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1章 既往不咎

  玉子宸回过身时正看见她失魂落魄的坐在门前,转身迈步朝着她走了过去,安抚道:“怎么了?小东西,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夏智美漆黑一片的眼眸泪水盈盈,终还是没有流出眼眶,带着哭腔道:“我没…没做梦…他来过,他真的来过了……”

玉子宸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将打横抱起,进了房间轻放在了床榻上,理了理褥被:“好好,你没做梦,没做梦,快睡吧,都这么晚了!”

夏智美看向玉子宸,问道:“你真的相信我说的话吗?”

玉子宸伸手抚了抚夏智美苍白的小脸蛋,让人怜惜:“当然相信,你说什么我都信。好了,别多想了,乖乖的睡一觉,这一切就都过去了。”

夏智美缓缓闭上了双眸,经过这番折腾,仿佛身子也倦了,很快就有了睡意。

这一觉睡得很沉,待天亮时,夏智美将一头乌黑长发扎成了马尾,没有任何多余的饰品,齐刘海下的那双瞳仁,透着灵气之中又带着让人胆怯的冷冽。

一夜醒来,恍然是浴火重生。

夏智美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跪在院落背着竹条的梦儿,眸眼一冷道:“你这是做什么?”

梦儿抬眼望向此时的夏智美,虽然从她眼神里看到了无情,但仍旧开口道:“小姐,奴婢知道这次是奴婢的错,可奴婢也是有原因,如今不指着小姐能够原谅奴婢,只求小姐能够消气。”

夏智美忍着心中的恼怒,一步一步向梦儿走去,抽出她背上的竹条,手在空中一扬,便狠狠的落在了她的背上。

“啊!”梦儿疼痛的蹙了蹙眉,跪直了身子,接而道:“若是能够解小姐心头之恨,小姐就尽情的打吧!”

梦儿话音落下,夏智美又是一扬手,竹条在梦儿背上狠狠落下一道血痕:“这三道血痕我让你给我记着,有很多事情不是道歉就能解决问题,做事之前给我把后果想清楚了再去做,过去的事情在今天就把那一页翻过去了。”

梦儿咬着牙疼痛的点了点头:“奴婢记住了。”

夏智美将手里的竹条随手扔在了地上,冷声道:“梦儿从今往后你给我听着,既然你当我是你的主子,往后你就不应该有任何的事瞒着我。”

梦儿意识到了这次的错误对夏智美造成了太大的伤害,一口应道:“梦儿记住了。”

夏智美蹲下身,将梦儿从地上扶了起来:“跟我回屋,在这里跪了多久了?”

梦儿微微一动背后的伤就扯得生疼,却也没有表现出来,挤出一抹笑道:“也没多久。”

夏智美当然晓得刚刚打的那几下是用了力的,也只是为了让梦儿记住这次的教训,秦将军能保她一次,未必能够保她一世。

“快躺床上去,我去给你上点药。”

“这是小姐的床,梦儿躺不得。”梦儿有些犹豫,虽然小时候也常常这样,但如今都长大了便不能和小时候一样不懂事了。

“让你躺就躺,哪来那么多废话?当真是又记不得我是你主子了,再说我还指望着你快些好起来,帮我跑腿呢!”夏智美只是没想到梦儿与这具身体的主人感情如此深厚,就算这样打了,竟也没有隔阂。

“那梦儿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梦儿乖乖的趴在了夏智美的床上,很久没有这样熟悉的感觉了,还是以前的那股芳香。

“躺好,我给你上药。”夏智美转身在衣柜里拿了些金疮药,替梦儿敷上后,就将被子轻轻的盖上了。

也在这一会的时间,梦儿竟熟睡了过去。

夏智美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恐怕这丫头在天还没亮就过来了!

昨日玉子宸与玉娆雪二人的谈话夏智美都听了清楚,轻轻地合上房门后就出去找他了。

玉子宸看见走来的夏智美神清气爽,虽有诧异,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开口道:“小东西,你来的正好,我有事给你说。”

夏智美没好气的横了一眼玉子宸:“对不起王爷,本姑娘有名字,您老若是记不得了,我再给你温习一遍,前朝丞相千金夏智美。”

玉子宸显然是没有听进去,接而道:“小东西,我跟你说个喜讯,从今天以后你就不再是先帝的妃子了,也就是说你自由了,开心吗?”

夏智美愣了一愣,扯着嘴角笑了一笑,为什么听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自由时没有开心只有难过?

玉子宸将手搭在了夏智美的肩上:“是不是高兴的傻掉了?哎,这么多年本王也总算是达成了你的心愿,欠你的也还清了。”

夏智美向前走了两步,玉子宸的手滑落肩上,神情严肃的开口道:

“还是说正事吧,云洛奕今年五岁,后宫苏贵妃为大,苏誉会拥他为帝吗?玉玺,兵符,现在又在何人手里?”

玉子宸没想到她这一夜醒来竟是真的振作了起来,温和的笑道:

“其实这些都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你忘了上次你说给一品居多添两样点心,你还没添呢?”

夏智美知道玉子宸不想自己插手此事,昨晚梦里自己答应他的事情就绝不会食言,坚毅的道: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就给你做点心。”

玉子宸见夏智美一副吃秤砣铁了心的样子,就知道瞒不过她,低声道:

“真是拿你没办法,这些东西原本都在德妃的手上,德妃后来又转交给了我。”

夏智美精明的眼眸浮过一丝亮光:

“这样说来他在死前根本没心将皇位交给云洛奕,而是将江山托付与你了,至于为什么要给德妃,可能是因为如此可以缓解你和德妃二人的关系!”

玉子宸真想掰开夏智美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在其他事情上分析总是见解独到,在感情的路上跌了无数次还是笨的一塌糊涂!

夏智美说到这里不由得拧了拧双眉,回身看向漫不经心的玉子宸:“那你就是为了还我自由,所以决定拥云洛奕上位?”

可这自由现在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可后半句话如哽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口。

就在此时门外慌慌张张的福伯一路小跑走了进来:“王爷王爷,外面宫里来的公公传话,有请王爷进宫一趟。”

玉子宸连连对了福伯使了好几个眼色,那料福伯年事已高方才并未看见,这时才看清楚,问道:

“王爷你眼睛怎么了?还没洗脸吗?”

玉子宸掩饰的用手揉了揉眼睛,转而瞪了眼福伯:“你才没洗脸,进沙子了。”

福伯想想觉得也是,毕竟王爷这个人有严重的洁癖,不洗脸倒是不可能的事。

夏智美懒得理他,转身径直朝着院外走去了。

“你去哪啊?”玉子宸见夏智美迈步离开,三两步就追了上去。

“进宫啊!”夏智美风轻云淡的开口道,她只是想看看如今朝中的局势。

玉子宸快一步,拦在夏智美的身前,问道:“你进宫做什么?”

夏智美见拦在身前的玉子宸,蹙了蹙眉,似有些不爽,冷然道:“你给我让开。”

玉子宸本不打算让开,谁料她却直接绕了开,回过身指着那离开的背影,指责道:“你说你去凑什么热闹啊?宫中又不是儿戏的地方!”

夏智美看见府门前正好停着马车,就直接坐上去了,也没理身后唠唠的玉子宸,近日觉得他愈发的婆婆妈妈了。

玉子宸也是拿夏智美没办法了,只好一撩袍子,跟着上了马车,对着马夫吼道:“还不走!”

马夫被吼的浑然不知是哪里做错了,只好鞭马而去。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街边传来各种议论纷纷的声音,这都意味着陵安城内将有事情发生。

“夏贵人毒害皇上的事查清楚了。”

“可不是,听说是她婢女下的毒,不过也是夏贵人自己管教无方。”

“嗯,有道理,有人传言说那婢女已经在天牢里畏罪自杀了。”

夏智美掀开窗帘的手,放了下来,想来天牢中死的也是一个替死鬼罢了,不然秦莫寒岂会善罢甘休。

来到皇宫时,映入眼帘的是穿戴整齐的各类官员齐聚一堂,此时此刻的乾祥宫正门垂帘,丧事已经停办了。

夏智美扭头看向玉子宸,眯了眯眼,清冷的声音如一把利剑:“你真的要拥云洛奕登基?”

玉子宸没有言语,算是默认了,转身离开赶去了皇上登基的仪式。

夏智美举目望去,远处正是群臣在行三跪九叩礼,看着玉子宸毅然离去的背影,又转眼望向乾祥宫,红了眼眶:

“云洛昊阳你说我是不是又错了?你是希望你的孩子登基的对吗?”

夏智美瞧见乾祥宫内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便迈步上前看见此人正是血刹,征询的开口道:“我还可以进去陪陪他吗?”

至从血刹误会夏智美是毒杀皇上的凶手后,心里也有一丝愧疚,点了点头。

“谢谢。”夏智美苍白的小脸上挂着苦楚,远方传来的是登基时所奏的乐声,垂了垂眸,你还尸骨未寒,他们就急着谁做皇帝了!

夏智美看着那张安静躺在棺材里的脸旁,无奈又红了眼眶,怨声念道:“该当皇帝的不当,却将云汉的江山交给一个五岁的孩子!你还放心再这样继续睡下去吗?起来啊,你快起来啊!”

血刹站在一旁,开口劝道:“夏贵人,容属下直言一句,宸王如此做也是为了让苏丞相安心,如今皇帝五岁尚幼,只要稍加利用便有机可乘。”

第81章 既往不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