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8章 有一种执念叫爱情

  冷卿颜不再停留,净走了一段路,她也跟着反方向走了。既然他已经执意离去,她又为什么要让他留下。有些东西自行离开,她也不能为了它而停下脚步,而去寻找这般吧?

净顿住了脚步。转身,看向冷卿颜的渐渐模糊的背影,清澈的眼眸,一时间好象是有了东西,模糊了视线。

————

他稳坐大殿,宁凝等待他的回复。

他的精神稍稍凝聚了不少,不过就是心的疼,疼得厉害。疼得他的脸色似是这二月雪一般,神态迷若,霜白如色。

“……”他稍微抿唇,说:“条件。”“你娶我。”宁凝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做不到。”他冷然回答。宁凝一下子就生气了:“你不是要救她么?怎么?娶我,你怕了?还是说……爱我,你怕了吗……”有些人有了威胁,要求他人的资本时候,就是他们最得意,最耀武扬威的时候了。

宁凝,无疑就是个例子中的翘楚!

先前的小心翼翼,现在的盛气凌人。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额角有些痛,伸手揉了揉,说:“我答应她的,我一生,挚爱她一人。我曾经也许下过诺言,此生,有她不娶!”宁凝走上前,笑了两声说:“什么话?男人给女人的承诺,那个男人居然是帝王!”

“绝哥哥,帝王要把实权掌握在手心。你娶了我,就等于拥有了蓬莱岛的实力啊!那个不知名录的女人,无钱无权,有什么资格能待在你的身旁侍奉你呢?更别谈嫡妻皇后了!”面对她的一番咄咄逼人的话语,司马绝华有一种杀人的冲动,面不改色的选择沉默。温色如玉的手背明显有青筋跳动着。

躺在地上的宁玉笑了,寒声道:“若我没猜错的话,所谓的白晓生就是五年前那个一曲白首倾天下的耀辉国的玥阳郡主,曾经的摄政王王妃?”司马绝华好像是默认一样,温凉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

宁玉听罢,霎时煞白了脸,偏过头注视着司马绝华。玥阳郡主是什么,她是什么?她是曾经被惜红颜的女子,却在出嫁那天暴毙,她还记得绝哥哥那个时候魂不守舍,时不时随手一件黑袍。如今她,她又回来了!

她的唇色霎时白了,整个人如同脱水了一样,好像是坚持不住了。“……绝哥哥。”她的声线颤抖着,“你快告诉那个疯女人,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你才是疯女人!”宁玉不屑的说:“我的好姐姐,我的嫡姐姐,宁玉虽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疯狂和变 态你在玉儿的眼里也是明白的透彻了!”

“胡说!你才是疯了!”她吼了宁玉一声,又重新恢复了那副仍旧怜人爱的模样。“绝哥哥,那个女人,五年前,她抛弃你。五年后,她抛弃你。你还执迷不悟。你的身边,有那么多风景,也许,我不是最美的,为何……”“同样,她也不会是最美的风景,是人,都会有老的一天。”他回答:“但是,有些东西,有了执念,就不能忘了。有的东西,只有缘,没有分。”

第258章 有一种执念叫爱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