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挨打

  夏智美将云洛杰炫抱去了床上,看着他霎白的脸蛋就让她心里惴惴不安,这若是出了一个三长两短,岂不是令他失望了!

说不定也会因此遭来横祸……

太医赶来时便让屋里的人都去外面等候,夏智美只好七上八下的在屋子外焦急的来回跺着步子。

云洛昊阳神情凛然的走进清心苑,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问,走进来就给了一巴掌给夏智美,对她咆哮道:

“朕将杰炫交给你为的都是什么?巩固你在宫中的地位,你就是这样对他的?若是杰炫有个三长两短,朕唯你是问!”

这一吼吓得在场所有的奴才婢女都纷纷的跪在了院子里。

夏智美觉得自己的脸不疼,只是心寒,来这里这么久了,宫中没有一人扇了自己巴掌,如今令自己万万没想到的是,竟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宠爱自己的男人,打了脸。

那双幽清的眼眸似在这一刻将眼前这个男人看的透彻,转身就跑出了清心苑,果不然帝王最是薄情人。

只是不知云洛杰炫是他与谁的孩子?会让他如此的担心!

云洛昊阳转眼看向那个心灰意冷逃离的身影,袖底的拳头被陷入的指甲滴出了血,对不起,对不起,朕也是逼不得已。

梦儿也不管皇上不皇上,起身瞪了一眼他,就跟着夏智美的身影追了出去。

“主子,你等等我。”

夏智美此刻只想一个人静会,意想不到的是因为跑的太急自己的身子竟凌空飞了起来。

身后的梦儿见识跃身而起,腾空向夏智美追了去。

月光下一蓝一绿的身影穿梭在宫中各个地方,最后停留在了宫里最高的地方,正好可以看见漫天的繁星。

“主子,梦儿给你擦点药消肿。”梦儿将药粉从怀里拿了出来。

夏智美其实有很多疑问想要问梦儿,却因为此刻自己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什么话也不愿意多说。

在那么一瞬心口疼的厉害,仿佛是有人在上面狠狠的剜了一刀,或许比这还要疼……

梦儿的手很轻,就是怕弄疼了她家主子,因为从小主子就是一个怕疼的人,这次一声不吭的逞着反而让人担忧。

“主子,你要是心里难受你就跟梦儿说,小时候你都是这样的。”

沉默了半晌,夏智美整个人都躺在了瓦砾上,看着漫天闪烁的星星,开口道:“梦儿,我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的时候总有一种相识之感?”

梦儿听到夏智美此时的话,突然想起小时候主子对自己说过的一个可恨的人,后来却又见主子对那个人似乎心生了好感,每每提起那个人的时候总会笑。

“有时候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一些零碎的画面,可是却怎么也拼凑不起来。”夏智美以为是这具身体的记忆与自己不能融合,所以一直都抵触着替她想起那些往事。

“都有些什么画面啊?有没有梦儿呢?”梦儿开口问道,其实就连自己也很矛盾,一边想让主子记起另一边又不愿她想起那些伤心的往事。

“应该有吧,因为那些画面里就有一个小女孩和小男孩,大概是你和秦莫寒吧。”夏智美记得梦儿说过从小他们三个人就是一起长大的,所以那一男一女应该就是她俩了。

“那主子记忆里的画面我和莫寒哥哥在干嘛呢?”梦儿好奇的问道,仿佛特别怀念无忧无虑小时候的日子。

“我看见一个小女孩蹲在墙上上不去下不来,然后有一个路过的马车里面坐着一个男孩子,女孩向他寻求帮助,可是那男孩都没理她,直接走了,你说小时候的秦墨寒可恶不可恶?”说到这里夏智美在不经意间握起了拳头。

而梦儿的表情却全然变了,因为画面里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与莫寒哥哥。

倒像是主子从前口中常提起的一个人……

第四十九章 挨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