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1章 和你一起

  “雁子,谢谢你……”欧阳元青紧紧地抱着她,担心她会跑掉一般,声音里都蕴着蜜,“谢谢你陪着我……”

“殿下……”莫寻雁此刻只觉得陌生诡异,只想马上逃走。

“雁子,唤我阿元,我是你的阿元。”欧阳元青哪里肯放她,手臂死死箍着她的腰,满眼深情。

欧阳元青身子越来越热,眼里的热情似乎可以将人融化,莫寻雁只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危险在靠近,下意识地往后缩,手将他一推,本能地想要避开。

“殿下醒了?”就在这时,君无和君浩突然闯了进来,站在树屋的门口,看着揽着莫寻雁的欧阳元青。

“出去!”欧阳元青没有抬头,只是低喝了一声,那声音明显与往日不同,带着几分王者的威压。

“殿下?”君无一愣。

“本宫叫你出去!”欧阳元青的声音提高了一分,揽着莫寻雁的手却没有松动一分。

“殿下!”君无和君浩对视一眼,眼中皆是狂喜,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规矩和命令,上前一步跪在床榻前,“属下恭喜殿下……”

“本宫的话你们没听到?这是太子妃的房间,谁允许你们这般冲进来的?出去!”欧阳元青的声音冷了几度,太子的威仪彻底迸发。

“这呆子居然真的好了?”孤诺和孤希不知何时也站在了树屋门口,孤希惊讶地看着床榻上的欧阳元青,话里带着几分将信将疑。

而孤诺的眼神则有些黯淡,看着欧阳元青紧紧将莫寻雁揽在怀里,看着莫寻雁放在一旁的外衫,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情绪,唇抿得更紧。

“都出去!以后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许进来!”欧阳元青低喝了一声,突然皱了一下眉,随即松开了被他圈在怀里的莫寻雁,双手捧着头,一脸的痛苦样。

“阿元……殿下,你是不是头又疼了?”莫寻雁最先发现他的不妥,慌忙抬头看他。

“雁子,我的头好痛!”欧阳元青闷哼了一声,像以往发病时一般将头靠在莫寻雁胸前,脸色惨白。

“殿下!”君无和君浩彼时的惊喜此刻又都变作了焦急和担忧。

“你们先下去吧,我给他施针。”莫寻雁的手搭在欧阳元青的手腕上,发现他体内的真气有些混乱,轻柔地拍了拍他的背,柔声安抚,“不要动气,不然就会头疼。”

“好。”欧阳元青的声音也低了下来,明显在压抑着自己的痛苦。

君无等人连忙出了树屋,莫寻雁起身下床,拿过了装有银针的布包,习惯性地伸手去脱欧阳元青的中衣,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缩回手,背过身去,话里透着几分尴尬,“殿下,请你把中衣解开,民女为你施针……”

半响,身后没有传来任何声音,莫寻雁狐疑中转身一看,欧阳元青抱着自己的头,咬着嘴唇一声不哼,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忍得多辛苦。

“很疼么?忍一忍!”莫寻雁只当他是疼得无力解开中衣。

“你若定要和我如此生分,那又何需管我?”欧阳元青低垂着眼眸,话里是无尽的失落,“难道,在你心里,你更愿意亲近是傻子的我?”

“……”莫寻雁一时愣在那里,手中捏着布包,不知如何回答。

“既然雁子不喜已经不傻的我,便走吧!”

欧阳元青话里带着委屈,和他以往委屈时的声调一模一样。

莫寻雁犹豫了一下,终是放下手里布包,上前伸出手,探向他中衣上的第一粒盘扣。

她不过是尚未完全接受他清醒的事实罢了,傻与不傻对她来说,有得选么?有何不同?不都是她未来的夫君,不都是她复仇路上的一颗棋子?

“雁子!”欧阳元青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光亮,顾不得头还疼着,一把揽住她的腰,“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别闹了!”莫寻雁还和平素一样拍拍他的手,将那盘扣一粒粒解开,褪下了他的中衣。

只是,动作虽和平素没什么两样,她的脸上还是飞起了一抹不自然,再也不像以往那般直视着他的眼睛。

施完针,莫寻雁替欧阳元青穿上中衣,让他半靠在床榻上,欧阳元青拉着她的手不放,直直地看着她。

“雁子,我是不是好了?我们可以回京了么?”

莫寻雁低垂着眼眸,“你这一摔,是把脑子给摔清醒了,可是,身子并未大安,脑子里也还有些微血块,所以才会不时喊疼。不如再养些时日吧。”

“可是,我想回宫了。”欧阳元青眼波流转,带着几分对回京的期待。

“这几年让你受苦了,这山中的条件是差了些。”莫寻雁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你想回去,想你父皇也是情理之中。”

“想必父皇也想我了吧。”欧阳元青看着衣着朴素的莫寻雁,眼眸暗了暗,正是大好年华的女儿家,为了自己,她却甘愿在这深山里躲藏了近两年,心中对她太多亏欠,“这几年为了照顾我、医治我,雁子你受苦了,也该回去了。”

很多年后,欧阳元青回想当初,一直后悔,自己当时为何只是那么平淡地应了一句,为何不大胆地说出心里话,“雁子,我想回去是因为父皇的圣旨。他把你指给我的时候,说好让我们三年后大婚。急着回京,是因为我想迎娶你。”

那些话,当时没说,结果,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说。每每想起这个,他的心里都好悔好疼。如果,当时自己说了出来,一切是不是会不同?

他只记得当时莫寻雁淡淡看了他一眼,应了一句,“对我而言,这不苦。”

欧阳元青愣了一下,不知道她的意思是说,她从小在云山长大,这样的苦算不得什么,还是说陪着他在这牧马山,她不觉得苦。

还未等他再问,莫寻雁已经抽出自己的手,走到树屋门口,对着树下的君无等人唤了一句,“你们上来吧。”

那四人飞上树走进树屋,先对床榻上的欧阳元青施礼,接着在桌前坐了下来。

“殿下现在的情况,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治疗,但此处条件却是不足。”莫寻雁背对着欧阳元青,神色淡淡。

“这是要离开了么?”君无当下就明白了莫寻雁的意思,“不知郡主要带殿下去哪里?”

“殿下脑中血块堵塞了数年,体内部分血液不够通畅。虽然目前情况看上去已无大碍,实则需要将他全身上下的血脉彻底打通。”

“因为脑内有血块,借助修为和真气强行打通会伤及头部,所以最好寻一处硫磺热汤,全身浸泡其中,配以头部施针,方能彻底祛除殿下头疼的顽疾。”莫寻雁简单向众人解释了一番。

“离国倒是不乏热汤,随便寻一处就好。”君浩接过话去,“郡主想何时动身?”

“我要寻的不是一般的热汤。”莫寻雁看着众人,“必须是温度较高,能让泡在里面的人迅速全身发热冒汗的那一种。”

“本宫知道一处!”身后的欧阳元青开了口,“要说离国最热的硫磺热汤,当然应属西凉山的神泉湖。那湖水温度很高,靠近泉眼的地方甚至可以煮熟鸡蛋。”

“西凉山?”莫寻雁一愣,脑子里闪过某个妖孽的脸,从清风阁传来的消息看,欧阳英睿这几年都在西凉山下戍边。

“对,就是西凉山,在离国最西边,与落国接壤之处的一座山。那里常年高温,寸草不生,飞鸟匿踪。山上遍布赤褐色砂岩,山脚下有个湖,当地人称神泉湖,便是温度很高的硫磺热汤。”欧阳元青一旦恢复了智识,其才学便显露无遗。

“可边关这些年时有战事,会不会不安全?”潜意识里,莫寻雁不想去那个地方,她不想遇到那个相看两厌的妖孽。

“属下倒觉得殿下的提议不错。世子这几年刚好在西凉山戍边,何况,西凉山虽与落国接壤,但却在我离国疆土之内。有世子的军队镇守,殿下前去治疗应该很安全。”君无自然知道欧阳英睿对自己的主子那是真的好。

“既然如此,那我们明日准备一下,后日出发吧。”莫寻雁也不再反对,彻底治好欧阳元青,是她赢得欧阳离辰信任的关键一步,她不能因为不想见到欧阳英睿就放弃最佳的治疗条件。

“此处前往西凉山,马车大约需要半月时间,不如属下让留在茂城的隐卫后日随我们一同出发吧。”君浩提议。

“我也有这个想法。”莫寻雁点点头,“此番寻了热汤治疗之后,殿下应该就能大安了,届时我们直接从西凉山回京,一路也需要人护送。”

“君无君浩,你们负责明日通知隐卫和准备马车。”欧阳元青这么一说,事情便定了下来。

莫寻雁也随四人起身,说是要下去煎药,走在最后的孤希连忙阻止,“主子,你今日不舒服,多休息,药还是我来煎吧。我会顺便给你煮点红糖水。”

“雁子,你不舒服么?”欧阳元青这才留意到莫寻雁今日的脸色有些苍白,人看上去有些疲惫,再想起她午膳后便急着上了树屋午休,难道她病了?

“我没事,你好好休息,我煎好药便上来。”莫寻雁没有回头,依然要跟着孤希出去。

“雁子,我有话要和你说。”欧阳元青的话语里带着几分恳求。

孤希将莫寻雁往屋里轻轻一推,“主子,还是属下去吧。”

孤希随即走了出去,将树屋的门掩了起来。她飞身下地的时候忍不住暗笑,看来这呆子清醒后和以前也没什么区别,还是只知道黏着主子不放。

“雁子,你真的没事?为何看上去这么疲惫?”欧阳元青直视着莫寻雁。

“我没事,你想多了,施针总是有些伤神,休息一下就好了。”莫寻雁淡淡应着,总不能在他一个男人面前说自己的小日子来了吧。不过,她的淡漠,让欧阳元青有些失落。

不是不知道莫寻雁清冷,可平素他痴傻的时候,莫寻雁再清冷,也不会拒绝他的示好,甚至有些宠着他,偶尔还会被他逗笑。可今日从他醒来开始,他明显感觉到莫寻雁在疏远他,在暗暗拉大和他的距离。

第61章 和你一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