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心碎无痕

  孟含薇羞涩地点点头,提着裙摆走了进去,门在她身后关了起来。

孟含薇身子一颤,只觉得绚烂的烟花在眼前绽放。不管他唤的是谁,不管他此刻把自己当作了谁,只要得到了他,自己便是他的女人,自己的等待和煎熬便没有白费。

莫寻雁无力地靠在门外的墙上,死死咬着嘴唇,手紧紧捂住胸口,微阖双眼,晶莹的泪珠不由自主地从长长的睫毛下滚落出来。

君无和君浩在一旁看着她如此痛苦,心里也很难受。尽管心中疑惑,可作为暗卫,他们哪里又敢多嘴问个明白呢?

当孟含薇的骄喘从屋内传来,莫寻雁再也忍不住,转身就要离开。不曾想,脚下一软,差点摔倒。

君无一个箭步上前,将她扶住,“郡主,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们守着,我先回去了。”莫寻雁苍白着脸,摇摇头,那双美眸此刻黯然失神,看上去无比空洞。

“郡主,你……”君无这才发现莫寻雁浑身冰冷,整个人似乎在轻轻颤栗。而且,他这一扶刚好抓住她的手腕,恍惚觉得她手腕处扎有银针。难道她施针封住了自己的穴位?她真的没有中毒么?

君无正要低头去细看,莫寻雁已经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了出来,长袖一拉,遮住了手腕,低头走下楼去。

“郡主似乎不对劲,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君浩也颇为担心,这几年的相处,他和君无对莫寻雁的印象都很不错。

“还是守在这里吧,还不知殿下醒来会有怎样一场风暴呢。”君无看着莫寻雁的背影叹了口气。

莫寻雁走出客栈,泪流满面。

春日的阳光照在脸上,莫寻雁有一刻的失神,她抬手捂住泪眼,匆匆拐入一条僻静的巷子,靠在墙边,无声地流泪。

阿元,对不起,我不想这样,可是,我只能这样。

我知道,你唤的是我的名字,我也知道,作为你即将过门的太子妃,我应该为你解毒,可是,我不能。

我的身上有“情殇”啊,我若是和你欢好,不是救你,是在害你!

阿元,我今日才知道,我有多么不忍伤害你。就算你的皇祖父和父皇灭了我的满门,杀光了我的家人,就算我接近你原本就是为了复仇,可是,我还是不忍对你下手。

我不是不知道,若我留下来,为你解了这百媚生,你定会将我奉若珍宝。

我不是不知道,若我留下来,和你欢好,你将在一年内丧命,你的死将会重重打击你的父皇,也将是欧阳皇族的损失。

我不是不知道,我该这么做,这是千载难逢的绝好复仇机会,可是,我做不到。

我只想你好好活着,哪怕你醒来后会怪我,会怨我,我都不想害你。

阿元,我的心好疼。

阿元,你明白么?

阿元,对不起!

阿元,……

泪水顺着莫寻雁的指缝无声地流淌,她胸中的气血突然上涌,猛地咳嗽起来,噗地吐出一口鲜血。

莫寻雁明白,银针已经压不住眉毒的蔓延了,这一瞬,她很想就这么死去,可是,想到记忆中那张温柔的笑脸,想到自己的娘亲,她又知道,她的大仇还未得报,不管多苦多难,她必须活下去。

摸出绢帕擦去脸上的泪痕,擦去嘴角的血渍,莫寻雁闪进一所废弃的民房。她将事先扎入身上大穴的银针取了出来,又将腰间那两根长长的银针也取了出来,这才戴上面具,向着另一个方向掠去。

很快地,莫寻雁溜进了另一家小客栈的后院,悄无声息地飞上了二楼,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查看着。

这家客栈不大,客人本就不多,此时正值中午,客人大多在楼下吃饭,留在房间的便更少了。

莫寻雁沿着二楼走了个遍,一直走到最里面靠近角落的一间,刚站在门口,身子微微倾斜一听,便觉得屋内有人,那呼吸声有些重,似乎里面的人病得不轻。

莫寻雁心里一动,摸出一把小小的匕首,顺着那门栓处轻轻一挑,门便开了,她闪身进了屋,将门关上。

“什……么人?”床榻上果然是个男人,全身裹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看样子似乎是得了重病,连撑起身子的力气都没有。

这屋里的窗户关得严严实实,又扯上了帘子,黑暗中莫寻雁无法看清男子的长相,只能听出他的声音里带着极度的痛苦,好像正咬牙忍受着什么。

莫寻雁迅速掠到床边,伸手点了那男子的哑穴,苦涩地说了一句,“别怕,我没有恶意。”

男子眸里闪过一丝恼怒,却毫无还击之力。

“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莫寻雁低垂着眼眸,话里带着无边的凄凉。她缓缓褪下衣衫上了床榻,并放下了帷幔。

男子显然被惊到了,随即眼里闪过一丝鄙夷和嫌弃,用尽全力将莫寻雁往外一推,那眼神恨不得杀了她。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有苦衷。”莫寻雁扣住他的手,却发现男子的手冷得可怕,顺手一把脉,“寒症?”

或许这也是天意,一个寒症如此严重的男子,中毒与否都活不长。

男子反抗无用,就这么被莫寻雁抓住,眼看她钻入了被窝。

莫寻雁浑身像团烈火,一贴过来,原本冷得发抖的男子不由自主地就想向她靠近,似乎只要靠近了她,他就没有如此难受。

可男人的自尊显然又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他又伸出脚来踹莫寻雁。

莫寻雁只得用自己的腿将他踢来的腿勾住,一来二往,两人的身子竟以诡异的姿势交纏在了一处。

两人这般亲近,莫寻雁自然闻到男人身上那种男性的气息,夹杂着一股淡淡的沉香味,让她不由得想起欧阳元青身上松竹般清新的气息,眼眶又是一红。

而男人原本冰冷的躯体在这一打一斗中,在被迫的亲近中,渐渐受到莫寻雁体温的感染,有些回暖。只是,如今他寒症发作,功力尽失,就算身子暖了也不是莫寻雁的对手。

在他的抗拒中,莫寻雁不得章法地褪下了他的衣衫,两人坦诚相见。

出乎男人的意料,莫寻雁此时却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她只是抱着他精瘦而健硕的腰,将身子紧紧贴在他身上,一动不动。

男人有些意外,本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无耻的女采花贼,现在才发现这胆大妄为的女人其实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人。

“该死!”男人心中低咒,刚想摆脱她,没想到莫寻雁一个大力将他按倒,翻身坐在他的身上。

男子眼里写满惊讶和愤怒,莫寻雁只觉得这眼眸似曾相识,她浑浑噩噩中伸手盖在那凤眸上,口里再次呢喃了一句,“对不起。”

第69章 心碎无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