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2章 长相厮守

  云洛昊阳回过身,唇角含着戏谑的笑:“夏贵人你认为朕此刻不是在温柔乡吗?”

夏智美脸色一沉,对于这样的笑毛骨悚然:“可皇上带着面具来不就是不想以真面目示人吗?为何现在……?”

云洛昊阳温柔的眼眸瞬间冷了下来:“这冷宫你住的太奢侈了,朕心里不舒服!”

果然是兄弟,一只是变,态,还有一只是妖孽!夏智美心底暗自咒骂时,却不知他这是在暗示自己最近与宸王走的太近了。

也不知是何时,夏智美又落入了云洛昊阳的怀中,只是突然发现自己永远猜不到他的想法?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女人,他为何会显得那么在意?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吗?

云洛昊阳似乎看出了夏智美所想,开口道:“朕知道是朕没保护好你,所以这才导致你忘了所有的记忆,如果有一天你想起来了,会……”

说到这里,云洛昊阳停了下来,眉间一抹的深思。

夏智美疑惑的问道:“会什么?”

总而言之,其实自己也是相信皇上与这夏智美从前一定是有一段渊源的,或许是因为有时候会被他的情绪所牵动,或许又是那种熟悉感,有时看见他就会难过。

云洛昊阳云淡风轻的回答道:“会愿意与我长相厮守……”吗?

夏智美被这句话哽了哽:“那我宁愿这一辈子都不要记起。”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云洛昊阳失落的声音带着哀伤,为什么就连你失忆了也会如此记恨着我?如果可以,自己也宁愿你一辈子都只记得快乐。

“说真话吗?”夏智美真切的看向他,此刻二人全然没了皇室尊贵地位的之感,倒有些像两个普普通通的朋友坐在一起寻常的聊天。

云洛昊阳点了点头,应该是很想知道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夏智美想了想,毕竟坐在自己身前的人仍旧皇上,所以开口道:“我不信你,你要给我免死令牌我才说。”

云洛昊阳似乎早已预料到,起身从夏智美的衣柜里拿了一个盒子:“自己数数,你向我要过多少这令牌了?”

夏智美打开了云洛昊阳递过来的盒子,一堆金晃晃的令牌让她瞠目结舌:“没想到以前的我这么明智啊!”

只要她开心,就算整个江山给她又何妨?云洛昊阳的心里一直是如此所想,却不料老天如此一番捉弄,本以为再也回不去时,她又再度给了希望。

“现在可以说了吗?”云洛昊阳问道,跟她在一起的日子总会格外的轻松。

夏智美酝酿一二回答道:“其实也不算讨厌,就是看不习惯你表里不一的样子,看得出来你并不喜欢苏贵妃,但是你却仍旧对着她笑,好虚伪,还有总是板着面孔,总像别人欠你似的。”

可能是因为夏智美说出了云洛昊阳心底藏了太久的不愿,脸色才越发阴冷:“没错,这些都是伪装,也足以证明我虚伪,可这是因为如今朝中形势如此。”

这样的解释有些牵强,就连夏智美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为何会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那瑶华宫的瑶妃呢?住在皇后寝宫的雪妃呢?”

云洛昊阳心底一窒,皇甫梦瑶她是一个错误的意外,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错误,你我之间才产生如此多的隔阂,你到底是真的失忆了还是在怨恨?

廊上火把陡然亮起,将整个冷宫都照的透亮,只听见外面一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给本宫把门撞开,倒要看看那狐,媚子又是如何不要脸的!”

随着话音落下,“砰”一声巨响,房内灌入一阵凛冽的寒风。

第32章 长相厮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