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八十九章 国师是个矫情的贱人!(今日补!)

  岂料,国师轻轻一笑,如往事风云都不在意一样,他睥睨着眼前这位不知死活的侍卫,淡漠道:“抬起头来。”她缓缓抬起头,眼前她神色所有的不屑和冷漠以及想要掐死他,让他觉得像她一样!天如镜冷嗤了声,伸手用内力将她收缚住,拉扯到他的面前。他说:“好一个胆量的侍卫,长得和女人一样。”

她也冷笑了声:“国师谬赞了,出门多喷了些花露水,怕蚊子咬。倒是苍蝇有得很。”国师的眸色一凝,花露水他虽不知,可看来就是女子用的东西……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她说他是有缝的蛋?让那些女人来撬开的蛋?那些肤色惨白的贵女们,神色又是一僵,不知锦瑟在说她们是苍蝇还怎的,反正就有一些心里过不去。而轩辕长歌的脸色更是不好看,虽然锦瑟出言嘲笑了天如镜,但是他还是有不好的预感。

唯一在场悠闲的轩辕璟脸色一沉,感觉锦瑟好像告诉他要做一个有缝的蛋一样,心情是郁闷险些吐口血。抬眼看去,看到一个一个脸色不好的人,真是一剑多雕啊……

他冷哼一声,随袍衣袖一挥,她就落下地来。足尖一点,稳住了身子,轻飘飘的走回去,背后又响起了那个淡漠的声音:“谁准你回去的。过来。”

锦瑟险些一巴掌呼过去了,妈的,矫情的贱人!之前让她掉下来,现在又让她屁颠屁颠的过来,她是这样的人么!冷沉着脸,正想开口。后腰一揽,背后传出朗润清响:“国师,今日是祭祀之日,切不可耽误了时辰,这点闹剧,还是好好的散了吧。”

轩辕长歌就是个劝架的主,又是牙尖嘴利的主,总是让人下不了台面的主。他看似朗润清秀如风,雅致若幽兰。但若天与他为敌,那股芬芳幽兰就是妖惑人心的利剑罂粟,伴着痛与迷醉人心的蛊药,让你恨至不得,爱之不能。

说的风淡云清,其实只有他一人可以敢说的。

其实他的心里很窝火的,暗自掐了一下她的后腰,锦瑟皱了皱眉,退了一步,不偏不倚的踩中了他的脚。轩辕长歌面上的笑容有些僵持不住。

而国师大人看到了这些小动作,只是撇过头,淡淡的说:“我自有分寸。”说罢,手中玉石一撒,点点之光,挥舞着,飘到轩辕璟的面前。轩辕璟沉思片刻,取下来一块玛瑙红。岂料,除了那块玛瑙红之外,其他的玉石全部崩裂碎烟,一时间噤声无言,那些大臣贵女更是脸色煞白然后不知所措。轩辕璟脸色一白,攥紧玛瑙红镇定的问:“国师这……”

“天降其女,人神共怒。大地崩裂,六国灭,火炽之凤承载,身披煞尾,雷霆堂堂。”轩辕璟坐不住了,轩辕国正好是六国之一!他急忙起身,问:“国师,可有之解?”

国师不愧是国师,杀个人就是不关己事的感觉。他伫立在地,一个简短的字就是:“杀!”说罢,便是瞬移到了纱帐中,那四位女子只是点了点头,飞身而上。

国师不愧是国师,留了半个主意就是给皇帝下难题。完了还说天机不可泄漏。

去他妈的不可泄漏。

矫情就不坦开说了,还是个矫情的贱人。

不就是今天惹他不开心了,就搞得天际不可漏的一样。锦瑟默默的扯了扯嘴角,她能感受到,那些对着她的仇视的眼神。

“锦儿,你说怎么办?”轩辕长歌发问了,锦瑟咳了一声说:“锦儿认为,国师说的话不一定是女人!”

轩辕长歌挑眉示意让她说下去,那些贵女们一个劲的看着她,锦瑟淡定道:“比如皇城中还有其女这名字的也可找来。”轩辕长歌脸色一僵,唇角略扯,有点想笑,但是忍住说:“还有呢?”锦瑟继续扯:“小名也可能!男女皆可。”

……

于是,怒气冲冲的国师,回到国师殿时,收到了一个个美艳的女子,以及……一大盒茶盏和鸡蛋!天如镜非但没有怒,倒是怒极生乐道:“好一个锦儿,好一个轩辕长歌!”

“国师息怒!不如属下……”身旁的黑衣人前来提议,却被他一袖挥去,他知道这是最仁慈的拒绝。“不,我要他,跪下去对我天如镜求饶!”

“至于这些……”天如镜一瞥,那些美艳的女子早已是煞白了脸色,一大群跪下来,齐声娇滴滴的说:“国师饶命!”说罢就是拭泪,呜咽哭声。她们虽知道今个是躲不过的,但是也要争个机会不是。他只是一瞥,又蹙眉,一挥手。红颜软玉,皆为枯骨,血肉是一滩血水。黑衣人一挥手,一个个貌若天仙的婢女款款走来,清理这场面。似是看惯了这些场面,她们面无表情,动作僵硬,好像处理不是枯骨,是一堆杂草。

一朝春尽,红颜去,几颜怜,枯骨灰沙。

天如镜缓缓走入殿堂,坐下殿位,面对着外头的璀璨落日的光辉。他表情是冰冷僵硬的。“嘶嘶……”蛇声愈喊愈烈,不断的叫饿。一条条色彩斑斓的扁头蛇不断的缠绕着,但是近不了他的身。

“是不是饿了?”他冷眼一瞥,嘴角扯出冰冷的笑容:“出去!”原本被问的蛇们已经停止了叫唤了,接下来不能让主人生气的话也只能自己去觅食。

觅食还不容易,这些扁头小蛇嗖的一下子出去了,不一会就吃的饱饱的回来,望见天如镜还在那里。

于是一个大胆的蛇就化为人形了,是个女人。

“大人,烦扰至此,也要告诉奴家烦扰何处?奴家也可以解答的。”充当解语花的一条蛇精,蜿蜒着步伐,蛇尾拖动着窸窣的声音,轻声柔媚的声音,使人心念一动。但她是不敢靠近的,一条聪明的蛇精明白,一旦靠近就是死亡。

他冷嗤一声:“若是我的烦扰我都无法解,你,算什么?”

说罢,那条蛇精和蛇群就乖觉的溜开了。

他伸手,揭开面具,魔魅冷沉的容颜,似是惹人沉/沦,他是魔界的君王,却有这般婴儿纯净无暇的面容。那狭长的血瞳,缓缓闭目。

二百八十九章 国师是个矫情的贱人!(今日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