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9章 她不同意

  “元青,你站住!”欧阳英睿已经反应过来,猛地上前,拦住还要冲上去打人的欧阳元青,一旁的南风无尘忙将那猫儿抱起,递到欧阳元青手中。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身后忽然传来欧阳离辰的声音。

“锦修,你把元卉怎么了?”这是孟月浮的声音,带着一丝迷惑不解。

“卉儿,谁欺负你了?”李姬瑶的声音则带着一丝惊慌和担心。

乱成一团的众人集体转身一看,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欧阳离辰带着孟月浮和李姬瑶已经走进了东暖阁的园子,正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当然,最主要的是看向正抱在一起的孟锦修和欧阳元卉。

“父皇,母妃!”经欧阳离辰这么一喝,欧阳元卉才发现自己竟然与孟锦修抱在一处,她慌忙放开孟锦修,一张俏脸也不知道是怕还是羞,红得像煮熟了的螃蟹。

“皇兄!”

“父皇!”

“皇上!”

众人连忙上前见礼,只有欧阳元青看也不看来人,拍着那猫儿的头,叽叽咕咕不知在说啥。

“英睿,这是怎么回事?”欧阳离辰的视线迅速从孟锦修身上扫过,眼里带着一丝阴霾。

虽然他一直在孟月浮面前夸奖孟锦修,并几次表示想为元卉和孟锦修指婚,但他心里最理想的驸马人选却是南风无尘和云梨落。

如今见这孟锦修大庭广众之下将尚未出阁的欧阳元卉抱在怀里,不管是什么原因,欧阳离辰都觉得心底升起一股怒意。

“皇兄,刚才元卉无意中抱了元青喜欢的小猫,元青可能误会元卉要抢他的心爱之物,所以对着元卉冲了过来,臣弟和元凯本要拦着元青,没想到元青猛地一推,眼看元卉就要倒地。关键时刻,锦修及时出手,将元卉抱住。”

欧阳英睿说着嘴角泛起一丝邪魅的笑容,“臣弟极少见到锦修出手,原来其身手如此敏捷。好一出英雄救美!”

“多谢太子太保!”在李姬瑶的示意下,欧阳元卉这才对着孟锦修福身道谢,脸上的红霞却更多了。

“爷这才发现,锦修与元卉站在一处还真是一对璧人!”欧阳英睿的视线夸张地在孟锦修和欧阳元卉身上来回扫动,话语里带着揶揄,好看的凤眸里闪过一丝狡黠。

“皇叔说的没错。”欧阳元凯也在一旁附和,“皇姐和表兄真的是郎才女貌!”

昨夜听母后提及孟锦修对云浅秋有意,欧阳元凯心中十分不快,孟锦修竟然敢和自己抢女人,正巴不得找个什么机会让他自动出局,此刻听欧阳英睿这么一说,当即表示赞同,恨不得父皇马上将孟锦修指为欧阳元卉的驸马。

欧阳元卉闻言,当即羞得埋下了头。其实她一直比较欣赏南风无尘,只可惜,她能感觉到南风无尘虽然对自己谦和有礼,但实则非常疏离,并无男女之意。

昨日皇后回宫后曾来琨瑶殿提过选驸马一事,听她的意思,似乎是希望自己选云梨落。不过皇后离开之后,母妃便说了,云梨落不过是尚书之子,怎么也比不过丞相的儿子高贵。

如今自己意外跌入孟锦修的怀抱,与其有了肌肤之亲,这算不算冥冥之中的一种注定呢?

欧阳元卉这么想着,脸就更烫了,完全是一副小女儿家羞涩的模样。

“元卉害羞了!”欧阳英睿还在继续毒舌,“这是恨嫁心切了吧?”

“皇叔……”欧阳元卉又羞又恼,一头扑进母妃怀里。

孟月浮见欧阳离辰一直沉默,心里明白他定有想法。若今日只是她和欧阳离辰、李姬瑶见到这孟锦修与欧阳元卉抱在一起,或许欧阳离辰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现在这么多人都看到了,尤其是凯儿一心要娶云浅秋,恨不得孟锦修离她远点,出了这事定会抓住大做文章。再看欧阳元卉这模样,似乎也不抗拒孟锦修,孟月浮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陛下,微臣……”孟锦修突然觉得不对劲。

他原本并未觉得自己在那样的时刻将快要摔倒的欧阳元卉揽住有何不妥,就算欧阳元卉扑进他怀里哭泣,他也知道那不过是她吓坏了,当时换做任何人,她也会这么做。

可是,欧阳英睿和欧阳元凯这么一说,孟锦修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虽然事出有因,但在皇上眼里却一定是孟浪,毕竟公主尚未婚配。

联想到皇上有意给欧阳元卉选驸马,再想到欧阳元凯的话,孟锦修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将前因后果一想,只觉得自己似乎落入了欧阳元凯的圈套。

刚才欧阳元青眼看着就要被欧阳英睿抓住,若不是欧阳元凯那一撞,欧阳元青怎么会又对着欧阳元卉扑过来,怎么会将欧阳元卉推倒,自己又怎么会被迫去接住她呢?

孟锦修越想越觉得不对,越想越觉得自己被算计了,这欧阳元凯定是故意趁混乱将欧阳元卉和自己扯上关系,不过是为了阻止自己求娶云浅秋。

心里警铃大作,孟锦修刚想开口澄清,孟月浮却说话了,她上前一步,温柔地拍了拍窝在李姬瑶怀里的欧阳元卉,“卉儿没事吧?今日你们都来看青儿,想必他很开心,故意和你们闹着玩呢。”

“母后,卉儿没事,太子皇兄他是逗我们的。”欧阳元卉自然不敢说欧阳元青的不是,抬起头应了一句。

“没事就好,修儿也是担心你摔了。”孟月浮说罢岔开话题,“陛下,你有没有觉得青儿今日的气色似乎好了很多?”

“是好了不少,看来昨日那莫寻雁为他施针还是很有效果的!”提及欧阳元青,欧阳离辰藏起了眼底的阴霾。

“皇兄,昨儿个臣弟回府后和父王聊起元青的病情,父王让臣弟给元青带了个药枕。”欧阳英睿说着,双手奉上一个药枕,“里面的药材利于安眠养神,对治愈头痛大有裨益。”

“皇叔真是有心。”欧阳离辰接过药枕递到孟月浮手中,“皇后,让人将青儿的枕头换了吧。”

“是,陛下。”孟月浮接过药枕,当即吩咐下人送去了欧阳元青的卧房内。

“英睿,朕正和皇后商量,明日举办宴会为你践行。”

“朕也有一段没见皇叔了,若皇叔明日也能进宫就好了。”欧阳离辰似乎有些失落,“如今他一心要做闲散王爷,也不关心朕了。”

“皇兄多虑了。父王身子不好才未进宫,在他心里皇兄比臣弟还重要。”欧阳英睿笑着答谢。

随后,欧阳英睿带着南风无尘向帝后辞行,两人出宫后竟偶遇了左相孟良骏的马车。

“世子,南风公子,这是去往何处啊?”孟良骏撩起卷帘,看着走在一处的两个年轻人。

“左相,本世子正想着是否要去你府上向你贺喜,没想到这么巧。”南风无尘拱手施礼的同时,欧阳英睿已经站到了马车旁,笑得像只狐狸。

“世子说笑,不知喜从何来?”孟良骏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觉得欧阳英睿话里藏着玄机。

“左相大人有所不知,本世子刚从宫里出来,今日凑巧在东宫遇到锦修,元青和元卉闹着玩,一不小心将元卉推倒在地,若不是锦修上前将元卉接住,元卉便当众摔倒了。”欧阳英睿凤眸一弯,笑得妖冶。

“公主殿下有难,修儿出手相助那是应当的。”孟良骏脑子转得飞快,却还是猜不透欧阳英睿到底要说什么。

“元卉那丫头当时被吓坏了,扑进锦修怀里大哭起来,刚好皇兄和皇嫂走进园子,撞到了这一幕……”欧阳英睿故意打住了话头。

“陛下龙颜大怒?”孟良骏一滞,心中有些忐忑。

他哪里知道,欧阳英睿今日早朝后便打着逸王的旗号,告知欧阳离辰自己和南风无尘要去看欧阳元青,欧阳离辰自然随后赶了去。

而欧阳元卉也在欧阳英睿的算计中,他知道孟锦修每日下朝后都会去探望欧阳元青,所以早早让人带信给欧阳元朗,让其带着欧阳元卉一道来东宫,这才促成了今日的整个事件。

“皇兄什么都没说,不过本世子自然是如实将当时的情况告知了他,以免他误会锦修。”欧阳英睿笑得愈发邪魅,“而且,本世子发现锦修和元卉站在一起,竟是那么般配,真真一对璧人,忍不住就在皇兄面前夸赞了几句,看样子,锦修当选驸马爷那是指日可待啊!”

“世子这是在取笑修儿吧,他分明是闯祸了,竟然辱了公主殿下的清誉。”孟良骏这只老狐狸,心中当然巴不得欧阳离辰将自己的儿子选成驸马,可是,表面上却还装出一副忧心忡忡、大祸临头的样子。

“左相言重了,当时那个情况,换谁都不忍心让元卉摔到地上。更何况,是元卉主动扑进锦修怀里的,怎么能说锦修辱了她的清誉呢?”欧阳英睿连连摇头,“皇兄可不是这般不讲理的人!”

“修儿闯了祸,老夫要进宫面圣,千万别让陛下误会才好。”孟良骏说着便向两人告辞,急匆匆赶往皇宫去了。

马车驶过,南风无尘勾唇一笑,“老狐狸和腹黑狐狸过招,真是精彩。”

“爷是说你为何一直在一旁像个女人似的巧笑嫣然,敢情你是在看戏啊!”欧阳英睿扬手给了南风无尘一拳,“看够了没?还不给你家媳妇儿讨药去?”

“别瞎说!”南风无尘的脸上顿时飞起一抹红云,“八字还没一撇呢。”

“只要孟锦修坐实了驸马之位,八字不就有一撇了么?昨晚你与卫汐雪不是已经两手相握了么?彼此倾心,这是好事!”欧阳英睿的笑里带着揶揄。

“孟良骏如此急着进宫,一定会替他儿子夺得这驸马之位,你就无需担心了。至于元凯,明日不是有宫宴么?想个法子让他定下云浅秋,你的婚事不就成了?”

“阿睿,要是真有你说的这么简单就好了。”南风无尘叹了口气。

虽然腹黑的欧阳英睿利用欧阳元青成功地将欧阳元卉和孟锦修扯到了一起,使自己离驸马人选越来越远,孟月浮迟迟不将云浅秋定为三皇子妃,卫汐雪的危险依旧没有解除,心里依旧七上八下的。

第39章 她不同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