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8章 同室而眠

  对她提醒父王的膳食被人巧妙用毒一事,欧阳英睿也很感激。因她这一提醒,逸王府的厨子昨日便换了。

只是,父王口中的善良、风趣、有才,真的是那个清冷的小丫头么?

这一边,南风无尘还不放心,“你还得再装些时日,皇后定还会派人前来。皇上今日早朝下旨封三皇子为平王,命我和孟锦修负责督建太子府、平王府和驸马府。”

“装多久我都无所谓,可爹爹不许我出府,我怕我还没有闷死,我的枣红马也闷死了。”卫汐雪叹了口气。

“要爷说,你还是跟家好好待着,别引起皇后的怀疑。”欧阳英睿开了口,“只要你继续无脸见人,一月后右相上门提亲,皇后便不会从中阻拦了。”

见两人同时红了脸,欧阳英睿开怀大笑,“无尘,你可一定要等爷回了京城再大婚啊!爷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总不能喜酒也不让爷喝吧?”

“可你还要三年才回京。”南风无尘一愣。

“你这是等不急了?”欧阳英睿一脸的促狭。

“你……”南风无尘的脸彻底红透,卫汐雪娇羞地瞪了欧阳英睿一眼……

日上中天的时候,欧阳元青醒了过来,他刚一动,微阖双眼休息的莫寻雁也睁开了眼。

“寻雁,我,我饿了。”欧阳元青的头在莫寻雁肩膀上蹭了蹭,手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的眨着眼睛。

“记住,我是雁子,你是阿元。”莫寻雁看了一眼欧阳元青,“你的头很重,我肩膀痛。”

“哦,雁子,我是阿元。”欧阳元青懵懵懂懂地念着,乖乖坐直了身子。

不久,前面出现了三四家农户,孤诺将马车停了下来,孤希率先跳下车,前去询问可否打尖。

随后,莫寻雁带着欧阳元青下了马车,孤诺站在路旁套车。

欧阳元青显然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来,什么都觉得新鲜,乐呵呵地向前跑,四处打量。

莫寻雁担心他摔着,自然是寸步不离,“铃铛”也跟在两人身后撒着欢儿地跑。

几个四五岁的孩童坐在一棵大树下玩丢石子,欧阳元青好奇地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一副入迷的样子。

“小姐,那位李婶答应给我们做饭,可属下不知公子要吃什么。”孤希寻了过来,显然拿不定主意该给这位太子殿下弄点什么吃的。

“是哪一家?我去看看,你看着他。”莫寻雁本想随意做几个菜便是,可一想到如今欧阳元青这身子骨,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都有些什么吃的。

“好。”孤希指了指李婶的家,见莫寻雁走过去之后,转头看看一脸痴迷的欧阳元青,转身向马车走去。

不知从哪里蹿出一只母鸡,身后跟着一群小鸡崽,唧唧地叫着,翻找地上的虫子。这些小鸡崽一看就是刚出壳没多久,走路还有些颤颤巍巍,脚步不稳。

欧阳元青一下就被那毛绒绒的小鸡崽给迷住了,跑上去想要抓。鸡崽一哄而散,惊慌逃窜。

母鸡是个狠角色,冲上来对着欧阳元青一阵咯咯大叫,竭力要把自己的孩子护在身后,一副要啄人的样子。

欧阳元青丝毫没觉得危险,可爱的小鸡崽完全让他停不下来,只管跟在后面瞎追。跑动中,一只小鸡崽被欧阳元青一脚踩到,肠子掉了出来,转眼就咽了气。

欧阳元青蹲下身子,将那小鸡崽捧在手里,歪着脑袋用手指去戳它,或许还没想明白小家伙怎么就不动了。

愤怒的母鸡冲了上来,尖嘴在地上磨了几下,扑扇着翅膀对着欧阳元青啄了过去,当即在他的手上啄出一个血口子。

“啊,好痛!好痛!”欧阳元青一屁股坐在地上,小鸡崽一扔,捂着冒血的手,嚎啕大哭起来。

“踩死了我家的小鸡,被母鸡啄了,活该!”

“这么大的人了,还哭,真傻!”

“他就是傻子!”

“傻子,赔钱!”

几个小孩围上来,嫌弃地看着欧阳元青。

欧阳元青只管哭,双腿在地上来回蹬着,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砸他,大傻子!”

不知谁开的头,几个孩子开始用手里的石子砸向欧阳元青。

“阿元?”莫寻雁刚和李婶商量好做什么菜,忽然听得欧阳元青的哭声,连忙跑了过来。

那些孩子将欧阳元青围在中间,一边拿石子扔他,一边踢他,骂骂咧咧。“铃铛”躲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

“住手!”莫寻雁冲上来,将孩子们拉开,“不要欺负他,他是病人!”

“什么病人,明明就是傻子,这么大的人了还追小鸡,不是傻子是什么?”

莫寻雁顾不上给这些小孩解释,只是蹲下来去看欧阳元青,“阿元,你没事吧?”

“痛!好痛!”欧阳元青委屈地哭着,扯着嗓子直喊痛。

“不哭,一会儿就好了。”莫寻雁一边哄着,替他抹上药膏,一边摸出绢帕替他抹眼泪。

“傻子,赔我的小鸡!”一个孩子不依不饶。

“他不是傻子,他不是故意的,小鸡我们会赔的。”莫寻雁扶着欧阳元青准备站起来。

“还说不是傻子,这么大的人还哭鼻子,没羞!”几个孩子鄙夷地瘪嘴,有一个还对着欧阳元青啐了口唾沫。那个吵着要赔钱的孩子更是冲上来,对着欧阳元青狠狠一推,一下又把他推到了地上。

欧阳元青屁股给摔疼了,委屈地哭了起来。

莫寻雁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虽说童言无忌,可几个孩子这样的做法,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我说了,他不是傻子,他只是病了,你们不该欺负他。”莫寻雁上前再次将欧阳元青扶起来,话音变得冰冷。

“谁让他踩死我家小鸡的,活该!”领头的孩子蛮不讲理。

莫寻雁眼眸一暗,手指微微一动,悄悄洒出一些无色粉末。

“小姐,公子怎么了?”孤希和孤诺也跑了过来,一看欧阳元青这样子,孤希的脸白了白,“属下以为这里不会有事,所以……”

“只此一次,若是再犯你以后就不用跟着我了。”莫寻雁冷冷看了孤希一眼,转头安抚欧阳元青,帮他拍打着身上的泥土。

“怎么这么痒?”

“有虫子?”

“好痒!”

那几个孩子突然尖叫起来,不停地挠着,一副奇痒无比的样子。

“阿元,我们走!”莫寻雁扶着欧阳元青向李婶家走去,不忘回头嘱咐孤诺,“阿元踩死了一只小鸡,赔他十个铜板。”

孤诺把铜板塞到孩子手里,拉着孤希追上去,莫寻雁抛过来两粒解药,并未回头看他们。

在李婶家替欧阳元青收拾干净,哄了一阵才算把他哄好,包扎好他的伤口,喂他用了膳,重新赶路。

马车上欧阳元青抱着“铃铛”,不时吸吸鼻子,莫寻雁轻轻拍着他,柔声安慰。

那辆马车又远远跟在后面,车内声音再次响起,“殿下闯祸,被小孩欺负,郡主怒斥小孩和随从,用痒痒粉让小孩痒了半个时辰。”

日暮时分,莫寻雁等人在一个小镇投宿。莫寻雁找了家不大的客栈,犹豫片刻,要了三间房,拉着欧阳元青走进中间那间。

孤诺眼眸暗了暗,追上去想说点什么,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只吩咐店家将吃的送进房来。

这一晚,莫寻雁和孤诺一起伺候欧阳元青沐浴。欧阳元青光着上身泡在木桶里,由孤诺替他擦身。莫寻雁低垂着眼眸蹲在地上,替趴在木盆里的“铃铛”洗澡。

欧阳元青手里捏着莫寻雁用草根编的蚂蚱和金鱼,玩得不亦乐乎,不时扭头喊一声“雁子”。

“我在,你乖乖听话!”莫寻雁轻柔地挠着木盆里的铃铛,并未抬头。

“我很乖。”欧阳元青咧嘴傻笑,回头继续玩自己的蚂蚱和金鱼,孤诺沉着脸,一言不发地伺候。

末了,莫寻雁说要去隔壁找孤希把“铃铛”弄干,欧阳元青犹豫片刻同意了,那个凶神恶煞的姑奶奶,他很害怕。

孤希早备好了热水,莫寻雁将“铃铛”交给她,自己走到屏风后,进到了木桶中。

还没等她泡好,欧阳元青已经在隔壁叫了起来,“雁子。”铃铛“的毛干了么?”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他一定是趴在墙上说的话。莫寻雁无奈地揉揉眉心,应了一句,“快了。”

“雁子,你和”铃铛“快回来,我喂它吃鱼。”欧阳元青叽叽咕咕说个没完。

莫寻雁只得匆匆洗完,换好衣衫,抱着已被孤希用内力烘干的“铃铛”回了房。

“孤诺,那药你亲自去楼下煎。”桌上的药是莫寻雁路上刚写出的方子,投宿前在这小镇的药铺里抓的。

“是,小姐。”孤诺拿起药下楼去了。

欧阳元青坐在床榻上,莫寻雁拿着一些草根教他编虫子,屋里不时响起欧阳元青的欢呼声。

半个时辰后,孤诺端着药走了进来,“小姐,药用凉水凉过了,温热的,刚刚好。”

“放桌上吧,你早点休息。”莫寻雁起身从包袱里取出一个小罐子,里面放的是蜜饯。

“小姐,属下告退。”孤诺深深地看了莫寻雁一眼,退了出去。

“阿元,喝药了。”莫寻雁拿着蜜饯走到床边。

“我不喝药!”欧阳元青的脸色一下就变了,钻到被子里赌气地大吼,“不喝!”

“你乖乖喝药,我给你好吃的,你要是不听话,我就走了哦!”莫寻雁说着,伪装要走。

“不,雁子不走!”欧阳元青猛地掀开被子,抓住莫寻雁,皱着眉,“我不喜欢喝药!”

“有蜜饯。”莫寻雁说着往他嘴里喂了一粒蜜饯,“甜么?”

“好好吃!”欧阳元青开心地点头。

莫寻雁返身端过药来,“你大口大口喝光,我就给你蜜饯,比刚才还多。”

“真的么?”

“真的!”

“那好,我喝。”

欧阳元青端起药,大口大口地喝下去,莫寻雁及时往他嘴里塞了几粒蜜饯,“甜么?”

“真的好甜!”

最角落的房间里,君无的声音响起,“记:郡主伺候殿下沐浴,教殿下编小玩意儿,哄殿下喝药,两人同室而眠,殿下睡床,郡主睡塌……”

第48章 同室而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