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2章 往事的尘埃

  “我,我……是可以的。”冷卿颜很难得这么说,眼闪烁不定,脸颊飘过这么一朵红云。

司马绝华欣喜了,但又有些惆然道:“可是,我想有个真正的缘由吃了你。”

冷卿颜又想安慰,结果他指着胸部接着说:“如果这里再大点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滚。”冷卿颜已经受得了他的无/耻,但是他这么一说,薄脸皮的她还是无法忍受。

“由于强榜第一,容玉因事失踪,强榜第三,徐静因重伤无法继续对决,所以被迫中断。”礼仪小姐继续以优雅圆润的声音响彻,在场的人无一不是失望,唉声叹气陆续的散场。而冷卿颜,却愣了。

容玉……这不是……原本见到他的容貌,自己都不相信,但是……他的名字,容玉,她不得不说世界无奇之不有。

“呃,疼。”冷卿颜吃疼的痛呼,司马绝华有些恼怒的咬了咬她嘴唇,“听见那些男的名字你就失神了。”

“我自然不是,”冷卿颜扶额,笑道:“我只是想到了一个旧友的名字罢了。”其实,谈不上旧友……

“那是个男的!”司马绝华恼了。

“什么啊。”冷卿颜笑着无奈,敲了敲他的头道:“吃醋了。”

“哼。”某只傲娇哼了一声别过头,不理她。

“司马绝华?”

“……”

“绝华?”

“……”

“……你给我死开点!”因为现在他还压着她呢!

“你不爱我了。”他泪水涟涟,委屈道。冷卿颜只觉得,天地旋转,这句话不应该是她说么?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只能回答她认为满意的答案:“没有。”司马绝华突然笑了,俯下身覆住她的唇,疯狂啃咬起来,缠/绵温软,诉那绵软,绵绵情意,冷卿颜的脑海有些迷离与短路,嘴唇好似被咬破了,因为她尝到了鲜血的味道。他却抽离了。

“为什么就不告诉我,你的秘密。”他冲她吼,他生气的并不是因为这个男子,虽然他有点,但是不可说的秘密的那种恼怒。

“你,想听?”冷卿颜染血的嘴角颤了颤,眨了眨眼,眼眸呈如死水无神。

她没有那么憔悴过。

司马绝华愣住了,抱住他,心疼道:“对不起,颜儿,我不应该对你这么大声……”

“天雷滚滚,下着一场暴风雨,在一个村庄,远处,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女婴,那个女婴的眼瞳是很奇怪的,一蓝一金。正是因为这双奇怪的眼瞳,怀抱着她的妇女,一个刚刚分娩完的妇女,一个爹爹死了唯有这个女孩依靠的母亲,没来及喂这个孩子一口奶,给她唱一首歌要哄她睡,还没让她好好享受母爱,就要丢弃她。妇女怨诉老天不公,想把女婴丢在河边。

但是,她没有,抱着孩子,坐在冰凉黏湿的土地上。哄她睡,给她唱歌,给她喂一口母乳,直到这个大雨,渐渐停了,她的母亲……没有了呼吸,那个奄奄一息的女婴被一个小男孩发现了,那个男孩叫容玉,是药门的弟子,她的异门师兄,她的恩人……”

“不要说了,求求你……”司马绝华抱紧她,心如刀绞,喃喃道。她的眼眶微湿。

她没有停下,眼瞳失神,继续道:“之后,有一个叫莲华的女人,将她带走,之后她的心一直都是淡然,无论是多艰难的考验,危险的事物惹上门,她都没有哼一声,没有去想过她的母亲,她就这么冷情的直到,黑衣人来找她,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遇到一切切事物,包括你,还有她母亲离去的真相……”冷卿颜没有讲完,温热带着咸涩味的唇覆上来,他,从未如此慌张与小心翼翼,捧住她的脸,生怕脆弱的玻璃面具下她会破碎,更怕,她讲完之后,他们的关系跌入了一个深渊。

“别说了,你打我好了,别这样看着我,我怕,我怕。”他紧紧攥住她冰凉的手,从未如此低声细语的恳求着。

他,心乱如麻。

第152章 往事的尘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