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3 夜之离愁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李白《将进酒》

夜晚悄悄来临,繁华闹市已经结束了活动,但有些‘夜猫子’可不一样。

例如,闲着没事干的冷卿颜,然而没事干嘛,其实理解成结盟罢,当然,凭她那红颜祸水般的纤柔内敛的面容好像是不怎么适合做事的好,于是戴了面具——黑斗篷。

下午已经从爱八卦的燕歌里打听到了什么,只不过,燕歌一边说着一边以奇怪的眼神盯着她。

像是在说你喜欢这种类型?还连忙劝导,冷卿颜也只能呵呵的笑会。

离愁公子,非朝臣,今八阶符咒师,也算是不错的了。

离愁啊离愁,今夜风流兴致好像要被我破咯。

醉春楼他是常客了,可最近却没有他的身影,听说,他在调查长阳府进出的女人……

一般来说,长阳侯是不喜女人的,他有洁癖,除了她还有燕歌,燕歌好像经常出去……

她摇了摇头,什么时候想这些八卦了。

转眼间来到了君府,是的,他叫君离愁。

虽未是朝廷命官,但是他是强者,就会有特别待遇,就像之前说过的,特别的人有特别的待遇。

她落在屋檐上,无月,但通过较为明显的灯火还是能看到这一切,他在炼药。

炼什么药呢,她好奇,听说了好奇的猫儿,但是她不是猫,瞧瞅了瞅,他走进密室,也跟着走进去,脚步极轻。

也许是有丝微微凉风吧,他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没踪影,便继续围着蜿蜒的道道走着走着走到最终。

他停下脚步,迟迟没动手,她怀疑她的隐藏出了错,不可能,她的隐息丹连傀儡师这样变态的人都辨认不出,但唯独已经锁定了气味的。

最终他还是打开了门走进去,门迅速关了,她却是一阵丝丝凉风般伺机滑过他脸颊。

他是滑出个弧度,但是没说没做什么,也进去了。

一片漆黑的,被他点亮,呈现的却是典型贵族版寝房。

要不要藏得那么隐秘?她冷汗涔涔,又心头转一念,不对!阴谋!

她立刻冲向门外,可石门已经关了,相当于要困死在这,除了维持空气的点点小洞,只要稍一动了任何东西,别说八阶的了,一阶也会察觉到。

“你还在,不是吗。”他说出了今晚第一句话,嘴唇弯出了邪魅的弧度。

“对,我在。”毫不犹豫地回答,这是攻心,是探测对方的漏洞与心理变化,显明,她的心理变化他有些看不出来。

“跟过来很有意思?”

“不错,风流公子不去风流反倒误了本性了吧。”她轻松的调笑,实际心底有些未知的索性。

——————————————————————————————————————————————

离公子,我将要写你的番外还是小司马的番外嘞。

离:“切,当然是我的啦~再说了,我可是颜值担当啊!” (自信的拍拍胸)

爱:“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颜值担当好像是小司马的说……还有你拍胸干嘛”

离:“你给我点自尊心空间会死啊!”

爱:“你还有那东东吗?”

离:“……g u n(滚)”

73 夜之离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