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如若瞬间

  你要始终记得,不要轻易的把自己的表情显露,它会把你的伪装,一层一层的剥开。

人群窃窃私语,皇帝的脸铁青,驸马爷和冷家大小姐冷隐雪霎时刷白了脸 。

又听她哽咽:“莫生气,卿颜只是有些悲罢了。”

皇帝的脸色又是精彩性的添了一份青紫色,严厉的训斥:“你始终给朕记得,你的正室是朕的皇姐!你的女儿是皇室子女!”

驸马爷颤颤巍巍的俯下身子,卑微抖声:“臣始终记得,还望皇上息怒!”

随着他的跪下,众人其跪下:“皇上息怒。”

而司马绝华没有跪下,只是兴致勃勃的坐在檀香木制成的椅子,津津有味的看着这闹剧。

不过,他的目光始终注视对面是语言使皇上瞬间铁青的女子。

果断,熟练,不留情。

你要永远记得这几个字。

这是你冷不冷血的原因。

这场闹剧过了之后,皇帝的怒气仍未消去,这对驸马爷来说,始终是种折磨。

他脸色仍旧煞白,不时还有几滴汗珠,染湿了衣服。

他巍巍起身,唯恐出什么乱子。

猛地转头对向冷卿颜,表情满是担忧的望着冷卿颜,须臾,在她面前:“你不开心就说便是,父亲什么都答应。”

她笑,有些寒栗。

凑近耳边说:“若我要你死呢?”

像闪电似的,他跌倒在地,眼里映着她孤凉的身躯,和深邃清冷的双眼。

看似也是个没用的废物,她眼里充满了不耐烦,转变为担忧。

“父亲,你怎么了,年纪大了,地上凉。”她小心扶起,双手看似柔弱纤细,其实充满力度,掐的驸马爷脸上抽筋,表情狰狞。

看的大众真是厌烦。

“瞧瞧,年老了,不知要得什么病。”她扶住的身子,看似温柔的拍拍他的背,其实坏坏的加重灵力,打得他一阵内伤,一阵憋住。

他不能倒,因为在皇上面前,是不能见血的。

否则灵力都会干涸。

他并没有忘却皇上的恐怖。

他连自己亲姐姐可以杀了的,亲侄女可以利用的,亲女儿可以丢弃的,亲母后可以玩弄的。

他起颤颤的,起来,冷卿颜又笑,手灵巧的在观众看不到的时候,松开。

“咵咚”又是硬邦邦的跌倒在地上,顺便她也给摔了。

群众又是一种鄙视的目光射向这位无辜的受害人。

一位好心的贵族男子匆忙赶前,:“郡主,地板凉。来,我扶你起来。”

她笑“那真是麻烦你了。”

沐如春风,一扫冷凉。

正如伊人,倾城一笑。

他小心扶她起来,却发现她根本是自己起来,手心的微凉,消失。

“真是谢谢公子了。”她笑,礼貌性的移开。

显明的冷漠,他发觉到了。

也是一种礼貌性的疏远,“不客气。”摇了摇墨扇,笑着走开。

他的名字叫秦渊,多年之后,他会讽刺这个名字,秦渊,情愿,情渊。

那时的他,躺在寒梅之下,嘴里灌进女儿红,痴痴地望着手心的玉坠,雪,飘飘洒洒落尽。

冷卿颜转身,看见驸马爷已被扶起,那种愤恨的目光,像似要把她吞噬。

怒火中烧的驸马爷,到底要做些什么呢?

真的很好奇呢。

冷卿颜讽刺。

第25章 如若瞬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