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6章 晴晴这是在吃醋?

  在病房外徘徊着的张毅和Ada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刚刚擅自闯进去,见到了不该见的情景,出来之后,Ada的脸红了一阵又一阵。就连张毅也觉得不好意思。

“诶,你说顾总和沈总是什么时候好的?”Ada疑惑的抬起头问道:“我记得前段时间她还处处躲着沈总呢,怎么今天……”

一想到刚刚那个画面,Ada的脸颊越发滚烫。

“咳咳……”张毅轻咳了几声,掩饰了自己的异常,“或许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就……”

“就怎么了?”Ada天真的看着他,却见他眼神看向其他地方,嘴角微微勾起。

就在这时,病房里传来了沈净琛的声音。

“张毅,进来吧。”

Ada和张毅对看了一眼,两人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沈净琛坐在病床上,顾又晴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拿水果刀在削苹果。

Ada不自觉的偷笑,却被张毅一个眼神,吓得立刻收住。

“沈总,住院手续办好了,我给你和顾总带了晚饭。”张毅将手中的保温瓶放下,又对沈净琛说:“打伤你的那个工人已经被警察拘留了起来,只是家属情绪有些激动,吵着要见你。”

沈净琛心情颇好,眼眸一直看着不远处的顾又晴,听完张毅的话,只是勾了勾唇,轻松道:“不用见了,你去跑一趟,告诉他们我不追究了。”

“这……”张毅诧异的看着他,眉头紧皱,收到他锐利的目光,他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对了,后续的事情交给顾总处理,这几天我要好好休息休息。”沈净琛双手交叉叠在脑后,高枕无忧的模样。

顾又晴听见也不反驳,只是削完苹果后,自己咬了一口。

“诶,你不是削给我吃的吗?”沈净琛不高兴的看着她一口一口的咬着苹果。

她轻笑了声,调皮的挑眉,“谁说要给你吃了。”

言罢,她站起身来,往外走。

沈净琛一见,急了,“你去哪?”

“你不是说后续的事情给我处理的吗?”顾又晴挑眉,将手中的苹果一把塞到他的嘴里,轻笑道:“我这就去处理。”

像摸小狗似得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她转身得意的勾起一抹笑痕,大摇大摆的离开。

跟在她身后的Ada捂嘴偷笑。

沈净琛愣了愣,等反应过来时,顾又晴已经走出病房。

赌气的咬了口苹果,犀利的眼眸望向张毅,不解的问道:“女人都这么不解风情吗?”

“额……”张毅扯了扯嘴角,“是吧……”

张毅有些意外。

他还从未看到过沈净琛这一面,看来,顾又晴的确能给他不少惊喜。

……

警察局。

刘硕因为涉嫌亏空公款,所以被暂时拘留在警察局里。

顾又晴从医院里出来后,就直接赶到了这里和他见上了一面。

“顾总,我真的没有,我是冤枉的,你要救我出去,要救我出去啊。”

刘硕一见到顾又晴就异常的激动,两眼放光,虽然他蓬头垢面,但却精神奕奕。

坐在他对面的顾又晴冷眸横扫了他一眼,闻言,冷冷的勾起嘲讽的一笑,“你冤枉什么?难道那三名工人的死和你没关系?公款不是你私吞的?”

“那些人的死也不是的愿意的,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我真的是冤枉的,我没有亏空公款,真的没有。”刘硕懊恼的捂着自己的脸,痛哭失声。

顾又晴不禁皱了皱眉头,有些厌恶的瞥了他一眼,冷冽道:“那你告诉我,这些钱去哪了?公司拨款让你做项目,现在钱没了,如果不是你,那我到是想听听这和谁有关系。”

刘硕哑口无言,他目光呆滞的看着顾又晴,放在桌子上的双手紧紧握起,青筋爆出。

“没话说了?”顾又晴不屑的轻哼了声,漆亮的眼眸掠过一抹精光,“其实,你也不想坐牢,如果你可以老实交代,我可以答应不追究你的责任。”

“顾总的意思是……”刘硕仿佛看到了曙光,渴望的看着她。

顾又晴轻轻一笑,她凑近他,锐利的眸子紧盯着他,“我知道这次你的目的不是为了钱,区区几十万而已,用不着你赔上自己下半辈子的时光,你这么做,肯定是有人指使你的,对吧?”

她言语充满技巧,步步为营,一点一点的引出背后的操控者。

听到她的话,刘硕明显一震,“没……没有……”

“呵……没有吗?”顾又晴收回身子,靠在椅背上,“看来你是想一个人背下这个黑锅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帮不了你。”

“不……顾总,我……”刘硕欲言又止,表情痛苦。

其实,顾又晴知道他在顾虑很多事情,但她不能同情他。

作为恒泰的总裁,她不能心软,如若这次不揪出这个人,很有可能恒泰就会有危险。

手指有意无意的敲击着桌面,发出了有节奏的声音,她刻意的给他一些干扰,扰乱他的思绪。

刘硕似乎担忧一些事情,所以他沉思了很久后,依旧不透露一言半语。

照这种状况看来,他一时半会是不会说出背后的人,看来,还得深入的调查才能撬开他的嘴。

……

从警察局里出来,Ada一直察言观色,时不时的就瞄两眼顾又晴,一副沉思的模样。

就连开车的时候,她都分心看着顾又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想问什么就问吧,憋着怪难受的。”

冷不丁,顾又晴冒出这么一句话,Ada算是得到恩准了。

她傻呵呵的笑了笑,偏头看向顾又晴,“顾总,你什么时候和沈总在一起的?”

“在一起什么?”顾又晴反问。

“就是恋爱呀,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我记得上次你还很排斥他,怎么今天……”Ada调侃的抿唇轻笑,爱昧的小眼神瞥了她一眼。

顾又晴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你这丫头怎么那么爱管闲事?胡说八道。”

“啊?”Ada不明就里,“可我明明看见你和沈总都……亲了!这都不算恋爱吗?”

提起这事,顾又晴红了红脸颊,干咳了声,“那也不能代表我和他有什么。”

“这是什么逻辑……”Ada实在不懂,“你们这么亲密的事情都做了,怎么就没什么了。”

顾又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警告道:“以后别乱说,也别乱想,有时候,老板的事情管多了,你就要下岗了。”

Ada识趣的闭嘴,无奈的撇了撇嘴,一脸无辜。

顾又晴扭头看向窗外的夜景,嘴角不经意的勾起一抹微笑。

她的举动就这么像在恋爱?

脑中不自觉的划过沈净琛那邪魅的脸庞,嘴角扬起。

恋爱。听着好像不错。

……

第二天一早,顾又晴没有去公司,而是赶到了医院。

手提早餐,刚出电梯时,两个护士的讨论声传来。

“诶,你知道306住着的人是谁吗?”

“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沈净琛嘛,哎呀,他昨晚一住进来我就知道了。”

“天啊,他本人超帅的,我昨晚去偷瞄了一眼,他睡姿不错,睡着的样子很迷人。”

“可不是嘛,听说他是为了救他们恒泰的一个女的才被送进来的,我的天……这样英雄救美的男人也太men了吧!”

“啊啊啊,等等我就去假装巡房,多看他两眼。”

“带上我,带上我……”

“……”

小姑娘激动的聊天正好让路过的顾又晴听见。

闻言,她原本开心的面容霎时变得阴沉,眉头皱起,赌气的撅起小嘴。

这个沈净琛,都住院了还不老实!!

气鼓鼓的走向病房,一开门,顾又晴就看见一个小护士一边帮沈净琛插着针管,一边笑的花枝招展,开心无比。

见她进来,两人同时看向她。

沈净琛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朝她伸出手,“过来。”

顾又晴赌气的瞥了那个小护士一眼,瞪得她微微一颤,识趣的离开了病房。

放下手中的保温瓶,顾又晴坐到床边,因为负气,白皙的脸蛋微微鼓起,模样十分羞恼。

沈净琛一眼就看出她在吃醋,但却明知故问道:“一大早的,谁有惹着你了?”

这么一问,顾又晴偏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捏住他的鼻头,生气的冲他喊道:“沈净琛,我就知道你不安本分,早知道昨天我也不哭的那么惨,说不定你早就想住院调戏小姑娘呢!!!”

闻言,沈净琛噗嗤一声笑了,“晴晴这是在吃醋?”

“谁吃醋了!!”被人揭穿了心事,顿时羞红了脸,顾又晴移开了目光,噘起小嘴。

沈净琛霎时轻笑出声,伸手搂过顾又晴纤细腰肢,下巴搁在她的锁骨处,呵气道:“你脸都红了,肯定被我猜中了,对吧?”

“你不要脸!我才没有!”顾又晴轻哼了声,另一侧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弧度。

沈净琛点了点她的鼻头,宠溺的说道:“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

“我都说了我没有!!”她生气的大声强调了一遍。

“好好好,你没有,我有,我有。”

两人相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顾又晴抡起小粉拳砸在他身上,羞涩的娇嗔道:“就你整天调戏我,讨厌……”

一把抓住她的手,放置唇边,轻轻一吻,勾起一抹邪笑,“我不轻易调戏女孩子的,除非……是我看上的。”

“你看上的多了去了,是不是每个都调戏一遍?”顾又晴捧起他俊美的脸庞,威胁的怒视着他。

沈净琛快速的欺身夺下一吻,偷笑道:“现在看上的就你一个。眼里容不下其他人!”

“花言巧语!!”顾又晴娇羞的哼了声,面色绯红。

“你不就是喜欢我这种花言巧语么?”沈净琛自恋的仰起头,亲吻着她的下巴,一路蹭,蹭到了她的颈脖。

“哎呀,好痒……你别乱动……”顾又晴粉拳一通乱砸,挣扎着。

突然,沈净琛捂着自己的胸口,轻咳了几声:“咳咳咳……”

顾又晴突然紧张了起来,担忧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打痛你了?”

“噗嗤……哈哈哈哈……”

经他这么大笑,顾又晴才知道自己又被耍了,顿时生气了起来。

“沈净琛!!!”

鹅蛋般的脸颊圆圆的鼓起,气嘟嘟的瞪着他,眉头紧蹙。

斯可忍孰不可忍!!

三番两次调戏她,太过分了!!

“好了好了不生气,再不然我真给你打。”沈净琛轻声哄着她,伸手让她打。

顾又晴也没客气,低头就狠狠的对着他古铜色的精壮手臂咬了一口。

抬起头时,她刻意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眉头的都没皱一下,但手臂却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牙印。

“不疼?”

“不疼!”

沈净琛表情宠溺的看着她,眼眸里仿佛能溢出柔水,伸手轻抚她的秀发。

顾又晴霎时有些愧疚,拇指轻轻的抚过那个牙印,低眉轻声道:“你下次不要再惹我了,我爱咬人。”

沈净琛压低声线,柔声的在她耳畔呵气道:“让你咬,你爱在哪儿咬在哪儿咬。”

言语里的爱昧听着让人面红耳赤,顾又晴忍不住羞红了脸,漆亮的眼眸里满是感动。“我咬人很疼的。“

“疼了我就咬回来。”沈净琛的鼻尖蹭了蹭她的颈脖,轻轻一噘,在她脖子上种下了一颗草莓。

“哎呀,别碰我。”顾又晴没有意识到这个,只觉得有点痒,避开了。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有带早餐来给他吃。

“你先吃点东西吧,这两天要在医院修养,等这个星期过了,我去问问医生可不可以让你回去住,毕竟医院人多口杂,不方便。”

顾又晴一边给他盛粥,一边淡淡的说道。

其实她这点小心思沈净琛看在眼里,她是在乎医院的小护士们,否则怎么说‘人多口杂,不方便’。

怎么办?

这样的一个爱吃醋,又小心眼的女人他爱不释手。

每每看到她这副样子的时候,他总忍不住去戏弄她,然后狠狠的亲上一口才肯罢休。

看着她耐心细致的服侍他的时候,沈净琛真心觉得,这一次的这块砖头砸的真值!!

第66章 晴晴这是在吃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