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不得好死

  宸王府占地非常的广,而且屋宇纵横,亭台林列,还有池水绕墙,家里从上到下少说也有百人。

虽说人多,但都是各司其职,天色初亮,便有丫鬟婆子开始忙碌自己的事。

也正因如此总有些许人抱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幻想,可每每看见慕雪站在宸王的身前时,就像一个美梦被人践踏碎了。

煎了一夜药的小丫鬟揉了揉倦意的眼睛,打了个呵欠,又擦了擦眼角困出的泪,手里仍旧小心翼翼的扇着蒲扇:“也不知是那尊大佛驾临?要这样折腾一夜!”

“哪有那么多说闲话的?宸王府可容不得这样多嘴的下人。”慕雪步入厨房恰巧听见丫鬟的唠叨声,训斥道。

转而又走上前,拾起抹布掀开煎药的盖看了看:“看你煎个药都煎不好,真是没用。”

小丫鬟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没了困意,谄媚的笑了笑:“慕雪姐姐可不要见怪,我就是随口一说。”

慕雪回头睨了眼身后的丫鬟,开口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歇着吧!”

小丫鬟拧了拧眉头,总觉得这态度太好了反而让自己感到奇怪,若是往日早被她罚了不能吃午饭什么的。

慕雪见身后的小丫鬟杵着不动,沉声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那奴婢告退了。”小丫鬟回过神色,福了福身,转身就走了出去。

慕雪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后,才拿出袖里的砒霜,欲要倒进药里面时却被一人抓住了手。

“下毒这种恶毒的事你也做的出来?”玉子宸都有些不相信眼前的慕雪还是从前那个刚进府善良的慕雪吗?

慕雪的手不由得一抖,僵硬的扭头看向玉子宸那张冰冷的面孔,红了眼眶:“那她借刀杀人杀死慕橪哥哥就不恶毒了吗?”

玉子宸将她手里的砒霜一举夺过,愤怒的扔到了地上:“你胆敢再伤害本王的人,我让你不得好死!”

慕雪怔怔的看着那张绝美而又清冷的容颜,那双无情双眸深深的刺痛着心脏,黑夜给了我一双眼睛,我却全部用来装了你,而你的眼里全都是她……

玉子宸将汤药小心翼翼的倒在了青花的瓷碗里,拿了蜜饯后,转身就离开了。

慕雪满脸泪痕,他却可以熟视无睹,幽深的眸里或许浸满的早已不是泪而是浓浓的恨:“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你心爱的人死在面前。”

玉子宸端着药去了夏智美的房间,见她此刻正和梦儿聊的开心,自己也跟着松了一口气,温和的道:“快来把药喝了。”

梦儿接过玉子宸手里的汤药:“我来吧。”

夏智美脸色有些苍白,正倚在床前:“为什么一觉醒来骨头都跟散架了似的?”

梦儿走上前将汤药递给了夏智美:“兴许是小姐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安稳,所以才会这样。”

夏智美将汤药一饮而尽又吃了一块蜜饯,仍旧拧着眉头一脸的厌恶:“这什么破药?怎么那么苦?”

玉子宸深深的看向夏智美,凤目如无波的水面,淡然的开口道:“良药苦口利于病。”

夏智美本以为是一碗玉子宸熬的补药,岂料分明就是中药,不解问道:“我没病啊,干嘛要喝药?”

玉子宸本也是出自于试探才开的口,将她脸上的神色收于眼底,细细的问道:“小东西,昨天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第六十五章 不得好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