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往事如尘

  夏智美脑里一阵困惑,难不成这大家闺秀以前也喜欢爬屋顶?而且还跟一个男人走这么近?古代不是挺封建的嘛?

也懒得多想,夏智美便将篮子里的菜肴都摆了出来:“我可没教你。”

玉子宸心事重重的望着远方,手里的酒倒了一盅又一盅,像是在喝闷酒,下酒菜是一筷子都没动。

夏智美夺过了他手里的酒盏:“喝闷酒多没意思,我陪你喝!”

玉子宸柔软的眸子微微眯起,看着夏智美的举动,有一丝的感动:“小东西虽然你失忆了,可我相信其实你还是以前的小美美。”

夏智美看着自己手里酒盏,傻里傻气的嘿嘿一笑:“这酒有点烈……”

玉子宸宠溺的抚了抚她微红脸颊:“傻瓜,喝酒不能喝那么猛,这酒是慢慢品的,才会喝得出醇香。”

夏智美质疑的看着玉子宸,问道:“那你怎么喝那么猛?”

“我是男人,所以无事。”玉子宸脸上略带惆怅,眸色幽暗望着晴空的一轮明月,语气清淡:

“给你说个秘密,我不是云亲王的儿子,我的娘亲也不是刘氏,而是德妃娘娘,只是……呵呵……”

说到这里他失声的笑了起来,沉默良久才又道:“只是我从小体弱多病,有一年险些死去,先帝十分疼她,为了稳定她在宫中的地位,就将现在的皇上过继在了德妃娘娘的膝下,而我被她以需要静养的理由送去了寺庙,从此我一个人住在庙里,我渴望自己能得到一份关心。”

夏智美垂下了头,眸里有晶莹的泪光,她是一个孤儿,就连父母的样子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又怎么能去奢求一份关心!或许就算死在某个角落,也不会有人察觉,或是因为少了自己的存在而难过。

“有一天我因为咳嗽晕厥了过去,是云亲王背着我找大夫,我告诉他我是一个孤儿,而他膝下正好无子,所以他便认我做了府上的嫡长子,云亲王是一个钟情的人,他格外疼爱刘氏,从此我有了一个家,我本以为日子会这样安静平稳的过下去,可是因为皇上的一道圣旨,云亲王战死沙场,刘氏伤心成疾也跟着去了。”

玉子宸已不知为了这些事在多少个深夜里,独自一人喝的烂醉如泥,如果不是德妃狠心,如果不是他的一道圣旨,自己的这一生便不会如此悲凉!

夏智美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静静的听着,一杯一杯的下肚,酒入愁肠愁更愁,只有醉的不省人事那便是忘忧了。

两人喝醉后就在上面睡了一宿。

待玉子宸被凉风唤醒时,发现她就像一只猫蜷缩在自己的怀里,唇角的笑不由得加深。

那年初秋,我遇见了生命里最美好的你。

一年前秋雨过后的天,空气稀薄而凉。

干净幽蓝的天空如同一副浸染的水墨画,空中飘着几朵白云,温煦的阳光透过云层,散发出光芒。

陵安城前朝丞相府门前,今日热闹非凡,听说是送女儿入宫为妃,这才喜气洋溢,鞭炮声连连。

第21章 往事如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