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5章 春开时节又逢君

  我面色仍旧不动,却低下来头。

是,承认了,我的确想的是躲避,惹不起难道躲不起吗?不知是那位诗人说落花时节又逢君,我这里莫名有了春开时节又逢君。一握手,哦,想起来了,是杜甫。

长歌亲王笑着说,“这又是怎的了……”

我抬起头默默地说:“当狗血与鸡血相融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改变。”“什么?”他眉梢略挑。“种族繁衍有点不成功 。”我又很淡定的说。“噗!”他轻声差点笑了。我握紧拳头,低下头,肩上稍稍抖动,看上去也是在笑。接着抬起头,我又不怕死的抬起头看他一眼。

这时候,他依旧带着风花雪月而来,风华绝代。看上去,没有那天的颓废与黯然,倒是消瘦了些。他没有在意任何人,只是自顾自的坐在一个位子上,端起酒杯,细细查看。那副忧伤的样子,成功的引起了大批人,记住,大批人的焦点。

如今司马绝华是后宫里头没有任何妾位妻位,他自然而然成为价值连城的黄金钻石单身汉。想到这里,心好受多了,我就看他怎么在各种芬芳里播种希望。

心情很愉悦,脸上的笑容却是冰的。“你喜欢他。”轩辕长歌手里握着茶盏,缓缓送进口中。“世上最美的男人,我能不喜欢吗。”我非常注重的咬着‘美’这个字。轩辕长歌好像没听到似的,放下茶盏脸色有些难看,说:“娶过来,死了两个嫡妻,看得重就好,别付了命。”

我嘴一抽,说:“要不要这么狠。”他轻哼了声没答话。

司马绝华看着酒杯半响,掩盖住了眼里暗波涌动。放下酒杯,招呼了手,侍卫走上前,换了茶盏。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不错的打击。我垂眸,暗骂他祖宗十八代。轩辕长歌却出手了,温凉的手招呼我低下头。一只温润如玉的手猝不及防的,准确的覆盖住我的眼。他轻声说:“你别看,我虽看不见,但是我是知道那些浊的东西会弄脏你的眼。”好一个痛快淋漓的借口。

我叹了口气,起身说:“成,你放开手,我去别处看干净的东西可以了?”他松了手,默认了。

由于司马绝华成功的吸引了众多人的焦点,所以基本上没人能注意锦瑟离开。倒是这场宴会本应该注意的焦点君王,倒是偏过头来不经心的一瞥。

走在半路,拧眉,看在不远处有棵树,蛮坚韧的,新绿的枝叶,粗壮的树干。

足尖一点,身体轻盈的挂在树上,倚着树干小憩时候,有一股强劲的灵力波动。

睡觉被打扰的我,通常心情不好,心情不好,见谁打谁。

我很烦闷的眯开眼,却看到了那副妖孽一样的面容,近看的时候,比远看的清晰多了。其实轩辕长歌瞎了但的确比谁都清楚。他这副容貌,除了司马绝华还有神王,还真找不出谁比他风采的容貌。默默地摸了摸脸,我晓得自己也有这么点姿色,却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占了个下风。想到这里,脸都黑了透。

——

还有呢,今天,兴致有了……

是不是为了冷卿颜的性情大改变而惊讶呢?其实,失恋后的女人,会和之前的性情完全不一样的。

第265章 春开时节又逢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