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5章 有人落水

  “金雁郡主,后会有期。”虽然莫寻雁没有恼怒,也没有表现出丝毫委屈,可她这冷漠疏离的样子倒让欧阳英睿心中有一丝淡淡的后悔,觉得自己这般前来警告似乎是有点略显唐突。

虽然他是出了名的毒舌,可也不是对谁都这样,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小丫头冷言相讥。似乎从知道她来自云山那一日开始,他对她便有一种天然的戒备心理,总会不自觉地将她往坏处想。

“若能后会无期,那便是最好,何必相看两厌呢?”莫寻雁并未回头,“世子一身光华,民女低至尘埃,高攀不起,能不见则不见。”

不可否认,因为欧阳英睿说的那些话,莫寻雁心中对他的不喜越来越深。身为逸王世子,便可以如此霸道任性么?

虽然他的猜测是对的,可他怎么能如此直截了当地跑来警告自己呢?难道在他的心目中,除了欧阳皇族的人,其他人都是卑贱的、不值得尊重?

当然,莫寻雁对欧阳英睿的警惕也越来越重。这家伙实在太善于琢磨人心了,这让她十分担忧。欧阳英睿对自己如此不信任,如此敌视,以后会不会坏了自己的计划?

一句“相看两厌”,一句“后悔无期”都让欧阳英睿感受到莫寻雁的不满,他嘴巴动了动,终究什么都没说,转身就欲离开。

“哎呀!”不曾想身后走来一个人,刚好与他撞到一处,随即响起一声娇嗔。

“怎么是你?”欧阳英睿慌忙推开撞到怀里的人,向后退了两步,“臣弟参见苏妃。”

“睿哥哥……”这声音当真柔媚,光是听着便觉得骨头酥软。

莫寻雁脑子飞快一转,便已经猜到来人是谁。

“苏妃,你如今已经是本世子的皇嫂了,这个称呼本世子万万担不起。”不知是不是碍于莫寻雁,欧阳英睿的话里带着几分疏离。

“睿……英睿,你自请戍边是因为……”苏茉香被欧阳英睿挡着,看不到树阴丛中坐着的莫寻雁,所以说话才会如此大胆。

“苏妃,本世子戍边是为了离国疆土。”欧阳英睿截断苏茉香的话,“苏妃若是无事,本世子先行一步。夜色昏暗,湖边路滑,苏妃若是有心欣赏湖畔夜色,不如和金雁郡主结伴同行。”

“金雁郡主?”苏茉香一愣,这才意识到此处还有人。

“元朗,走吧!”欧阳英睿又对着相反的方向唤了一声,欧阳元朗从一丛树阴下走了过来,对着苏茉香弯腰施礼,“儿臣拜见苏妃娘娘。”

“五皇子也在啊。”苏茉香话音婉转,倒也听不出什么异常。

“苏妃,金雁郡主,告辞!”欧阳英睿显然不想久留,拉着欧阳元朗大步离去。

“皇叔,你都和寻雁说了什么?”欧阳元朗有些忐忑。

“元朗,爷曾经给你说过,对于闺中女子,不得直呼其闺名,更何况金雁郡主不是一般的女子,她如今是太子妃,这里面的分寸,需要爷提醒你么?”欧阳英睿停下脚步,看着欧阳元朗,脸上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少见的认真。

“皇叔,我,我只是……”欧阳元朗欲言又止,眼里闪过一丝痛苦和纠结。

“元朗,你只是见过她几面而已,不管对她有多好的印象,不管有多不甘,她是太子妃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必须恪守礼数,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皇叔,难道她成了太子妃,就不能再是我的朋友了?”欧阳元朗低垂的头猛地抬起,眼眶有些泛红,“我何错之有?”

“元朗,爷不是说你错了,而是想告诉你,人言可畏。若你真的把她当朋友,若你真的希望她好,你就要克制你自己,不要再单独和她见面,不要去找她,默默地关注她就好。否则,流言蜚语足以害了她,也毁了你!”

“皇叔,我不想放下,她并非自己情愿做太子妃的,我……”

“她已然是你皇嫂!”欧阳英睿声音一冷,拍拍欧阳元朗的肩膀,“听爷的话,别去招惹她,她不适合你!你日后会明白的!”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一道人影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紧接着,一个宫女略带哭腔的声音划破了夜空,“来人啊,云小姐掉进烟波湖了!”

随即,一队侍卫举着火把跑过去,未等他们跳下,就有一道身影率先跳下了湖中,对着正在扑腾的云浅秋迅速游过去,将她揽在怀里,抱上了岸。

火把映红半边天,欧阳英睿自然也看清救人的正是欧阳元凯,他勾唇一笑,带着欧阳元朗朝牡丹亭而去。

一道身影迅速离开隐藏的山石,掠回牡丹亭,在欧阳离辰耳边低语。

“朕知道了。”欧阳离辰握着酒盏的手紧了紧,眼光愈加阴冷,那个隐卫弯腰退下。

“陛下,今晚你喝了不少酒,等下去玉凤殿吧,臣妾早已熬好了醒酒汤,还做了些红豆粥。”像是觉察到欧阳离辰的情绪,孟月浮伸出手,从桌下握住欧阳离辰的左手。

“青儿今夜宿在承乾殿。”欧阳离辰淡淡拒绝,“朕回去陪他。”

此刻,莫寻雁也站了起来,提着裙裾从树丛中走了出来。

“金雁郡主,你怎么在这里?”苏茉香看着面向自己走来的莫寻雁,一脸的惊讶。

“苏妃娘娘,民女刚才扭了脚,坐在石凳上休息。”莫寻雁福身施了个礼,“不怕你笑话,这是民女第一次穿木屐,有些穿不惯。”

“原来是这样。”苏茉香上前挽住莫寻雁的胳膊,“本宫扶着你吧。本宫刚来京城的时候也穿不惯,过一阵就慢慢习惯了。”

“谢谢苏妃娘娘。”莫寻雁苦笑了一下,“但愿以后都不用再穿木屐了。”

“傻孩子,怎么可能?”苏茉香莞尔一笑,“你如今可是太子妃了,以后陪同太子出席宫宴的机会很多,怎么可能不穿呢?慢慢习惯吧!”

“嗯。”莫寻雁提着裙裾,小心注视着脚下,心中想的却是离京三年,这木屐的确可以不穿。

“金雁郡主,刚才世子在与你说话?”苏茉香今日一直想寻个机会和欧阳英睿说话,可惜他连一眼都不曾看向她所在的方向。

好不容易见他独自离开,她便想着追出来和他说几句话,担心被欧阳离辰看出什么,她特意多等了会儿,等到她找了借口离席,往欧阳英睿去的方向走过来,碰是碰到了,却没想到莫寻雁也在。

苏茉香此刻虽笑得柔媚,心里却不是滋味,不但没能如愿以偿,还被这莫寻雁撞到,也不知她听到了多少,更不知她会不会把听到的说出去。

“民女与世子不熟,他和五皇子殿下一起走过,无意中看到民女坐在那里罢了。”莫寻雁摇摇头。

“世子和逸王人很好,本宫的姐姐是世子的阿嫂。本宫入宫前因家中变故,曾在逸王府住过一段,逸王和世子都很照顾本宫。”

“听说如今落国蠢蠢欲动,边关很不安宁,知道世子要去西凉山戍边,本宫本想私下劝他注意安全。”苏茉香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解释了一下。

她相信莫寻雁一定听到了自己和欧阳英睿的对话。说个清楚才能避免莫寻雁瞎猜,“你也知道,宫中人多口杂,虽然本宫和世子情同兄妹,也难免别有用心的人在陛下面前进谗言,如今要私下说句话也不方便了。”

“娘娘说的是,宫中言行需谨慎,民女明白,不该说的话绝不会说。”莫寻雁这么一说,苏茉香才放下心来。

两人挽手同行,苏茉香对莫寻雁的画技赞不绝口,莫寻雁惊讶地发现,苏茉香竟和欧阳元青有几分相像。

第一次接触欧阳元青的时候,他浑身脏兮兮的,脸也很脏,那时莫寻雁虽然帮他擦去脸上的污垢,却不曾仔细观察过他的五官,只觉得他和欧阳离辰一点都不像。

至于苏茉香,当时在围场的营帐区,远远看向高台上的她,莫寻雁印象最深刻的是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浑然天成的妩媚,对她的五官反倒没有太留意。

而此刻,苏茉香恰好也走在她左侧,湖畔的宫灯映衬下,苏茉香的五官清晰可辨,莫寻雁这才发现她和欧阳元青居然有七八分相似。只不过,苏茉香脸颊的幅度更为柔和,欧阳元青身为男儿,自然五官的线条更硬朗一些。

联想到此前所听的传闻,欧阳离辰之所以这么疼爱欧阳元青是因为深爱其生母,已经过世的先皇后秦诗楠,可见,欧阳元青容貌应该很像其母后。外祖说欧阳皇族的人素来痴情,那这苏妃得宠会不会仅仅是因为她酷似秦皇后呢?

想到这里,莫寻雁心中有些感叹,看来所谓的宠妃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只因与人相似的容貌,做了别人感情里的替代品,终究是可悲。如果苏妃当初爱上的是那个腹黑妖孽,会不会更幸福一些?

不过,那妖孽如此专横霸道,嫁给他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事。莫寻雁在心中再次否定着欧阳英睿。

“儿臣考虑不周,辱没了云小姐的闺誉,愿娶其为妃,恳请父皇赐婚。”

两人挽着手还没走到牡丹亭,便看见欧阳元凯跪在那里,正一脸内疚地乞求着。

原来这云浅秋掉进烟波湖,全身湿透,春衫淡薄,曲线尽显。欧阳元凯救她难免发生肢体接触。云浅秋醒来后,便啼哭不止,寻死觅活。

宫人将事情禀告了帝后,欧阳离辰的脸当即就沉了下来。

随即,一身湿衣的欧阳元凯冲到牡丹亭直接跪了下来,当众求娶云浅秋。

孟月浮的脸上也差点挂不住,她并未料到儿子会来这一手。偷眼往左相所在的方向一看,孟良骏也好,孟锦修也罢,就连孟含薇的脸色都差到了极点。

孟月浮心里恨不得把儿子抓起来狠狠揍一顿,为了一个云浅秋,至于么?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竟把凯儿迷成这样!为了她居然当众来求娶,还把责任全都揽在自己身上。

若是掉进湖里被人救上来就觉得失了清白,岂不是今日救她的若是宫中侍卫,她就要嫁给侍卫?若凯儿救的是个宫女,是不是也要求娶宫女?

第45章 有人落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