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9章 世子起疑

  君无君浩小心伺候,从不敢在欧阳元青面前提及坊间流言,唯恐他知道后愈加难受。

虽然他们也觉得莫寻雁有些冤枉,但时至今日,她和太子再无可能。他们只希望太子能早日放下,把她彻底忘了。

欧阳元青总是把自己关在屋里,对着那副画发呆,当他真正冷静下来之后,他还是觉得莫寻雁从前并没有骗自己。那些关心和付出都是真心的,只是,为何两人同时中毒,她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这到底是为什么?君无说她找来孟含薇时也很痛苦,那她为何要违心做出这样的举动?这是欧阳元青一直纠结的问题。

无数次,他想不顾一切去找莫寻雁问个明白。可他知道,以她的性格,决定了不说就永远不会说。

到底是什么原因,她宁愿自己恨她也要这么做?难道孟家的人威胁了她?

如今的她是不是也恨死了自己?和自己彻底决裂,失去了“铃铛”,失去了一切的一切。

自己和她再也回不去了,尽管自己是那么想去找她,想去看她,想告诉她自己其实一点都不恨她。可是,自己还有什么资格站在她面前?

同样觉得没有资格站在莫寻雁面前的,还有欧阳元朗。

欧阳元朗虽然并不知道真相,但他的内心很清楚莫寻雁绝非水性扬花之人,她不像众人口中说的那么不堪。

他很想去莫府探望和安抚莫寻雁,可是那日徐婉荷哭着告诫他,以后务必离莫寻雁远点。

他自然清楚流言蜚语的力量,也清楚母妃和自己在宫里这些年的举步维艰。

他是喜欢莫寻雁没错,也曾幻想过只要太子皇兄和她解除了婚约,自己就去求父皇将她指给自己。

但如今,他明白,再无这样的可能。自己对莫寻雁的这份心意只能永远藏在心底。

他不时会从莫俊明那里打探一些消息,却是不敢踏进莫府半步。

还有一个人也日夜煎熬,那便是欧阳英睿。

就连南风无尘也觉察出他的失常。

“阿睿,最近你是怎么了?常常魂不守舍的。”这日,逸王府水榭内,南风无尘看着面对湖中锦鲤发呆的欧阳英睿,愈发觉得这人有些古怪。

“无尘,有个事情,爷需要你帮忙。”欧阳英睿转过身来,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

“何事?”南风无尘觉得他语气怪怪的,好像有些挣扎。

“听说卫汐雪时常去探望莫寻雁?”

“嗯,汐雪觉得那丫头怪可怜的。不管她和太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一切本就非她所愿,治好了太子,却落得如此下场。”南风无尘叹了口气,“不说她曾经帮过我们,就说她的性子,也不像那样的女人。”

“能否请卫汐雪设法帮爷查点事情,是关于莫寻雁的?”欧阳英睿声音有些低沉。

“莫寻雁?你查她做甚?”南风无尘有些纳闷,“你又有什么怀疑……”

“你先别问这么多。”欧阳英睿脸上一丝少见的扭捏,“让卫汐雪尽快去查便是。”

“好。”南风无尘应了下来。

莫寻雁躺了一月,见她身子大安,卫汐雪邀她好自己一道去卫将军府别院。

“寻雁,这别院是我娘亲的陪嫁,里面有个小汤池,这天闷闷的,我们姐妹俩正好去泡泡。”

莫寻雁知道卫汐雪是好意,想想自己躺了一月也快发霉了,倒也没有拒绝。

乘马车到了京郊,两人携手在别院里走了一圈。

别院不大,布置得还算雅致。园子里格外安静,除了蝉鸣,偶有几声鸟啼。只是绿树成荫,却也挡不住夏日的炎热。

莫寻雁虽已大安,身子到底是伤了元气,走在卫汐雪身边,倒不觉得太热。可卫汐雪的脸却红扑扑的,额头上不少汗珠。

“寻雁,走,我们去小汤池泡泡,这天气实在受不了。你躺了那么久,也该好好享受一下了。”卫汐雪牵着莫寻雁,屏退了下人,走进了建在崖壁旁的一处汤池。

两人脱了外衫,只着中衣慢慢走入池中。

这池子温度不高不低,很是舒适。卫汐雪早早叫人在池中洒满了花瓣,池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出了汤池,各自更衣。出来后简单用了点东西,一同前往慈恩寺烧香。

慈恩寺离这别院不远,两人下了马车,缓缓走进大殿。

这是莫寻雁第一次进庙烧香,虽然并不信这些,却也不想拂了卫汐雪的好意,学着她点了香走到那金身佛像前。

“寻雁,你要是有什么心愿都可以告诉佛祖,这里许愿很灵验的。”卫汐雪说着虔诚地闭上眼睛,口中默默念着什么。

莫寻雁抬眼看着佛像,一时却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活到今天,她一直被人推着往前走,除了复仇,从未想过自己还想要点什么。

或许曾经想过,幻想过能一直待在牧马山,一直过那种与世无争的日子,可是,还是逃不脱命运的安排。

若真的要求,就求能早日报的大仇吧。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莫寻雁刚要礼拜,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居然也有脸来求佛祖保佑?”

抬眼一看,那打扮得雍容华贵的不是孟含薇又是谁呢?

“莫寻雁,你是想求多迷或几个男人么?”孟含薇高声嘲讽,引得旁人纷纷侧目,指着莫寻雁各种议论。

“寻雁,我们走。”卫汐雪铁青着脸,拉着莫寻雁就要离开。

“走什么走?见到本太子妃居然不下跪施礼?”孟含薇一个眼色,几个侍从上前将两人围了起来。

“太子妃?不是太子侧妃么?”卫汐雪一脸嘲笑。

“大胆,还不给太子妃跪下?”一个侍女厉声喝道。

“跪下!”侍从也在嚷。

卫汐雪手握成拳,怒目而视。

莫寻雁冷冷站着,背挺得笔直。

“佛门净地,岂容尔等大声喧哗?”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一个男人踱着方步走了过来。

虽然只穿了一件青色长衫,却也掩不住他天生的尊容华贵。线条分明的五官带着一种让人难以忽视的王者霸气。

“孙媳拜见逸王爷!”孟含薇一愣,当即换了副嘴脸,再无半点跋扈。

“民女卫汐雪拜见逸王爷!”卫汐雪也认出了欧阳高逸,连忙福身施礼。

“民女莫寻雁拜见逸王爷!”莫寻雁淡淡扫了欧阳高逸一眼,福了福身。

“你不是无尘那小子的媳妇儿么?”欧阳高逸看了看卫汐雪,“听说你武功不错,怎么该出手时不出手?”

卫汐雪一愣,还未反应过来,欧阳高逸已经看向了莫寻雁,一如当初那般亲切,“丫头,你长大了!”

“逸王依旧老当益壮。”莫寻雁身上的冷意淡了些。

“丫头还是这么有趣。”欧阳高逸哈哈一笑,“与本王一同走走如何?”

“逸王不怕民女辱没了你的声誉?”莫寻雁眼眸微闪,话里略带一丝调侃。

“人正不怕影斜,本王何所惧?”欧阳高逸说着斜了一眼刚才狗仗人势的那几个侍女侍从,“遇到那种不说人话的,本王直接出手打得他满地找牙,看看是声誉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莫寻雁眨了眨眼睛,原来欧阳高逸也会毒舌,难怪那妖孽嘴巴那么毒。

卫汐雪在一旁一下就乐了,总算是明白欧阳高逸刚才那话的意思了,乐颠颠拉了莫寻雁过来,自己主动站到了欧阳高逸另一侧,“逸王,民女一直很想向你讨教呢。”

“你这丫头,可不是谁都可以靠近本王的。看在无尘那小子的份上,今日就罢了。不知道你想和本王切磋什么?”欧阳高逸唇角一弯,看都没看孟含薇,带着两人迈腿向外走去。

“兵法,武功,都可以啊!只要逸王愿意,民女求之不得!”卫汐雪的话里都带着笑。

莫寻雁默默走在欧阳高逸另一侧,感受着身后孟含薇刀子一般狠毒的眼光。

孟含薇阴沉着脸扭着绢帕,连带着逸王一并恨了。

过了两日,南风无尘去见欧阳英睿,他走后,欧阳英睿将自己关在屋里,晚膳都没有用。

夜渐渐深了,欧阳高逸缓步走进惊澜阁的内室,却见欧阳英睿斜靠在长塌上,失神地瞅着屋顶,手边放着一个小小的月牙状玉佩。

视线扫过那玉佩,欧阳高逸心中一滞,随即看着失常的儿子,“睿儿,你是不是有事瞒着父王?”

“父王,孩儿……”欧阳英睿抬眼看着欧阳高逸,坐直了身子,眼里是从未有过的纠结和混乱。

“有什么话不可以对父王说?”欧阳高逸在长塌上坐下,挥手关上内室的门。

随手拿起那玉佩,欧阳高逸挑了一下眉,“睿儿这是有心悦的姑娘了?可要父王去为你求亲?”

“父王……”欧阳英睿看着那玉佩,面露腆色,犹豫片刻,不再隐瞒,“父王可知莫寻雁的孩子是谁的?”

“睿儿是何意?”欧阳高逸蹙起了眉。

“父王,三月十五是孩儿寒毒发作的日子,安排替身一大早带着华池华藏去军营,而孩儿四更不到便戴上面具,换了下人的衣衫,准备出去寻个安静的地方。”

欧阳英睿低垂眼眸,开始回忆离开边关的前一日所发生的事情。

“当时孩儿从正厢房出来,却见一个人影在西暖阁门前一闪。元青私下曾告诉孩儿,那日莫寻雁会带他去神泉湖施针,唯恐这人对他们不利,孩儿紧随其后。却因寒毒的缘故,无法像平素一样施展轻功,只能尽力远远跟着。”

“那人径直去了神泉湖,那时天色尚早,湖边无人,孩儿躲在一块巨石后,只见他跳入湖中,似在享受热汤,须臾片刻之后,他起身离去。”

“那时寒毒已经开始席卷全身,孩儿无力再追,在西凉山脚下随意找了家客栈,要了最角落里的房间,关上门窗,在床榻上用被子将自己全身捂住。”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闯了进来,是个女子,武功不弱,轻而易举就将正忍受寒毒之苦的孩儿给制服了。”

第79章 世子起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