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6章 爱有点痛

  要么爱到彻底,要么一厢情愿,一生守候。 ——左兮

人群已经散得没人了,他们都懂秦渊的厉害与狠。

她颤了颤睫毛,开口问道:“秦渊?”

“大胆!”一位士兵大声喊道:“竟敢这么对长阳候……”却被打断了,他挥了挥手,冷声说:“无事。”

转头对冷卿颜说:“郡主,冒犯了你真是长阳的不对。”

他很欣慰,她没有忘记自己名字,同时也望见了她的眼神多么冷。

“侯爷,无事。”她无所谓的摇了摇手,转身欲走。

“郡主!……你,你去哪?”他有些脸红的,道:“要不如……”

听了他话,了明了,长公主府已经拆了吧。

她瞥了一眼,有些调笑说:“怎么要不如?”

这小子在五年之前还才15,比她大一岁,可今年一见,风度翩翩的男子正伫立在马车旁,脸有些微微红。

“去寒舍……叙叙旧吧。”他好像有些吃力的说道,俊秀的脸写满了羞涩,有些尴尬。

她忍住不笑,像是老朋友一样拍了拍他肩,道:“好!”这回答更是令人有些欣喜,例如秦渊,他脸上的表情是笑逐颜开,心情也是懂了懂。有些绝望的,例如那个刚刚对冷卿颜大吼的士兵,双腿在发抖,冒着冷汗。

对于冷卿颜来说,秦渊是个十分纯情羞涩的俊秀男子,像小白一样。

对于士兵来说,是个即将算账的阎罗王。

他满是欣喜,请她进马车,而他在和冷卿颜谈话中,一匹马已经套上马鞍了,他踏上脚踏登,利落的坐在马上,“驾!”“啪嗒啪嗒……”

他想,这样真好。

摄政殿

“为什么!为什么!”质疑的女声响起,女皇跪倒在地上,不可思议的喃喃道,“我用了禁术……还是得不到了你的心!”

面前男人,面容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嘲讽:“你以为傀儡师,就那么好打败的?”

她猛的震惊,身子不知什么时候缠上傀儡之索,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说:“你,你用了傀儡术?!”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

“不错,”身穿素衣淡雅男子阴暗着脸,瞥了她一眼,手中缠绕的傀儡之索直直勒住她的身子,“为何呢?你对于我来说,重要么?”

对于我来说,重要么?这句话萦绕在她心中挥之不去,她悲伧的问,禁术所带来的青白的脸带上无血色的嘴唇道:“也许对于你我不重要,但是,冷卿颜呢?她呢!”

他一愣,这个女子的名字,好生熟悉,但是已经记不清她音容了。

她对我很重要吗?一种莫名而熟悉的痛与悲,还有一种暖流,爱这个字眼。

他却脱口而出的是:“不认识。”

她震惊了会,突然松了口气,仰天大笑,“哈哈哈!冷卿颜,我想得到的东西你却把它丢下……”然后绝望的等待死亡,这样他就再也没有牵绊了吧。

“卡擦”一声响回绕在大殿,他转身潇洒的留下安详的尸体,与爱了五年的证明。

一只金乌飞来,它转了转头,目光落在尸体上,降落在她身上,只剩下一缕金光,逐渐消逝。

第56章 爱有点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