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慕容庄主的算计

  “来吧!”

云天暴喝一声,双手结成一个诡异的姿势,顿时阵中长剑冲天而起,在空中飞速的旋转着。

剑阵的运转使得整个厅堂之中都被渲染成金光之色,云天心念一动,无形的剑气如一个个尖刺一般向着四周划去,那长剑不断的颤抖着,剑鸣声不绝入耳。

“给我破”

云天抬起右手猛然指向门上那道翠玉,心中暴喝一声,顿时长剑发出强烈的光茫,一柄柄缩小了许多的宝剑分离而出,迅速的刺向翠玉。

那原本表面圆润富带光泽的翠玉经过这一番攻击后,表面开始出现裂痕,随后裂痕不断延伸,伴随着云天的最后一击,翠玉应声而碎,露出了后面光秃秃的大门。

“成功了!”

云天激动的说了一声,眼中透漏着浓浓的期待之意,然而大门并没有打开,反倒是在那破碎的翠玉碎片之间,离奇的冒出了一团团白烟。

白烟在半空中缓缓凝聚,幻化成慕容庄主的半身模样,而且云天还能够清晰的看出那张脸上的狡桀姿态,还未待云天有所动作,慕容庄主的声音便从白雾之中缓缓传出:

“云天小友能够走到这一步,倒是老夫多虑了。”

“侥幸罢了,不过前辈所说的多虑是。。。?”云天拱手问道。

慕容灿微微一笑,道“老夫这阵阁之内,大大小小的阵道有数万之余,但想必要挑选个中意的阵法很不容易,所以老夫便在你刚刚所在的那间阵阁之中放了一卷天级卷轴,不知你看到没有?”

“额”

云天有些头大的赶紧回头去找,可是哪里还有回去的路,那高大的柜子早已经闭合,他沮丧的看着慕容灿,这次又被耍了。

“这个。。。。我还是比较喜欢里面的阵法,应该会强很多,所以我还是去里边拿吧,既然我破开了翠玉,快让我进去吧”

云天一边解释一边表明自己的来意,他可不想浪费时间了,他这次说话都是拱着手,生怕这老头再出什么鬼点子整他,不过结果还是被他猜中了,只见慕容灿眉毛上挑,疑惑的说道

“进去?呵呵,我可没有说击破了翠玉便可进去,你想进去,就用你的阵道折服这石门吧!”

云天还想说些什么,慕容灿又化作一团白烟渐渐消散了,气的云天猛的挥出一掌,掌风将白烟瞬间吹散而逝,心想这老头一直在捉弄他。他摇了摇头,无奈的走近那道石门,考虑着如何折服着石门。

体内元力暴涌而出,云天集全身各系力量于右拳,重重的击在石门之上,只听一声巨响传出,云天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在后边的石壁之上。

“咳,咳”

云天一口鲜血喷出,体内经脉受损严重,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就在刚才碰撞的瞬间,他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与自己的元力同出一体的攻击轰退自己,就连力道也是只强不弱,他看着那完好无损的石门,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怎么回事?我的攻击居然会反弹回给我”

云天大脑内部飞速的运转着,思考着石门的诡异。此时他想起了慕容庄主的话,这石门需要靠阵道来折服。说做就做,云天做事向来果断,他向嘴中抛进一颗丹药恢复着伤势,之后双手在胸前再次结成诡异的姿势。

“嗡嗡”

顿时那金光剑阵再次出现,随着云天双手舞动金光越来越强,待得他感觉能凝聚围数的极限之后,他心中大喝一声

“给我破”

这次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直接一剑斩出,打在坚固的大门上,发出清脆的钢铁之声,云天急忙全力防守,在身体上凝聚出土黄色的元力铠甲,生怕再次被反震重伤。

然而这一次石门依旧完好无损,只是那云天全力凝聚的战阵扛下了所有的反震之力瞬间瓦解掉了。豆大的汗水顺着云天脸夹滑落,他心中暗道一声好险,这应该就是那老头所说的只有靠着阵道才能折服这石门吧。

“看来还是力量不够啊!”

云天嘴中喃喃的道,现在只能潜心领略剑道才能进去,虽然会耗费大量的时间,但总不能将后面的柜子打破吧,要是再不抓紧,半月时光都破不开这石门,那老头一定会逮到借口将我留下的。

无奈之下,云天盘膝而坐,闭上眼睛,来到那柄剑气呼啸的长剑之下,静静的感受着,尽可能的领悟着其中的剑意。

。。。。。。。

“爹爹,云天都进去这么久了,出来后会不会变得很强大呀”

庭院之中,慕容娇的手把玩着双肩的披散下来的头发,娇滴滴的向着慕容灿问道。

“呵呵,你这丫头啊,看你平时机灵过人,从来都是仗着我这老爹胡作非为,怎么今日倒关心起他人来了?”

慕容灿抚着胡须笑道,在他额头之上,火形的阵纹透着强烈的红光,似灼热的火焰一般,让人不敢靠近。

“哎呀,爹爹真讨厌,那他出来后会打赢吗?”慕容娇不停的问着,丝毫不懂得掩饰心中的秘密。

慕容灿看着反常的丫头心中一阵好笑,看来这向来霸道的丫头终于碰到个动心的人了,他宠溺的摸着女儿的头,说道

“这便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说不定这小子出来会一直留下来陪你呢。哈哈”

“哎呀爹爹,你真讨厌。”慕容娇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绯红,害羞的跑了出去,让慕容灿一阵好笑。

。。。。。。。

山庄的修炼氛围倒是极其的和谐,有这个灵阵大师在,山庄上下大大小小的聚元阵倒是数不胜数,这对修行阵道需要大量耗费元气的弟子,倒是一个最佳的福音。

不知不觉之中,半月时光已过半数,可这七日的时光对于云天来讲便显得极其的乏味了。七日之中,云天一直静静的盘坐在长剑之下。

那锋锐的剑气呼啸不断,云天的衣衫早已破烂不堪,他的脸上虽没有伤痕,但也微微显露出异样的平滑。只见他嘴角微微张开,淡淡的道

“剑,锋利者也。气,尖锐者也。剑有刃,而气无形。气有力,则剑无痕。。。。。。。。”

第二十九章 慕容庄主的算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