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零七章 镜中莫惹玉生花

  “乖,和我回去。”他俯身,低眉看着淡然的小脸,柔滑的墨发滑落在脸颊,妩媚潋滟。

“给我一个理由。”冷卿颜仍旧不予理会,冷声道。

“她会死的,只要你回去。”容玉温润如水的眼眸如剪秋的枫叶随风飘落湖泊,不由得泛出阵阵涟漪。

“容玉,你什么时候……”“嘘……”如玉的葱指抵住她的唇,“不许问!”

容玉好像是在嗔怪她的话如此刻薄。他不过,想小小的维护一下,她心里那个地位……哪怕只是一弹指间的凝眸,他都记得如此清楚。

“在你的眼里,我算是什么呢。”

她没有去过春水如潮芙蓉蕴意的西湖,也没有亲自踏过白露与许仙承诺执子之手携子之老的断肠桥。她从未踏出凡尘一步,珠帘满攒风雨云生的千万百态。她只是淡淡在世上扮演一个……如浮云如流水的角色,踏着玉石台,望向满世界的荒芜。

曾经去拜访治病过的文豪,也曾这样评价她:满眼荒芜向碧柳,扶手菩提暗藏香。提眉三生洛水青,镜中莫惹玉生花。

玉生花,他在岸边,她在水涟。

洛水青,曼珠沙华还未相遇。

菩提香,枝丫上最后掉头的青叶被风刮。

如此, 何必谈满眼荒芜,她还在眺望。

正如师父所说,他和她就如此错身而过……但他甘心么,一个愈是冷静温和的人,表现的状态就越疯狂!在遇到爱时候,情商百分百等于零!他愈是知道,愈是要去拼了这么一气!她和他的时间最长,为什么,她仍是……

“是我的师兄,我的恩人。”她抬眸望去。月影在湖荡漾,它是最好的镜子。

她原以为,他得到这个答案会满意的,岂知他的容色愈发难看,最后是一种煞白,恨不得透明如琼。

“除此……之外呢?”他的身子僵直了,声线有些颤颤。

“……你到底想说什么。”冷卿颜有些不耐烦了,冬夜本就干涩寒冷,如今披了件雪绒衣裳来了果然就是冷一个字可以概括的。

他突然释开了似的,拉住她的手,这几个字要好像用尽一生的力气说出:“我喜欢你,真的好爱好爱你……”

她淡漠的脸上有些痕迹,想甩开他的手是不可能的,撇开他的眼睛,撇开那看了会化为千指柔的眼睛,看了会忍不住答应的眼睛。

“我不会答应的。”她就直白坦言说出来。

“就因为他的容貌?权位?以及护你一生周全?”容玉眯了眯眼,扼住她的下巴,痴狂的心在他眼里晕染,“我同样……”“不!”她直盯盯的看着他,一字打断:“你是你,他是他,我爱他,因为他就是他,你永远也不知道。一个人的习惯多么可怕!”

所以,爱是习惯,在她身上如野草般疯狂滋长,永远烧不尽,剔不干净。

“师兄,不是我的话语太刺薄,而是,我是故意让你们不接近。我孤僻,爱清净,你走罢。”她拧了拧眉,松开手。

容玉一直愣愣的看着她,没有动作,也没说话。

这红尘不就是喧闹之地么,你心甘情愿留下,却不曾为我留下十丈之一。镜中莫惹玉生花,说的就是他么。

二百零七章 镜中莫惹玉生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