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规矩

  大殿内金碧辉煌,各种奇珍异宝让人眼花缭乱,巧夺天工的建筑更是美轮美奂。

地铺蚕丝线做裁而绒结的舒软绸毯,上面绣着蓝紫色的藤萝栩栩如生,工艺精湛,令人心旷神怡。

红色檀木为梁,水晶玉璧为灯,时而风起,能听到珍珠帘幕碰撞的清脆悦耳之声,再往里面卧房看去,一袭一袭的流苏如雨丝轻泻笼罩床榻,隐隐约约能看见软榻上的青玉抱香枕,铺着的软纨蚕冰簟。

殿上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各种乐器应有尽有,这可真是享尽天伦之乐的好地方!

夏智美没模没样的行了一礼,也没等上面的云洛昊阳开口,自己便起了身,反正如今横竖都是死。

云洛昊阳阴沉的目光与夏智美对上,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凛冽的寒意:“这是你的?”

夏智美眼底的光芒如同利刃割破星辰碎如寒冰,铿锵的语气十分坚硬:“臣妾若说不是,皇上信吗?”

云洛昊阳盯着夏智美看了片刻,望着那张面无惧色的面容,这么久了还从未有过一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看着自己的眼睛。

苏洛深眸一沉,看向夏智美那张平和的脸,有些恼了:“夏贵人你当本宫的眼睛是装饰吗?没看见方才你手里攥着的纸条。”

夏智美抬眼看向苏洛那张看似和颜悦色的脸,眸底带着一抹云雾似的幽深,沉声道:“娘娘自是好眼力,难道如今皇上身在娘娘宫中,那么皇上就是娘娘宫中的人吗?”

没把人说成东西,夏智美都觉得是自己嘴抽搐,说错了话,那个冰块浑身哪里有点人的味道!

娇俏的柳烟眉微微拧起,扬起在空中的云袖停留半空,夏智美一手捏着苏洛的手腕,凛然的开口道:“臣妾没有说错话,倒是娘娘何故动手?也不怕失了体面吗?”

苏洛脸色愈发暗沉:“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宫顶嘴!”

就在此刻,云洛昊阳的眸光锐利,手里酒樽摇了一摇,抿了一口,随手一挥便径直砸中了夏智美的额头。

“惹怒了朕的人,就是你不对!还不给贵妃赔罪。”一际冰冷的声音足以刺痛人的心。

夏智美只知此刻的自己头疼欲裂,一股粘稠的热流顺着脸颊缓缓滑落,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渐渐染红一片。

脸色苍白的夏智美昂着头,脸上毫不知错意的看着上方的云洛昊阳,骂道:“昏君,是非不分!”

下一秒,夏智美便晕厥了过去。或许是这具身子最近真的是太缺营养了,一点力气也没有。

站在门口的玉子宸也没料到云洛昊阳会朝着她动手,看着她倒在地上,径直走了进去,狭长的眸光交织着对云洛昊阳的厌恶。

抱起地上的夏智美,便离开了。

云洛昊阳焦急的起了身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袖底的手在无意中握成了拳,明明已经注意了手中的力道,为何她还会晕厥过去?

苏洛面目冷沉,眸底情绪复杂纷呈:“修冥郡王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云洛昊阳回过神情,面色柔和,将苏洛揽入怀里:“就你懂规矩是吗?”

第十五章 规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