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七十五章 萧怜

  当晚,在王府,下人们都不敢靠近竹林。竹林里,只说了一句,就没了,但是还是很胆颤心惊。

毕竟,都是贪生怕死之人,又只听到了“……你等着。”自然而然对自己以前做的事感到有些心虚。鬼魂是人心中最深处的恐惧,幻想而来,只有从不做亏心事的人,才不会怕。这是一代又一代人所传过来的,但是他们都好似做过亏心事一样,只是瞥了眼那幽深的竹林,就不敢靠近。

这一夜,锦瑟不会睡。已经耽搁很久的灵阶,是时候突升一下了,借此,怕某些人突然夜袭。周身运转的灵力,比之前的好多了,不知是不是灵魂完整还是怎的,感觉每运转一次都觉得是格外的舒服顺畅。但一想到初,她的心境,复杂至极!

她到底想做什么,是恨,是报仇,却不能再度释心。曾经弥高之地,如今碧落黄泉也无法到达,明明可以靠着一身的灵力修为,再度轮回……她却,她却一笑了之,说自己再也不想回去!

运转一周,即使是灵力再通畅,也是很缓慢地完成的,怎经得住如此多想。不一会,她的嘴角稍稍泛出血迹。她蹙了蹙眉,压制住心里那杂乱的线团,深吸一口气。待修复完成,换了件衣裳,她打开门掩,清晨时分,她却意外的看见一个人。

是一位女子,身形高挑,容貌较为清秀小巧,面色如霜,唇若粉樱。看见她走来,就问:“小公子,告诉我,请问王爷在哪。”说完这些,她的脸色总算是恢复了红润,唇略抿,看似有些紧张。

“王爷平时行踪不定,这位小姐你是……”她模棱两可的回答,没有引起不满,她说:“我叫萧怜,我只是来找他。”说罢,双颊泛起红晕,嗫嚅道:“他来了。”扭头一看,他满瀑青丝,有一种睡醒的朦胧。眼略眯着,清晨朦胧掩盖不住他的如梦似画。

他朗润声音带着刻薄的距离,问:“长歌不明,萧小姐为何要来?”

萧怜听了,支吾说:“我只是来看看你罢了,你若好了,我也算放心。”“仅此?萧小姐可以不用担忧了,作为幕后助手的女儿,你恐怕不明白长歌是爱屋及乌,恨屋及乌。”轩辕长歌和轩辕璟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刻薄带着别样的美。他眼角稍稍一挑,润声道:“锦瑟,清晨到了么。”萧怜的脸色霎时一白,整个身子开始颤。

“已经到了王爷,你且等等。”我刚刚想转身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却被她叫住:“等等!锦瑟公子!”我一扭头,她有些难堪:“能不能,能不能让我也跟着去?”

这个女人,倒是真的蠢,还是假的傻?我嘴抽了抽,毫不客气道:“不了,我觉得萧怜姑娘去了,在这清晨之中,朦胧至深又怕你看不清而迷路,我也更怕的是,万一姑娘去了之后,我又得费精力再弄一包新的药。即使不弄,萧姑娘,你为了表达你的歉意,那么世界上就会又少了这种药物的数量。这是在浪费,你懂么。”

其实哪里是清晨至深朦胧,不过怕是有心人了罢。

二百七十五章 萧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