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六十八章 第二个愿望

  他明白,司马绝华和她的关系不一般。甚至,他也曾多想……可是,死人怎会复活?这不过是笑话而已……

“什么?”她垂下头,轩辕长歌眼眸虽然如死水,但也明白他的心意。他握住锦瑟的手,抬指一刻一划,每一笔都是如柔情的清风,深深的烙进手心。他写完之后,锦瑟沉思片刻,松开手道:“多谢。”

他写的分别是:痴,惘,知,忘。

因为曾经有过的痴爱,所以在这段所谓的爱之中,曾经迷惘过。而这迷惘了之后,如果看开了,便晓得了爱情不过是将自己的心抛给别人,别人碾碎罢了。痛就行,忘必须。

但是,轩辕长歌,你知道吗,人的习惯养成为二十一天,我已经习惯了他的温柔缱绻,他的无赖认真,甚至,他说过,世上只有他让我流泪。是,他说的没错。初恋是刻骨铭心,让人流泪,却很少人真正的走在一起,大部分原因是不成熟,总是不顾及身边人的心思。

也许曾经太任性,让他的等待,变质。

也许如今懂得,他却错路。

待我长发及腰,君王早已陌路。爱之刻骨铭心,不及王座如命。

她一直垂着头,一副听着轩辕长歌吩咐的话的模样。轩辕长歌的唇畔险些贴住她的耳畔。

痛吗,痛过了就不会痛了。蓦然间,一滴温热的液体滑落,落在他的眉心。轩辕长歌的眸子闪过一丝慌张,伸手想要去探她的脸拭去,却被她攥住了手。

她在默默的说,不必拭去。接着,她抬起头来,轻声说:“王爷,是时候了……”轩辕长歌听罢,对轩辕璟说:“皇弟,皇兄先行一步了。”

轩辕璟虽有些纳闷,但点了点头。我默默的扶起他,离开了筵席。如逃一样,不回头,不回眸看过他一眼。

不是逃,是想错过。

司马绝华再次端起那金质的酒杯,摇晃的酒液,荡漾着略略波光。他一口饮下,同样的烈,同样的苦涩,却不是原来的女儿红了。

“你哭了。”“恩。”“因为他么。”“是。”我也诚实,如实回答。“你喜欢他?”轩辕长歌小心翼翼地问。“喜欢他的美貌,像女人一样。”我淡淡瞥了一眼。

“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过将男子说成女子。”轩辕长歌有些疑惑。但他缓过来,也是,这莫名的人,莫名的名字也已经怪了,别谈莫名的话……

“没什么,当你恢复了,看到了他的容貌,你会觉得是像女人一样。”

转而他又问:“我的眼睛,真的能治好么?”她点了点头说:“当然。”“外面怎么样。好看么?”他问。“好看是好看,怕是你习惯了黑,就不习惯了那些花红柳绿了。”

“真的吗,我第二个愿望就是看世界。” 轩辕长歌听罢,眼里闪过一丝憧憬,那种眼神就是像小孩子渴望得到糖一样的眼神。“世界这么好,我想去看看。”

锦瑟险些踉跄一下,汗颜道:“王爷,世界这么大,恐怕你用余生也走不完……”

二百六十八章 第二个愿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