋和卫汐沫,却不见孟含薇。

莫寻雁抬眼一看,花海中心,皇后和几个妃子在赏花,身后远远跟着大臣们的妻妾,孟含薇搀扶着孟月浮与她们走在一处。这便是身份的特殊,除了她还有谁有这样的殊荣与娘娘们一道赏花呢?

“姐,你怎么才来啊?”见卫汐雪领着莫寻雁走下石径,卫汐沫捧着两个花冠跑上前来,“这花冠漂亮么?”

“不错,编得挺好。”卫汐雪淡淡点了下头,她对花花草草向来兴趣不大。

“给你吧!”卫汐沫递上一个花冠,卫汐雪接过来拿在手中。

莫寻雁的视线无意中扫过云浅秋,见她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笑容,心里有些诧异。

一行人进了花海,穿梭在各色春花里,倒也觉得心旷神怡。

突然,一个蓬头垢面、浑身泥垢的男子从花丛中扑了出来,引得一众女子高声尖叫。

男子年纪不大,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有些纤细,跌跌撞撞从花丛里扑出来,迷路似地乱跑。

莫寻雁定了定心神,抬眼一看,这男子头发披散,一张脸像花猫一样,脸上不但有泥土,还有鼻涕,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脸上,根本看不清五官,只觉得那双眼睛里带着几丝慌乱。

一众女眷待的地方,怎么会突然跑出这么一个大花脸,疯疯癫癫,成何体统?

对于女子而言,闺誉自然非常重要,男女授受不亲,若与男子有了肢体接触,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些千金小姐则一边尖叫一边躲避,胆子大一点的直接将他推开,甚至有人飞起脚去踹他,男子也不还手,嘴里只是哀鸣,像只困兽四处乱窜。

不过,这男子身上穿的浅蓝长衫看上去质地不差,应该不是混进围场来的平民。难不成哪家子嗣里面竟有这样一号人物?

“这是谁啊?怎么跑到花海来了?”

“像是个傻子,快让人来把他抓走!”

显然,少女们都不知道这大花脸是谁,慌乱躲避中也没有人仔细去辨认他是谁。

莫寻雁跟着卫汐雪和卫汐沫向后退着,那云浅秋躲闪不及,竟拉过身旁的两个小女孩,将她们推到自己面前。

眼看就要撞上那男子,两个小丫头吓得大叫,猛地一推,那男子重重摔倒在莫寻雁面前,抬起泪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卫汐雪刚拉着莫寻雁退了一步,却突然呆住了,嘴里喃喃低语,“太……子?”

卫汐雪的声音很低,又带着七八分的迟疑和不敢确定,唯有站在她身旁的莫寻雁听到了。

莫寻雁一滞,低头看那地上的男子,脑子里飞快地转着。

今日围猎,御前侍卫肯定早在数日前甚至一月前就已经对这皇家围场进行了清场,而今日就连各家的侍卫都被留在围场外不得入内,一个普通的男子怎么可能混入围场?

这男子虽看上去有些痴傻,可仔细一看,身上衣衫实乃云纹绉纱袍,做工精细,腰间同色云纹腰带绣工一流,青锻白底小朝靴后竟有一块鸽子蛋大小的佩玉,这可能是普通人么?

就算他是某位朝臣的儿子,就冲他这德性,谁家父亲敢把他扔下独自去陪皇上围猎?谁家娘亲又敢擅自将他带至这女眷赏花的地方?难道不怕他冲撞宫中贵人,那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

电光火石之间,莫寻雁脑子里很快就得出了结论,此人便是传闻中一直久病不起的太子!

看来,什么骑马摔伤,什么身子羸弱统统都是假话,离国的太子痴傻了才是事实!不管他此刻如何污秽,卫汐雪定是不会认错的,练武的人自然是好眼力。

傻太子就这么摔在自己面前,这是天意还是机会?莫寻雁脑子一转,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紧接着,她上前一步,站在那男子身前,直视着他的双眼,弯下腰伸出手,“起来吧!”

“寻雁……”见莫寻雁上前去拉那男子,卫汐雪当即低唤了一声,想要阻止。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其实也不敢肯定这大花脸是不是太子,只是觉得有些像。不过太子怎么可能是傻子呢?她本能地要阻止莫寻雁。

将男子推倒在地的女孩也未料到莫寻雁会突然上前,提脚踹向男子却恰好踢在莫寻雁身上,莫寻雁只是蹙了下眉,手依旧伸在空中。卫汐雪赶紧上前将那女孩拉开。

而其他女子则倍感意外,这样的时刻,谁都巴不得离这傻子远一点,这丑丫头居然上前护着他不说,还要拉他起来,她是也疯了不成?

“你们看,那个九门提督的女儿胆子居然这么大。”

“她是傻了吧,明明是个傻子,还要去管。”

“她娘亲不是疯子么?我看她是习惯了与这种人相处,所以才不会害怕。”

少女们退的远远的,七嘴八舌低声议论,都把莫寻雁当作了怪物。卫汐沫和云浅秋站在一处,也觉得莫寻雁此举有些不可思议。

“寻雁,别管他,他好像不太对劲……”卫汐雪好意地往前走了一步,低声提醒。

“你没事吧?能自己起来么?”莫寻雁却只是盯着地上的男子,声音很温和,美眸里没有一丝嫌弃。

男子蹙着眉心,盯着莫寻雁看了一会儿,缓缓伸出自己的手拉住了她的手,嘴里竟低低地唤了一声,“寻……雁”。

莫寻雁一滞,她身后的卫汐雪更是一愣。

随即,只见莫寻雁费力地将那男子从地上拉了起来,轻轻拍了拍他身上的泥土,“可有摔伤?”

“痛!”男子死死盯着莫寻雁,嘴一瘪,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像在撒娇。

“你们看,她还真有一套,那傻子被她哄好了!”

“有啥了不起,不就拉起来拍拍灰么?谁不会!”

“你家要是有失心疯,比她还会哄傻子!”

那些旁观的少女忍不住再次出言相讥,卫汐雪冷了脸,回头看着她们,“在别人背后嚼舌根算什么?刚才不都只知道尖叫乱窜么?有本事你们谁站出来试试!”

众人脸色一变,却都不敢招惹卫汐雪,倒不是怕她爹,而是知道这卫汐雪的脾气,惹恼了她,她定不会轻饶。

卫汐沫见姐姐帮莫寻雁说话,心里很不舒服,倒是那云浅秋拉了拉她的手,她这才强忍不满,和云浅秋站在一起,低头整理仪容。

莫寻雁此时发现男子右手手肘处的衣衫摔破了,手肘磨破了一块皮,伤口渗着血。

“我帮你包一下。”她拿出绢帕,先是将那伤口处理干净,又从怀里摸出药膏轻轻涂在伤口上,随即拉起男子的衣袖,撕下一段,将那伤口包了起来。

这一切,莫寻雁做得行云流水,相当熟练,看得周围的人都呆住了。

“怎么都围在这里?”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几个男子从石径上走下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容貌与云浅秋有几分相似。

“云公子,不知怎么突然跑来一个傻子。”有人认出这是云浅秋的哥哥云梨落,连忙上前搭讪。

“哥……”云浅秋一眼就看到跟在云梨落身后的欧阳元凯和孟锦修,脸微微一红,踩着莲步走上前去,极其优雅地福了福身,“见过三皇子殿下,见过孟公子!”

卫汐沫自然也跟在她身后,乖巧地给三人福身施礼。

“妹妹,怎么回事?”云梨落先是一惊,随即拉过云浅秋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唯恐她被傻子冲撞。

对于云府来讲,云浅秋的价值不言而喻。若她今日能如愿选上三皇子妃,云府在朝中的地位便会再次提高,所以她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欧阳元凯和孟锦修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看向云浅秋,确认她无事,才抬眼去看那所谓的傻子。

那男子远远地背对着他们站在那里,莫寻雁处理好他的伤口刚想走开,可他紧紧攥住她的衣袖,亦步亦趋。

见他一脸的泥垢和眼泪鼻涕,望着自己怯怯的眼神,莫寻雁低叹了一声,再次拿出绢帕细细为他擦脸。

她的动作很轻柔,一边擦一边将他脸上的头发撩到耳后,眼里写满了温柔和同情。

男子出奇地安静,就那么站在那里,任莫寻雁为他收拾,哪里还有半分此前的痴傻?

“哥,就是那个人。”云浅秋柔弱地依偎在云梨落的怀里,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暗暗指了指莫寻雁和卫汐雪所站的方向。

云梨落一看卫汐雪离那傻子那么近,心里一滞,当即松开云浅秋,“我去看看。”说着,就要走上前去。

第27章 有个傻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