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六十六章

  轩辕璟倒是笑了,硬生生勾了三分魂魄。

憋下心中那口气,我很淡然的看着他说:“皇上,此日是您的生辰,你不呆在皇宴,来这也是散心?”轩辕璟不说话,我又很理解说:“我晓得落日王的模样给出了风头,你心中便烦闷,也过来吊树了?”

美人的脸色有些不对,我又改口说:“您的确不如他,但您的模样比女人好看多了……”“砰!”我连忙起身,瞅了瞅身旁倒下的树,嘴抽了抽。又听到了那位皇帝说:“你真的是好的很。”“承蒙皇上赞言。”我也是很严肃的拱手道。

“呵,既然你知道我是皇帝,为何不跪?”我猛地抬起头来,茫然地说:“皇上!今天筵席您是不是糊涂了?”轩辕璟的脸色一僵,寒声道:“那里胡说?”“皇上,你是说你自己我的来着,这说了微臣可以不行礼的啊。”

轩辕璟眯了眯眼,一股强大的波流,在我心中回荡,顿时怔住,没法动身。

他缓步走来,颇有些威胁道:“你不跪?”那种冷醇的声音,在一个妖孽一般的男人身上,既显得格格不入,又有一种别样的震撼。

我默默,淡淡的说:“膝盖受伤了,跪不住。”

他眸色略凉,伸手就想掀开下身。我下意识攥住他的手,美人的手固然白皙滑腻且骨节分明,但也是个杀人的利器。我默默的张望四周,然后又看着他说:“皇上您这是干什么。”“我来看看,你受伤的地方。”他勾唇一笑。我有些冒冷汗。说:“不必了,微臣并没有甚大碍。”他悠悠的说:“既然疼得不能下跪了,那么一定是重伤。”看着锦瑟那双剪水的眸子燃烧着熊熊火焰,他有一个时候愣了。

但是,手中被攥住的那温凉柔软的东西,突然抽离了,有些不习惯。他有些不满。“皇弟,你这是做什么。”温凉的好听的声音,自锦瑟背后传来。

轩辕璟有些玩味道:“皇兄与一个小侍卫这么亲近作甚?”很显然,他指的是刚刚那个措不及防一拉手,锦瑟就到了轩辕长歌的怀里那件事。轩辕长歌低下头瞥了锦瑟一眼说:“她是我救命的法子。刚刚她的失礼,但请皇弟看在长歌的面子上放过。”

轩辕璟温笑声说:“自然是可以的。”只不过,笑容未达到眼底,看来这笔帐,他是绝对不会就此放过。我摸了摸鼻子,很自觉的从轩辕长歌的怀里退出,很识相站在他的身后。

“既然这样,那么请皇弟回去吧,毕竟一场筵席的主子还是你的。”轩辕长歌淡漠地说。轩辕璟嘴角一勾,皮笑肉不笑倒是让人发颤。很显然,他真的记下了。

待到轩辕璟走后不久。我看了看他说:“你怎么走到这里的?”“那些婢女,”他说:“我在这皇宫里呆惯了。”

接着,他狠狠瞪了我一眼,说:“再有下次,我便不帮你了!”

我凉凉的看他一眼,说:“耍什么小家子脾气。”

他一噎,没出声。只是淡淡揉了揉眉心,片刻感叹了一声:“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二百六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