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2章 离愁莫年

  卿闭眉,忘我思,轻摇枝络,桃桃开,粉腮玉面醉见人,君喜又忘笑,桃桃开……

她轻道,眨目,:“你可知,有种爱叫放手……”

他摇头,对她说:“你可知道,一种爱叫陪伴。”

“那种爱我不要!”

“那是我,唯一能给的爱了。”江山不要,一切都不要,我只要你。

“司马绝华,我不适合你。”

“可我适合你。”

他亲抚着她肌肤,十分不容抗拒道。

她推开他,起身,几乎透明的身子被裹了起来,她想走却被拉下扑了个满怀,两具身体又在一起,他闷哼一声,嘴吸吮着唇,格外温柔,又虚弱般昏睡。

她想起身,他的手臂不容许离去,她轻轻叹息,望着人儿,安睡的俊颜比起平时真是,安详好看多了……

等司马绝华起身,只看见空荡荡的床铺,除了他,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有,留在床上的缓缓显现的字……

司马绝华,勿念。

怎会不想念?他颤颤抓起被单,“哗啦”扯在手中,却不忍撕碎……

“来人……”他说完,忽地倒下去,空荡的浴池没有她的身影,只有丫鬟侍卫赶来……

风呼啸,正午的阳光格外刺眼与热,她站在属于耀辉国的高塔,五年曾经,自身满脸复杂,那妖娆美男就提出喝酒,

酒,是个好东西……

“陨……”她轻轻唤,却没回应,五年了,始终没他的信息,她轻踏脚步街道,回到长阳府,管家,还有,长阳侯……

他眼神复杂的对着她,她却直进了嫣苑,他也一路尾随。

“郡主你……”他道。

“不说我郡主了,叫我颜。”她低眉。

他忽然有些欣喜,但是也有些悲伤。

“为什么,司马绝华跟来了?”她问。

他怔住,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回答:“他是傀儡师。”

“我被他暂时控制住,对不起。”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诚恳的道歉了。

“没事,我能继续暂住在这吗?”她突然想开了,拍了拍他肩,他的脸顿时又红了,像小男孩般说:“没问题!多久都没问题!”只要你愿意,整个府邸都是你的……

一切都没关系不是吗,因为都结束了,因为司马绝华他是傀儡师,他是王,傀儡师始终都得不到爱……

动了情,只会害了自己,害了身边人。

人,一旦贪心起来,就会掉进一个深渊。

她走进大街,听到有许多人说着一个人的名字——离公子

名字熟悉的很,离愁离愁,反倒是自己没离愁,还陷进愁里去,得不偿失得不偿失。

听说,他住在近水烟台去拜访拜访也是种乐趣。

但万一,不小心这乐趣落在她身上好像不太好吧。

第72章 离愁莫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