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矛盾

  夏智美忽然觉着自己都已经习惯他那副面孔,福了福身:“妾身是来给姨母请安的。”

玉子宸突然从座椅上起了身,将夏智美扶了起来,语气带着挑衅:“难不成这个地方只能你来吗?”

虽是有意激怒,但他倒是始终没有买账,从容的神情没有一丝波痕,轻声的口吻又带着寒风的锐利:“修冥郡王想多了,本就是一家人,没有谁能来谁不能来一说。”

玉子宸似被说中了要害,凌厉的目光看向德妃,随后又一抹冷笑:“呵,皇上弄错了,德妃娘娘才和您是一家人!”

德妃娘娘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场面,脸面上还挂着一丝错愕,对着身旁的婢女吩咐道:“都退下去。”

宫殿里的婢女也都纷纷福身行礼,退了出去。

这么浓的火药味,夏智美也想混着宫女一起出去,却被人拉进了怀抱,抬眸一看,心底更是一跳,他抱着自己做什么?

“朕从来不会错,包括她也是你的家人。”云洛昊阳眸光一冷,坚毅的落在玉子宸的脸上,没有半点说笑语气,更像是一道帝王的口谕,只有服从没有质疑。

被云洛昊阳抱在怀里的夏智美,心里一咯噔,家人?!这个词听起来确实不错,只不过是他用来激怒玉子宸的说辞,明明与他只见过数面,为何自己会奢望那二字?

“她当然是本王的家人,未来的王妃,岂能不是与本王一家。”玉子宸抿紧了薄唇,似在下一秒就要爆发将夏智美抢过来。

“够了!朕已经容忍你数年,而你也该闹够了,不要成天都念在过去那点往事跟自己过不去,明日朕就会剔除你郡王的封号,以免乱了皇室血脉。”短短几句话落下,懿祥宫便没了他的身影。

夏智美怔忡的看去那抹消失在雪地里的颜色,终于恢复了一片祥和的宁静。你与他究竟是什么关系?而你对夏智美是真的有情还是纯粹的新鲜感?

半晌,德妃的眼眶有些泛红,对着屋内的二人缓缓开口:“哀家累了,都退下吧!”

玉子宸的脸上渲染着还未褪去的怒气,拉着夏智美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了懿祥宫。

夏智美踉踉跄跄的跟着玉子宸,回头望了一眼德妃,看见她正热泪盈眶的站在门前目送着玉子宸离去的身影。

转眼又看向身前这个堂堂七尺男儿,心里一寒,挣脱开了他的手:“皇上说你们是一家人,是不是意味着你是王爷不是郡王?”

“不是。”想也没想,玉子宸一口便否决了夏智美的话。

夏智美也不想再问,何必去揭人家的伤疤?有的事久而久之可能会随着时间淡去,而有的伤虽然会愈合,却会留下一片抹不去的阴影。

再提起,也难免会感到伤怀,只有看开了,才不会去介怀那么多。

玉子宸带着夏智美去了御膳房,备了酒备了菜,就端去了屋檐上,夏智美很纳闷的问道:“你为什么也有爬屋顶的嗜好?”

玉子宸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望着夏智美笑了笑:“跟你学的。”

第二十章 矛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