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章 伤

    陷入绵软的床,两人好似抵死缠/绵,翻涌浮动,轻轻呻吟与微微喘气交 缠。

  暗卫看不下去了,扶额转身离开令他们伤心的视线。

  她的眼眸扑朔迷离,很让人失了神智失了心!

  “呃!”完颜扶非倒下来,低哼了声,冷汗涔涔。

  冷卿颜冷冷的看着他,扒开他紧紧相握的手,反过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褶皱。

  “咳咳,你就一点都不在乎我?”背对着身子,她的脚步顿了顿,身后传出的声音是:“嗯。”

  匆匆时年,我们只是互相背景中的过路人,何来在乎之说?

  她救他为医者之说,他囚禁她为他爱她。

  如笼中之鸟,如困境斗兽。

  他的容颜秀丽而惨白,眼眶中噙满了泪水,从懂事开始,他都没哭过呢。

  眼泪的滋味,竟是这般的苦涩咸湿。

  蓦然响起她那句:“……当我无心之人罢了!”

  看起来好认真呢,你这么爱司马绝华,实则不过是专情于一人罢了。

  三千瓢饮,而我却不会是那么美好的被你选中。

  只怪命运将我们错离,给了微乎及微的缘,却不曾给过你分。

  这样的距离,也许才是世上最难以接受的吧。

  他能选择放弃么?他没有权利了。

  即使心如刀割……

  ——

  冷卿颜刚离开塔楼几步,想用灵戒,忽如有阵风,风朝气,身后的银树铁花婆婆娑娑,她瞥了瞥身后,天色渐渐暗淡,一只手猛地抓住她的肩膀。

  寒光一冽银光雪影,刀光血影暗藏杀机。

  灵气四起,直中心脏,雪花般烂漫,的确烂漫,烂漫到错觉为血花。

  隐卫将自己的剑推向自己的胸口。

  他死都没想到,灵术尽管极高,始终还是败给了自己!

  又是一声愤怒的低吼。

  接连即刻,又是血肉割裂,经脉破裂的声音,冷卿颜顿时感觉到肩膀上有一个透得彻底的窟窿,疼痛伴随着热血挥洒,血液流失。

  咬牙,用另一只未受伤的手臂飞快的砍向暗处,又是噗嗤一声,暗色处,月牙儿挂上枝头,流落的是一大摊血迹,和一些渐渐僵硬冰冷成霜的尸体。

  冷卿颜却是来得及自嘲,三千弱水相缠,一瓢饮也想掺和一脚,顿时淋了个透心凉,顿时心飞了。

  “颜儿,颜儿。”一阵急促的声音,一阵暖心又安心的衣间龙涎香,她无法放下的心,最终是放下了。

  一切很安心。

  她便昏了下去一切慌乱的声音与她无干,只有心中飘逸的心落下了。

  司马绝华如今下巴青渣眼角略带青黑色,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每次都会带些伤,浑然间一不小心扯动,那血红的干涸的血霎时浸满了黑褐色。

第一百九十章 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