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惘

  “也许如此罢了。”他眉角一挑,道:“会弹古琴曲《韶华》。”

“哦?弹首听听……”她扶下巴笑道。

他点了点头,起身走向琴盒,打开琴棺,道:“这是娘亲的古琴,今日便弹给你听罢了。”

他银色的眸微显光辉,抚琴一声,华珠缭乱,暗浮凉气,如同与翡翠碰撞,如同塞外九重天之音,婉约流动的皑皑破白雪滞留,如同墨画支开了繁华纸卷,又似姣若惊鸿般,灼伤了芙蓉,而内里却是空洞伤感,不由得想起那首:“亦何苦道道伤疤,望繁华落尽……

韶华难留何?

不过红颜青丝

君念兮潸潸?

不过泪干枯尽

萧萧瑟瑟

居然为君铺红尘嫁妆!

戚戚然然

陌上未花……”

又是一场噩梦!她连忙反应过来,他未弹奏了,只是看着她,道:“无事吧?”

看他纯然无害,冷卿颜微冷的眼眸也要软化一滩雪水,道:“无事,到时我失神了。”好像不是这么说的……一个如此怜惜的男子,怎么可能……“我得走了,好好爱惜自己……”冷卿颜起身道。

“嗯,诺,这个地图你拿去。”拿上地图,冷卿颜便消失在月色之中。

“殿下,这是王给的丹药……”一袭黑色踏上,矫捷轻巧的跳进他所住的寝房。

“毁了……”他依旧带着春风未抿的笑。

黑衣人有些愕然,手中有些空空,才发觉手中的药丸早已化为灰烬,完颜扶非站在较为明亮的空间依靠窗边看着月色。微微拂风打乱了心思,美如冠玉失了心,再看失了魂魄……黑衣人连忙低下头来。

他温润的颜色依旧如同朵玉琼,只是眼下飘忽不定的暗潮翻涌,痴痴地看着她消失后的背景。

菱唇微启,他说:“玄宁,若是遇见了光,你会如何?”

“欣赏他的美。”叫玄宁的黑衣人,低眉思索,道。

“不,”他伸出手,对着月光握在手心,好似抓到了她的光辉。

“是要占有……”

既然是我,那必定是我的。

————

远处,一位宛若玉树的美玉男子,看见了那娇俏身影,微微一笑,不由分说,飞快走上前揽进怀里。

“我就知道你这丫头不会安宁……”即使我不会去要人。

冷卿颜笑了,没多在意,眨了眨眼说:“我困了。”

司马绝华深深的看她一眼,咬了她一下唇,道:“好好睡,明早起来,你还有任务了……”低头便在她耳边私语。

冷卿颜的容色微微僵了僵,有些鄙夷的看着司马绝华,意味道:承认你是我男人怎么就那么难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