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9 只是幅画

  君兮则兮不已,君爱则爱不易。

“帝君,您在看什么?”身旁那妖娆艳丽的女子紫眸瞥一眼,流转光辉。

“嘘。”削的如青葱,如白玉的美指轻轻抵在朱唇,美得惊天动地的男子身穿金色长袍,左卧身子,手臂轻轻撑着头,右手滑动着玻璃球,饶有兴致的目光瞅了一眼净,莫名地冷笑了。

“帝君,您……”她突然惊奇开口却被他轻轻一挥宽袖身子飞的远了直倒在那墙吐了口血。

帝君竟直接把她打成重伤!

“不听话的下场就是这样。”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冷声开口,“离朕远点!”

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怎么会这样,她一向最受帝君的关爱,她可是神族能与帝君相并肩的血统,他不能这样对着她的身份,对着她的爱,狠狠摔得支离破碎!

可惜她不知道,这只是一种关爱罢了,在她心目中,帝君遥不可及;但在他的心目中,他深爱的女子早已离他远去……一手是他造成的,就应该由他来负责……

她还想张开嘴说些什么,却发现帝君在甩开她的同时,竟然点了哑穴!她再试试动动身子却发现手腕竟不知觉的断经脉!

剧烈的疼痛是她流泪,帝君,他应该知道手腕是她最为敏感的地方,可是,他竟毫无感情的把支离破碎的心继续摔个稀巴烂然后狠狠碾碎磨成灰!

精神带来的剧痛并未让她晕下去,她明白,这是醒神香,方才帝君给她的……

这不是套路吗!这不是陷阱让她跳下去然后摔了个狗血淋头!但是,帝君却连看都不看一眼,痴迷的望着画面上的女子流露出醉人的眸光。

那个女的,她在他密室中玩闹时看过!

到处都是她的身影!那女子的一颦一笑,都描得如此细腻动人,活脱脱一个真人样,她瞧画中的女子蛮美的,就趁机夺走一副不怎么显眼的偷偷带回家去。

结果——当天,六界无一不是大灾难,就算是神界都是逃不过的,雷雨轰鸣带着他的愤怒与狂躁悔恨降临,他彻夜痛哭,人间也遭受了彻夜的大灾难,但凡是灵师,躲不过的,轻则掉几阶,重则性命全无!

神王泣,她在旁,也从未见过如此崩溃的景象,他疯狂,暴躁,一旦接近他的人重伤,死亡!他好像颤抖在忏悔,嘴里喃喃着,眉紧皱着

“初,初!”

听说,是丢了一幅画。

他临睡前,都是要看一眼才能安睡的。

听二舅说,只不过是画罢了,用的着么!

但听母亲说,帝君,一般画什么?

霎时全家的脸都白了。

随即归还了画,但是,家里也受到了重创。

在这大灾难中,她忽然了悟了这画中的女子对他来说很重要,比生命都还重要!

她的名字,叫初。

她恨不得她的名字也叫初,但是,所有女子的名字都是没有初的,除非,你想死,不是特别痛快的死。

她自我安慰,骗自己道

“可能是他母亲罢了。”毕竟血肉亲情。

可是今天的答案彻底给她当头一棒,晕乎乎的跌进深渊!

89 只是幅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