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四十六章 雪莲泪

  “吃饭。”她淡淡看着他不说话,玉子寒身穿玉绣月白袍,墨发玉冠束起,淡淡流转的琉璃眸闪烁着最晶莹剔透的蓝色。婢女几次传达,她却是死都不走出去。他亲自来她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

司马绝华可以困住她一生一世,直至死亡。但他不可以!她默然的死死地盯住他,片刻启唇道:“让我走。”“不可以。”他飞快地回答,又添了句:“不可以离开!”她噌地站起,怒然在眉间的折痕中闪现。“你凭什么禁锢我的自由。”

“就凭,我能战胜你。”他淡淡的回答成功激起她的怒火。她冷笑出声,厉声道:“趁我之弱,将我灵力禁锢,你还是个君子吗?”他又是不急不慢的回答:“我从未说过我是个君子。”接着,他又缓步走来,到了一定的距离,他说了句让她不禁皱眉:“你就不想知道灵魂碎片么。”

“灵魂碎片在你的手里?”她半信半疑的问。他瞥了眼,手指滑向柔韧的发丝,轻舒口气道:“不错,我甚至知道,完颜扶非,他本身就是个灵魂碎片。”

!!!

她瞪大眼,一切不懂的,疑惑的,统统在这一瞬解开!

这就是为什么,她看到了他,一时间的愣怔;她掩藏在心中的一切,他能知晓;包括,那颗丹药!玉子寒好像也猜透了她的心思,缓缓道:“不错,那颗丹药延长你的寿命,损伤的是他生生世世……痛不欲生。”

他樱唇一启一合,一下子被他说愣的冷卿颜,却一时间想到了他对她的种种,她对他的种种……

“如今他把大部分的灵魂碎片全交予你,小部分留在自己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做更疯狂的事情,你……”玉子寒略略思索片刻,脱口而出。说着说着,他却愣了。

在黯淡的月晚,他能仔细看到,霜白的小脸,蓦然划过一丝晶莹。心不知是什么,是一种无形的手,狠狠的掐扯着他的心。他有些后悔告诉她这些。但是,他也不得不告诉。

这是完颜扶非,昏迷前,唯一的要求。

他虽非正直之人,但是,面对如此偏执的爱,倒是第一次,而且如此少见。

想到这,他也知道,完颜扶非扯着唇,笑如濒临死亡的花,凄美决绝。他轻轻地说:“若我今日……未挺过去,你,必须保住她的性命!将……咳咳她妥当的给司马绝华送去。咳咳……若我今日挺过去,他日,是我将她夺去!……咳咳,那丫头,恐怕没心肺,匆忙的伤心片刻,便忘记了……”

若是你看到了,她为你流过眼泪,恐怕你也是欣喜若狂了。可是,能挺过去,保留了小部分的灵魂,你又要为她做哪些永生永世不能忘怀,那些疯狂的事情呢?你如此有自信,恐怕,这个也是被你算进去了吧。

他想到此刻,伸手拂去黏在脸颊的发丝,捧住她的脸认真道:“莫哭了,他若晓得,也会不安心的,来找你吧。”

————

我就说他是个痴情男……

二百四十六章 雪莲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