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0章 爱是彼此

  她这一次,真的闯祸了。

易离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她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黑夜将她包围,她害怕听见什么坏消息,从易离的脸色上看,消息并不是太好。

“我妈……死了。”

田七听到消息后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这么狠毒,七儿!”易离掐住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

“放……放开我。”

他掐的更重了,放佛要把她掐死一样,不松手。

“我恨你……七儿。她是我妈妈,我唯一的亲人。”

她哭着对他说对不起,可这一切都没用了。

“你走吧,我不想在看见你。”

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是这么突然,不知要感激他,还是感激自己的冲动。

“对不起,易离。”

她突然起身走了,却被他拽住了手腕,又一次的跌坐在地上。

他温柔的帮她擦着眼泪,慢慢的靠近她的双唇。

她给了他最后一个吻,当做是补偿,即使这补偿是这么的微不足道。

“我一无所有了,七儿。”

在她走后,他说出这样一句话,声音小的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田七走在大街上,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跟踪了。

冷风吹得她透心凉。

“上车。”他又一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

“和别的猫怎么了?”看她红肿的双眼,他察觉到了异样。

“我……杀人了。”她上了车,暖气让她的冰冷缓和了些。

叶少恭皱了皱眉头“说清楚。”

“我把易离的妈妈,推下了楼,后来,易离对我说,他妈妈死了。”

叶少恭暗忖,事情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你见到血了吗?”

“没有。当时好像睁开眼睛,想要说话。可后来……就闭上眼睛,那个时候心脏还在跳动。”

易氏的真正掌权人是易离的妈妈,她的股份占百分之五十。

他思考一番或许,这次死是一种阴谋。

“他只是在吓唬你。如果,他的妈妈真的死了,他会轻易的放你出来?傻猫。”他摸了摸她的头发,眼神充满宠溺。

“可是……”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说什么他都觉得她说得不对。

“叶少恭,我好累。”不在他的身边她觉得自己每一天都活着很累。

“以后不会让你累了。”

“你和安慕希……”她看见他时就想说这个问题,奈何她当时说不出口。

“合作关系。”

“等这次项目完成,我陪你去巴厘岛,好吗?”

“恩。”

她笑魇如花,因为她期待和他第一次的旅行。

两人在车上腻歪到凌晨四点,后来,她说她困了,他让她在车里先睡。

他下车,给白峻丞电话。

“峻丞,最近行事小心为妙,那个人做事非常谨慎。”

“恩。少恭,和安慕希的婚礼,你确定要继续?”

“当然继续,她被易离注射红甲,我必须让她戒除,否则,对她很不利,所以我的计划是带她去巴厘岛,然后让她在那里呆一个月,在此期间,我和安慕希举行婚礼。”

“为什么现在对她这么残忍?”

“你不必知道。”

田七一直清醒着,也听清楚他说的话,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原来,他想带她去巴厘岛是因为,他知道她被注射了红甲。

她虽不想承认她被注射这种东西,可是,这是真实存在的。

原来,梦境总是那么的美好。最容易破碎的也是梦境。

她在也没有睡意。

“怎么不睡了?”叶少恭眸子里毫无波澜。

“梦见一个很可怕的梦。”

他问她什么梦,她说梦见他不要她,此时此刻,叶少恭并没有吃惊。而是捏了她鼻子,让她不要多想。

第90章 爱是彼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