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1章 畏罪自杀

  玉子宸声音沉软悠扬,尾音拖长带着一股旖旎的气息:“小东西别难过了,我把这交给你,若是以后遇到危险就将这个引线拉开,便有人会来救你。”

夏智美在玉子宸衣服上蹭了蹭鼻涕,转而又是一抹可爱的笑,只是脸蛋微红让人颇为心疼:“谢谢你。”

玉子宸看着夏智美将鼻涕蹭到自己衣服上,并没皱眉,而是觉得她就像一只小野猫:

“上次查的砸你头的丫鬟虽然是茗姬宫里的人,实则并不是姬婕妤派来的,估计茗姬也是知情故意放任不管的,但是这事与瑶妃身边那个唤月柳的宫女脱不了关系。”

夏智美听后不由得深锁了双眉:“可是她为什么要害我?她地位比我高,而且身份也比我尊贵,干嘛要来为难我一个小小的贵人?”

玉子宸敲了一下夏智美的小脑袋瓜,意味深长的开口:“你这得理不饶人的嘴,难免会惹恼这些人,以后能收敛着就收敛些,明人不吃暗亏,明白吗?”

夏智美总觉得玉子宸有事隐瞒着自己还没说出来,就像云洛昊阳那日明知道茗姬是个替死鬼,却仍旧不愿说出实情,一口咬定上次砸伤自己头的人就是茗姬。

有些事,实在想不透彻,反而是越来越迷糊。

玉子宸不愿告诉夏智美实情是因为心里的一点自私,若是告知她当初他真心实意想要娶得人是她,而不是皇甫梦瑶,也不知她知道后是否会投入他的怀里?

见天色也晚了,给了一瓶上等活血化瘀的药给夏智美便也离开了清心苑。

梦儿看着玉子宸离去的背影,开口道:“其实有时候宸王爷也并不是坏透彻了。”

夏智美点了点头,比起那个变,态,这只妖孽却是要好一些。

就在这时院内的阿紫神色匆忙走了出来:“小主,出事了,小皇子过世了。”

夏智美闻言神情凝重,双眉拧了拧:“怎么会这样?不是刚刚还好端端的一个人吗?为什么说过世就过世了?阿紫你在跟我说笑吗?”

阿紫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看着神情激动悲愤的夏智美,也不敢多说。

梦儿的第一反应也是不可思议,愣了愣,随后又问道:“那小皇子的尸首在哪里?”

阿紫如实的回答道:“方才抬出了清心苑,大概是抬回小皇子住的寝宫了。”

夏智美的身子踉跄了几步,转身就要出清心苑却被阿紫唤住:“小主,去不得,皇上已下了禁足令。”

夏智美回过身看向阿紫,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怒道:“人又不是我杀的,他凭什么禁我的足?”

阿紫连忙跪在了地上,劝道:“小主,你要三思啊!在这个时候你更不应该乱了阵脚才是。”

梦儿思虑一二,想了想此刻忤逆与他定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开口道:“主子,这摆明是有人加害,姑且我们只能忍一忍才有机会查出真相。”

夏智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无边际的漫漫黑夜,折回了身子,回了房间。

云洛昊阳你的宠爱,我还真是无福消受!

天还没亮,夏智美将七喜与无忧遣了出去,既然皇上是禁自己的足,那么其他人总能出入吧?

于是七喜和无忧在宫中各个地方查证这烤鸡是谁烤的,途中都有些什么人在御膳房?

如今也只有顺藤摸瓜了!

傍晚的时候七喜与无忧将这些人的供词交到了夏智美的手上。

夏智美看后,苦着一张脸道:“这些证据又是指向同一个人,看来我还真的去会会她,到底跟些什么人接触了?”

阿紫将桌上的宣纸拾起来看了看,道:“姬婕妤向来依附与苏贵妃,可是这些提供证词的奴才与婢女大多数都是与关雎宫中的婢女奴才接触的多些。”

夏智美另眼看了一眼阿紫,起了身:“还是去她哪里看看吧!”

紫疑惑的看向夏智美:“皇上不是下了禁足令吗?”

智美咬了咬唇,心有不甘,忽而想起昨日与苏贵妃赌约之事,开口道:“这清心苑昨日就不属于皇宫的管辖范围了,与他有何干系?”

阿紫也只好福了福身:“小主随奴婢从后门离去吧。”

夏智美点了点头,便从后门悄然离开,待到南苑的时候,只听到里面幽幽怨怨传来啼哭的声音。

正好看见白眉公公从里面走出来。

夏智美见白眉看了一眼自己,转身就要走,连忙上前拦住:“你怎么在这里?”

白眉神情淡然:“奉皇上的命令前来看看,姬婕妤畏罪自杀了,夏贵人此刻应该好好呆在清心苑才是,谋害皇族子嗣一罪可不小,别到时候让皇上为难,也保不住你。”

言下之意是此事结案了,夏贵人不必再查了,乖乖的呆在清心苑别出来惹事。

夏智美本想进南苑看看,外面的侍卫却将其拦了下来:“此乃要犯重地,没有令牌不得入内。”

当再次转身之时,白眉已经没了身影,似乎是刻意在回避。

偏偏自己又顾忌着云洛昊阳,在南苑犹犹豫豫,思量着如何是好才是?

第51章 畏罪自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