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六十章 是谁导演这场戏

  他脸色一霎时白了,原来,一切都好像是,他的独角戏一样。他一步步走来,自诩自己走进她的心里,却不曾想到,融化了一座冰山,还有一道比冰山还遥远的距离。“你,爱过我吗。”他一时间的惘然无措,在她的眼里是一个刺,痛得厉害。

“如果我没爱过你,我也不会亲自来送死。”她又顿了片刻,轻声说道:“那么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要回答我的问题……”

“你,爱过我吗?”

他那个痛苦的挣扎,在他稍稍颤抖的丹唇,一时间啪的,断掉。

“不爱……从未爱过,喜欢……也不曾!”他断断续续的吐出来,好像违背他的心愿一样,一口殷红的血尽数从嘴角边流淌。

她凝视他片刻,好象是在审视着这句话的真实性,最终似是任命的笑了。手无力的垂下,她轻轻的说:“既然你不曾爱我,那,开始吧。像神王一样,敢做敢当。”她似死水一潭的眸子,直盯着司马绝华,那种眼神,不是那种五月玫瑰的神采飞扬,也不是冬湖静月的安然。是一种,死如秋叶静美的,想去随时赴死的模样。

他的手中陡然出现一把黑色赤炎血的剑,闪烁着盈盈流光,死亡的象征。冷卿颜,动了。她快步上前,上前不是受死,是攻击,司马绝华身后的七魔王!司马绝华瞳孔一缩。一时间,血花飞溅,在这戚哀的大地,留下永生的感叹。冰冷的,是心脏,还是她最后的嘲讽。他反应不过来,手中沾血的剑,一时间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想去抱住她,可是发现,抱住她,如同抱住了冰冷的空气。这痛苦的冰棱,刺激到他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如你所说,喜欢……也不曾!”她所洒下的血,一时间,都翻飞着,流向血阵。她的身子,好象是失血过多了一样,逐渐苍白透明。

这不是他要的结局,他猩红着眼,吼道:“冷卿颜!你回来!你听见没有!你回来!”冷卿颜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静静的,安详的看着失态近乎发疯的模样。她真的,痛到笑得心是破碎的。

他喃喃自语,发现失去了她,他的心,是空的,是不完整的,中间,缺了她!他却……把她亲自丢下!她会回来么?她这个性子,她这样的心碎,她肯回头么。

但是,她的身子逐渐透明到没有的时候,他又听到了,散在了风里的话:“对不起……”

一时间,他好似重心不稳了瘫坐在地,像忏悔一样。

是谁导演这场戏 在这孤单角色里 对白总是自言自语 对手都是回忆 看不出什么结局 自始至终全是你 让我投入太彻底 故事如果注定悲剧 何苦给我美丽 演出相聚和别离 没有星星的夜里 我用泪光吸引你 既然爱你不能言语 只能微笑哭泣 让我从此忘了你……

二百六十章 是谁导演这场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