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9 再遇冠冕

  即使你说得再冠冕堂皇,也掩饰不了你虚假的伪装。

不知道要去哪,自己在哪?

空闲了,却发现自己不知干什么,总觉得自己心里空空的。

人就是这样,忙的时候恨不得自己马上空下来休息,空暇时却想找些事做。

大雁南飞,夕阳西斜,一眉未舒展的女子静坐在塔楼之上,白袍被染成红与金的耀丽,弥漫着浪漫而沉稳的气息,怎么看也是一种迷茫的美。

她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白色的袍翻飞,九缕凤尾带着金色的火焰向天边飞去,只留下一串火热在天边渐进消散。

————

她最终还是回来了,因为太多的秘密从脑海翻出来,她想要寻找真相。

可她永远不知道,找到真相之后,突然发现真相背后还藏着个雷——名叫最终。

她走进院里,花香扑鼻而来,浓郁的,淡淡的,满是烂漫的开着,花枝招展的。

可在她鼻子里,只有毒和无毒。

“小姐!”女声循来,燕歌跑来,气喘吁吁的说:“您去哪了,出去也不告诉燕歌,好生担心。”

还没说些什么,她又说:“大半天都没吃些啥,一定饿了!来,阳春面刚刚热好,小姐快去吃吧!”

刚说饿字,就觉得肚子空空的,被燕歌拉着,也觉得自己的手好软,身子虚。

前世三天不吃啥没事,今世一天不到就手软。

横批:该练练了

这身子,是该练练,但是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好好填饱肚子。

于是没想太多的冷卿颜跟着燕歌走进屋子里,开门见小白,他一直嘟着嘴,眼边有泪点,一看见开门的冷卿颜,哗啦啦的夺眶而出。

“小白受委屈咯,小姐快去抱抱呀!”燕歌有些戏谑的笑嘻嘻的说。

冷卿颜有些心疼这个孩子委屈了,伸出手将他环住,抱起安慰。

他好像很多年都没有哭过似的,泪水像决堤的奔腾的流水汹涌,她有些慌了。

她,不会安慰人,更别说小孩子,一句都不会!

“别哭,别哭,我不是在吗?”她手足无措,引来的是更大哭声。

她把求助的目光转向燕歌,燕歌无奈的笑了笑,表示她不会。

这下真的要听这熊孩子闹闹声,她皱紧眉,有些后悔要收留这孩子了。

真的太会闹了!

吃面的时候,他哭的张牙舞爪把碗打碎,连路都不好走,趴在地上不起来!甚至她想走,他也要死死拽住下裙摆,不是熊孩子是什么!

她扶额,看着折腾得脸都涨红声音都嘶哑的,显得无可奈何,只好威胁道:“要是再哭,小心脸不好看不可爱哦,姐姐不喜欢的啊。”

他停住了,眼愣愣地看着她。

起效了!她笑了,揉揉他的头柔声说:“但是不管怎样,姐姐不会抛弃你的。”

“永远。”

于是永远在他心底生了根,他将永远记住这个承诺。

不变。

——————————————————————————————————————————————

嘿嘿,不一定颜颜就是高冷帅气酷~,赚点可爱值是没问题的。

永远是不可能的神话,爱你是永生的承诺。我将用这首承诺以献唱永恒之歌。—— (后记)

39 再遇冠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