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八十八章 笑说茶盏乃药奴

  祭祀开始!纱帐中的人动了动,长指撩开,纱帐被撩开,一阵清淡的莲香似是遮住他的魔息,但始终覆盖不住。

半面的银色面具,只露出了如初樱一点,略略抿起的薄唇。一杉白衣,墨发如瀑。鬼斧神工的轮廓,完美精致,如同那十二颗水晶头骨,他的肤色剔透如玉。

春风如水,姹紫嫣红。莲瓣轻颤,露珠玉叶。不及他这般的美。

若说轩辕长歌是雅若幽兰的神,妖滟轻笑的魔君是轩辕璟,那么即使遮住半张脸的国师,气质也倾得清灵绝寰,美得不像话的至邪至仙!若说是烟火,便是玷污了他这份清绝至圣的美。

一时间,烛火跃起,玉骨风姿的国师大人,撩纱踏地,脚下的妖灵狐裘,似是万生有幸。

“在想什么?”

他唇略翘,多了妩媚,多了风姿。纯澈的嗓音缓缓响起:“可以了。”接着,缓缓周外瞥一眼,淡淡道:“臣多年未祭祀,倒是有些怠慢。”

“国师想要什么就直说了吧,朕亲力而为。”轩辕璟含笑回答。

他却轻盈一跃,指尖翻转,水珠凝成。一时间,整个场面是安静到滴针也听得到。贵女大臣皇室,无一不是恐慌至极,只有两个人,一个沏茶,一个喝茶

锦瑟心里一沉,这位国师的内力醇厚熟练,若是敌人,那就是一万个不好了。

“风如镜!”轩辕璟蹭的站起来,他明白,接下来又有谁是他的药奴了,但是不在意又如何?总得是要演一演。

“皇上不是说了么,臣想要什么都可以。”轩辕璟一噎,他什么时候说过,即使心中再怎么多的不忿,也只能堪堪忍下。

国师略略勾唇,嘴角划过讥讽的味道,水滴由浅变浊,转而如同墨水一般的墨黑色。长袖一挥,顺势落下,不知是砸到是谁。锦瑟默了默,伸手夺去了轩辕长歌里的茶盏,说:“王爷,茶凉了。”接着,毫无预兆的,墨珠打在茶盏,未滴出水花。

天如镜眸色一凝,脸色黯沉,身上那股淡莲清香瞬时被浓重的魔息替代。“你敢躲?”他的挑眉,阴沉的问。

她立刻弯腰抱拳,大刺刺道:“启禀国师,微臣不敢!不过是茶盏与国师有缘,国师如此多计较,不如下次光临。或者,国师可以直接那茶盏……”她又很‘好心’道:“……哦,若国师感到寂寞,也可以喝茶怡情,王府里的茶盏,还是很多的。”

她躲了,还说茶盏与他有缘?姻缘么?他的脸色越来越黑,心里却是欣赏这样的机智,以前的药奴太过单调乏味,总是颤着身子。如今有了一个不怕死的侍卫敢顶撞,他却一时间……兴致起来了!冷沉问:“与茶盏有缘?”锦瑟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国师可听过这样一句,人生就是一桌戏,国师就如同那个杯具,就如国师一样,不染尘埃!”

天如镜脸色一沉,他也不知道,除了女子和小人,居然还有这样的油嘴滑舌的男子,说他是个杯具!

二百八十八章 笑说茶盏乃药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